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都市小說 >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夢里夢外,雷霆降世
    這次老夏的夢境,是以八臂八眼木雕的恐懼情緒引導,這也是在睡前老夏就已經和向坤商量好的。

    他們的實驗目的,是想看看和其他人夢境融合,是否和引發基礎夢境的“情注物”有直接關系。

    因為“八臂八眼木雕”所擁有注入情緒的特殊性,向坤一般是不會輕易拿來引導他人入夢的,如果不是老夏主動要求,并且知道老夏能夠在夢中“清醒”,能夠將“超聯物”投影進夢境以對夢境產生一定的控制,他上次也不會通過“八臂八眼木雕”引發老夏夢境。

    事實證明,老夏確實是有辦法駕馭住這個夢境,雖然依然會受到恐懼影響,但她能夠借助向坤引入那雙筷子的情緒投影,來對抗和消解恐懼情緒。

    而上次老夏和小胖妞成功夢境融合,在夢中“會師”、“聚餐”的時候,向坤也通過小胖妞在夢中的感知,知道她并沒怎么受到老夏夢境情緒的影響,她在夢中的情緒,主要還是引發她夢境的那雙筷子主導。

    所以小胖妞就算在老夏的夢境中看到“八臂八眼木雕”的投影,也不太會受到恐懼情緒影響,頂多就是看到個八臂怪物,而且老夏夢境中的八臂八眼木雕投影形象并沒有多恐怖。

    嘗試后的結果,就是在單純由“八臂八眼木雕”所引發的夢境中,雖然在老夏處于“清醒夢”狀態后,向坤能夠感知小胖妞的那雙筷子,把她也帶入夢境中,但兩個夢境是平行進行的,并無交集,向坤的感知可以直接在這兩個夢境之間切換。

    要保持小胖妞的夢境,向坤就沒法再感應其他的“情注物”,除非小胖妞也可以像老夏一樣自己支撐夢境——當初向坤在動車上感應到的夢境就是如此,但很顯然那并非常態,她并不能像老夏一樣在夢中主動行事。

    本來以為這次的夢境是沒法把小胖妞“拉”過來了,只能等到下次夢境再說,讓老夏放小胖妞鴿子了。

    卻沒想到,老夏似乎是察覺到了向坤面臨的問題,用她控制的“超聯物夢境投影”,在夢中俱現了一個胖乎乎的小丫頭,正是之前她那雙筷子“情注物”的情緒投影——小胖妞。

    當然,老夏的這個情緒投影只是個“殼子”,并沒有真的和那雙筷子產生通連。

    但對向坤而言,這卻已經解決了他最大的困難,他只需要鎖定那情緒投影后,感應送給老夏的那雙筷子,就可以成功建立筷子和夢境的情緒投影,并且不需要他持續的感應——這一點老夏已經為他提前做好了支撐,只要一感應,就可以讓情緒投影維持下去,不用向坤一直感應。

    從這個情況,也再度證明了“超聯物”和“情注物”之間,在本質上是相通的。

    而在那老夏夢境中俱現的“小胖妞”,被向坤“激活”,成功與“情注物”通連后,小胖妞的夢境也開始與老夏的夢境產生融合。

    和上次一樣,小胖妞依然是直接替代掉“情注物”的情緒投影,出現在了老夏的夢境中。

    與此同時,老夏的夢境環境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由一片只有一扇門的漆黑虛空,變成了虛空中的一座山谷。

    穿著有貓耳朵的兜帽法袍,夢境中的“大魔法師”劉詩鈴迷迷糊糊地走到老夏身邊,抬手拿著一塊巧克力說:“巧克力姐姐,給你吃雞腿!

