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司禮監 > 第三十八章 進退兩難的三阿哥
    做人,不能給別人添麻煩。

    徹爾格恍惚間想到了阿瑪曾經對自己說過的這句話。

    明國人,狡猾!

    警醒過來的徹爾格果斷帶人逃離,他的弟弟也被帶走了,是用死尸身上扒下來的衣服套著扛回去的。

    “快,快撤!”

    前來救人的金軍見到徹爾格他們在跑,以為明軍殺出來了也嚇的蜂涌后撤。一些才被救起來的傷兵還沒來得及慶幸自己可以生還,就被驚慌的同伴無情的拋棄。

    更有甚者,幾個用繩索拉人的金兵連繩子都不要了,結果把下面吊著的同伴摔的傷勢更重。

    “怎么跑了?”

    望著那些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的金兵,周小旗挺納悶,他還準備給韃子升幾堆篝火,好讓他們救人效率高些呢,要不然烏漆抹黑的,他們得弄到什么時候。

    “跑了?不救了?”

    得到消息的楊寰趕了過來,對于金軍為何放棄營救他們的傷員也是十分的不解。

    爬上哨臺看了一會,發現遠處的金軍沒有什么動靜,楊寰便從哨臺上跳了下來,對下面人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們不救就不救,隨韃子去吧!

    又交待了幾句,楊寰便回去睡覺了。

    建奴白日剛經重創,損失不小,這邊還有一堆傷兵沒救回去,無論是軍心還是士氣應該都處于低迷時期,因此不可能再鬧出什么動靜。

    身為一軍統帥的蕭伯芝壓根就沒醒過,自睡下去就呼到現在,頗有幾分古時名將風范。

    .......

    小十三的陣亡讓阿拜很是心痛,但人已經死了,再心痛也沒有辦法。

    安慰了徹爾格一番后,阿拜便讓人將小十三的尸體好生安置,隨后召集了旗內的幾個甲喇額真商議,商議的內容主要是關于傷兵這一塊的。

    盡管有額真不忍手下在野地里受苦,希望能夠再次派人前去營救,但考慮到明軍已經發現他們的救人意圖,并且有襲擊的可能,阿拜還是做出了放棄營救的決定。

    這個決定傳到下面后會極大的打擊阿拜這個旗主的威望,并且會讓一部分官兵寒心,但阿拜寧可背上罵名也不愿意再冒險。

    白天這一仗,慘烈程度已經讓這個從來沒有單獨領軍出征過的三阿哥打骨子里感到害怕了。

    他已經有些后悔沒有聽從都安超和索渾的勸說執意南下,要不然小十三不會死,第二甲喇額真音達戶齊也不會死,第一甲喇和第二甲喇更不會傷亡那么多將士。

    雖然還有一些傷兵沒有救回來,但具體的傷亡數字下面已經報了上來。

    損失最大的是第二甲喇,他們遇到了他們前所未有過的打擊,自額真音達戶齊以下軍官陣亡了16人,士兵傷亡數高達600余。

    第一甲喇損失比第二甲喇小一些,但也陣亡了牛錄額真2人,壯大、拔什得軍官14人,另有420余名披甲人傷亡。

    算上阿拜自己的護軍紅甲擺牙喇損失的27人,以及那些沒有具體統計的漢人阿哈們,整個鑲白旗在白天一役中傷亡數字高達千余人,幾近折損一個甲喇。

    而整個鑲白旗不過五個甲喇編制!

    這還不算被明軍射殺炸死的三百多匹戰馬,損失的武器、甲衣等。

    阿拜沒有主動提出退兵,因為大哥禇英的軍令不允許他撤兵。他希望下面能夠有人開口提出這一建議,好讓他這個旗主能夠和大哥交待。

    只是,原本曾勸過三阿哥不要南下的都安超和索渾這一次卻沒有如三阿哥的愿,二人的嘴巴好像被縫住般,自始至終不曾說出那讓三阿哥可以借坡下驢的話。

    二人這是不想背黑鍋,如果鑲白旗退兵,大貝勒那邊也因此退兵,以大貝勒的暴脾氣,不能拿弟弟阿拜出氣,還不能拿他都安超和索渾出氣么。

    軍議開了半個時辰,沒有做出任何結果。

    散會時,阿拜的臉色很難看。

    天亮之后,阿拜找到了傷心的徹爾格,他相信鈕祜祿家的表哥能給自己一個好的建議。

    “三阿哥,退不得!”

    徹爾格的這句話讓阿拜怔在了那里。

    “三阿哥,這兵真不能退啊...”

    徹爾格給表弟掏了心窩子話,他告訴阿拜,阿拜做鑲白旗主本來就資歷不足,難以服眾,是大貝勒禇英極力在汗王那里保舉他,這才有了今天的鑲白旗固山額真。

    所以,阿拜這個旗主不能失敗,如果他就這么率軍灰溜溜的撤回去,大貝勒那里過不了關,汗王那里也過不了關,都城的那些老臣們更會抓住此事不放,一旦他們鼓噪起來,就算汗王不怪罪,阿拜這個旗主也沒法再做下去!

    陣亡的那些士兵背后可是有著若干家的!

    “那如何是好?”

    阿拜愁眉苦臉,要是再行攻打遼陽無籍那狗賊,對方再使出昨日那嚇人的爆炸法,鑲白旗豈不是損失更重?

    放任蕭部不管直接全軍南下更是不可取,背后有蕭部這根此簡直是如芒在背!

    “要是我阿瑪在,一定會給你三阿哥出個好主意!

    徹爾格嘆了一聲,眼前這局面他也沒有好的辦法。

    阿拜默然,戈什哈來報說是明軍派人過來。

    ......

    明軍派來的人手上拿著一根木棍,木棍上綁著一面白旗,看著不倫不類。

    見著阿拜后,那明軍便說是奉他們蕭將軍之命,前來通知金軍將傷兵和陣亡士兵尸體弄回去。

    “我家將軍說了,大明素來仁義,雖爾建州稱兵叛亂,已為我大明心腹之患,非斬盡殺絕不可,然兩軍交鋒死傷難免,上天有好生之德,故我家將軍高抬貴手,許你方一個時辰救治傷員!

    明軍來人走后,阿拜帳中頓時一片嘩然。

    “明軍怎會這么好心?定然有詐,三阿哥千萬別上當!”

    “對,世上哪有這么便宜的好事,不但不殺我們的人,反而還讓我們去救,哼,反正我龍古大活了四十年也沒見過這種事!”

    “......”

    一眾鑲白旗將領大半不信明軍如此大方,紛紛勸說旗主阿拜莫要上當,阿拜聽了他們話也是遲疑萬分,這個時候卻是最痛恨明國人的多喀納站了出來環顧諸將,哼了一聲:“什么時候我女真人的膽子變這么小了!”( 司禮監 http://www.212520.buzz/5_5714/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