    老夏看著那小手拿著的巧克力,沒有說什么,接了過來,正準備俱現一塊烤雞翅還給她的時候,小胖妞忽然看到了遠處虛空之中,守在一座大門外的八臂八眼怪物。

    這怪物遠遠看起來周身氤氳著黑霧,只能隱約看清身體形狀,唯有那腦袋上的八個眼睛最為清晰、明亮,像八顆星星。

    小胖妞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地叫了一聲,而后夢境崩解。

    現在小胖妞和老夏的夢境已經融為一體,所以小胖妞的夢境消失,老夏亦如是。

    向坤自然也是失去了對夢境的感知。

    感知到小胖妞的反應,向坤第一時間是有點緊張的,以為她是被嚇到了。

    但馬上通過感應小胖妞邊上的“情注物”筷子,發現她并沒有太多害怕,更多的是驚訝和……興奮?

    然后細細回想剛剛夢境中的情況,向坤知道了夢境的突然崩解消失,并非因為小胖妞被“嚇”醒,而是因為小胖妞和老夏的夢境融合出現了問題,通俗來說,就是“不兼容了”、“出bug了”。

    而且在夢境崩解前,向坤隱約覺得,小胖妞好像是有一段時間的“清醒夢”狀態。

    這場短暫的夢境,讓向坤證明了幾件事:

    1,要讓其他人的夢境和老夏的夢境融合,引導老夏夢境的“情注物”,必須得和另一個人有關系,甚至夢境投影的形象得差不多;

    2,夢境中不兼容的情緒投影可能會造成夢境崩解,也有可能讓入夢的人在夢中“清醒”。

    這樣的話,未來如果有合適的人選,可以借助“情注物”進行情緒的收集和轉化,就像他轉化小胖妞吃東西時的情緒轉而注入那雙送給老夏的筷子一樣,創造一些能夠讓老夏融合特定人夢境的“情注物”。

    至于這樣有什么用?向坤暫時倒也沒有想太多……

    正思考著的時候,電腦桌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向坤拿起一看,卻是來自劉詩鈴的qq語音消息。

    小胖妞這是夢境崩解后,就醒過來了?

    向坤抬頭看了眼躺在他床上仍在呼呼大睡的老夏,一點都沒有醒來的跡象,看來她今天下午確實沒有睡夠,現在應該還是很疲憊。

    點開消息,是小胖妞帶著點氣音、明顯刻意壓低的聲音:“光頭叔叔,烤雞翅姐姐,在嗎?在嗎?在嗎?”

    “小鈴鐺,我在!毕蚶て鹕碜叩疥柵_,給劉詩鈴回了條語音。

    “光頭叔叔,剛剛我在夢里看到個怪物,不對,我在烤雞翅姐姐的夢里看到個好多眼睛的怪物……大魔王,不止是烤雞翅姐姐的夢,也是我的夢……好像也不止是夢,反正有個大魔王,我剛想幫烤雞翅姐姐打它,我就醒了……”

    果然,聽劉詩鈴的聲音,和正常情況下“八臂八眼木雕”造成的恐懼情緒完全不同,有那么一丟丟害怕,但更多的卻是興奮,還有沒能打到怪物的不甘和遺憾。

    她雖然說得有點語無倫次、邏輯混亂,但向坤卻是能夠完全地get到她的意思。

    不過還不待向坤回復,劉詩鈴就又發了一條消息過來:“光頭叔叔,那個夢不是假的吧?是真的吧?是不是我和烤雞翅姐姐一起去另一個世界打怪物了?是不是我每天晚上睡著,去的那個地方就是另外一個世界?真正的魔法世界?”

    向坤聽完語音,笑了笑,剛準備回,另一個語音又發來:“光頭叔叔,你快去救烤雞翅姐姐,她要是一個人打不過那個大魔王就完蛋啦!那個大魔王看起來就很厲害!”

    劉詩鈴以前因為控制“超聯物”過度而昏睡做夢,或受到“情注物”影響做夢的時候,都不是“清醒夢”,醒來后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以為就是普通的夢。

    但昨晚和老夏接上頭,發現那場跟老夏一起吃東西的夢并不是普通的夢,而是真的“發生”過后,她對于過往做過的夢,也開始產生了一些天馬行空的認知,藏于心中的小小中二之魂,忍不住熊熊燃燒起來。

    所以剛剛那場夢中,看到那八臂八眼怪物的形象后,她的第一反應是——要和烤雞翅姐姐并肩作戰了!練習的魔法要派上用場了!

    向坤沒有對做夢的事情解釋太多,還是要給小胖妞留下足夠的想象空間,只是發了條語音說道:“你看到的那個八只手臂八個眼睛的……不是大魔王,也不是怪物,是我養的寵物!

    ……

    星城市某小區,劉詩鈴的房間里。

    趴在被窩里的小胖妞,用平板電腦聽完向坤發過來的語音,不由得一呆。

    “寵物?”

    小胖妞腦袋從被窩里鉆了出來,看向了房間角落盤睡在那沙發坐墊上的“蛋黃派”,忍不住有些羨慕地感嘆:

    光頭叔叔太厲害了,養的“寵物”都那么威風。

    現在在她的心里,那個和烤雞翅姐姐一起“吃香的喝辣的”、那個“巧克力”和“冰淇淋”都具象成人形、那個自己穿著“威風凜凜”的法袍而且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世界,應該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光頭叔叔要消滅的怪物,應該也都是從那個世界跑出來的吧!

    結束和向坤的聊天后,劉詩鈴在床上翻過來、滾過去,老久也睡不著,索性爬了起來,坐到書桌前,拿出水彩筆來畫畫。

    她憑著之前夢里的印象,畫了個梳著馬尾的長腿女孩。雖然她的畫工還比較粗糙、簡單,但還是可以明顯看出來老夏的特點。

    畫好老夏后,劉詩鈴拿起來看了看,又給老夏的左手上添了一把比她身體還長一倍的大劍,右手上畫了一個雞腿——不過那雞腿看起來更像個大錘子。

    很顯然,自認為是“大魔法師”的小胖妞,在給向坤定義為“弓箭手”后,又把老夏定義為“大劍士”了。

    接著劉詩鈴又把那八臂八眼的怪物畫了出來,因為向坤告訴她那不是大魔王是寵物,所以在她的筆下,那八臂八眼怪物看起來“可愛”了不少,而且被用藍色、紅色、黃色等各種顏色的彩筆畫上了盔甲。

    乍一看,倒像是一件打滿了補丁的袈裟……

    不過劉詩鈴對她的畫作還是挺滿意的,左看看,右看看,右覺得那八個手臂空空的不好,于是給那八個手上加上湯勺、筷子、叉子、鏟子、菜刀等等各種餐具和廚具。不過那筷子畫得粗了點,看起來像是在比yeah。

    劉詩鈴拿著畫好的畫蹲到“蛋黃派”邊上,看看畫上光頭叔叔那“威風凜凜”的“寵物”,再看看“蛋黃派”。

    要是“蛋黃派”也能變這么威風就好了。

    劉詩鈴拿手撐著下巴,不由得幻想起“蛋黃派”變成一只大老虎,長出兩只大翅膀,四條腿變成八條腿,腦袋上長出八個眼睛,屁股上也長出八個眼睛,然后她穿著華麗的法袍,騎在“蛋黃派”背上,在天上飛來飛去,用魔法杖轟轟轟。

    想著想著,劉詩鈴就忍不住嘿嘿笑出聲。

    當她回過神來后,發現“蛋黃派”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醒來,正瞪大一對圓溜溜的貓眼看著她。

    劉詩鈴嘆了口氣,摸了摸貓頭:“‘蛋黃派’,你也要加油呀!”

    把畫放回書桌,劉詩鈴正準備回床上躺著,忽然發現“蛋黃派”一下躥到了窗邊,躍上了窗臺,隔著窗戶在看什么。

    她奇怪地跟過去,撥拉開窗簾,和“蛋黃派”一塊往外看,借著路燈的光線,發現是幾只野狗在互相撕咬。

    她一下想起來,當初第一次看到“蛋黃派”的時候,它就在被幾只野狗追趕,難道就是這幾只嗎?

    她看了眼旁邊的“蛋黃派”,圓乎乎的貓臉怔怔地看著外面,一動不動。

    “蛋黃派”是不是很憋屈?

    劉詩鈴眼角余光掃到了桌上她剛剛畫的那幅畫,看到那個八臂八眼的怪物,心中一動,忽然冒出了個想法。

    想到就做,劉詩鈴將“冰淇淋”和“巧克力”兩枚硬幣拿出來,打開窗戶扔了出去。

    兩枚硬幣在快要落到地上的時候,懸空而起,開始“超低空”飛行,以一種仿佛“喝醉酒”的姿態螺旋運動,忽高忽低,在地面上、花圃邊盤旋。

    因為距離有點遠,所以劉詩鈴控制得有點吃力,瞪大了眼,緊咬著唇,小臉通紅,額頭冒汗,小拳頭握得緊緊。

    不過從昨晚和“大鹿”傳飛機開始,她就感覺到自己的“魔力”提升超大,感覺頭皮和那些有電的東西都連在了一起一樣,好像自己的頭發變成了無數天線,可以控制和影響那些東西。

    不僅僅是需要用電的東西,周圍還有好多好多東西,她都能通過“冰淇淋”和“巧克力”控制。

    窗外,兩枚硬幣晃晃悠悠盤旋了一會,周圍凝聚起了一些不太真切的細小顆粒,并且越聚越多,看起來就像是夏天聚在一起的蚊蟲一樣。

    那是許多夾雜在灰塵沙土中的金屬細屑,一些比較小的礦石顆粒,在兩枚硬幣的影響下,匯聚在了一起,并且按照一個輪廓慢慢構建成形。

    乍一看像是個仙人掌或者是葉子掉光的大樹,枝干很多,有兩米多高,里面還隱隱有電弧在涌動。

    但如果是向坤在這里,知道這是小胖妞搞出來的,就會明白這是在構建“八臂八眼怪物”的形態。

    但即便是向坤也會驚掉下巴,然后抓著小胖妞的肩膀晃悠,追問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細屑和砂礫在兩枚硬幣的影響下剛剛匯聚的時候,并不怎么起眼,但當它們越聚越大,組成“八臂八眼怪物”的輪廓,并且在兩枚硬幣的“帶領”下,別扭地一步一步挪動“雙腳”前進時,那群野狗終于注意到了它。

    小區外側沿墻的路燈都受到影響,開始閃爍。

    當那團怪物體內的電弧涌動的頻率加快,身體開始膨脹起來,發出噼啪聲響時,所有的野狗都受到了驚嚇,嗚咽著四散奔逃。

    劉詩鈴還不待得意,忽然聽到一聲大喊:“臥槽!那是什么玩意?”

    她嚇了一跳,然后發現聲音就來自她們住的這棟樓,是樓上的某戶人家。

    完蛋!被人看見了!

    現在都四點多了,怎么還有人沒睡?

    劉詩鈴注意力一分散,那些細屑顆粒便失去了支撐,頓時崩散,兩枚硬幣隱蔽地貼地鉆了回來,然后沿墻“爬”回到了窗邊,回到了她的手中。

    重新把“巧克力”和“冰淇淋”握住的小手有點抖,不是害怕,而是脫力,這正月里凌晨不過三、四度的氣溫下,她卻是滿頭大汗,全身濕透。

    “幫你出氣啦!”劉詩鈴握著硬幣的小拳頭在“蛋黃派”面前晃了晃,得意地道。

    “蛋黃派”也不知道聽沒聽懂,只是縮了縮脖子,“喵~”了一聲。

    劉詩鈴拿紙擦了擦滿頭的汗,換了件睡衣,便重新鉆回了被窩。

    “剛剛被人看到了,會不會被人發現我的魔法呀……要不要告訴光頭叔叔呢?我不會是闖禍吧……”帶著這樣的小糾結,劉詩鈴又睡了過去。(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http://www.212520.buzz/7_7562/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