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民國之遠東巨商 > 24揚州悍匪(求票)
    其實韓懷義還挺享受白七這樣的。

    因為除了白七,他已經沒有什么這種互動的朋友了。

    回去后他想到剛剛那一幕都要笑。

    白七這個混蛋真特么沒救了。

    魚兒問他怎么了,韓懷義把情況一講魚兒就說:“你們都不是好人!

    “我不是好人我早把你辦了!

    魚兒沒吭聲,誰叫你不辦!可不是以前壞女人碰多了,然后。。。

    她就很擔心的瞅瞅有人的筆帽。

    韓懷義沒注意到她的小眼神,和她說:“魚兒,明兒你和你爸說一下,問他想不想去美國!

    “他不會去的呢,他不做事就閑不住!

    “好吧!

    “另外今天羅阿姨找我的,還給我了好多東西!濒~兒說的羅阿姨就是羅嘉林。

    哈同這也算曲線報仇了,因為他算起來是韓懷義的叔。

    韓懷義看著魚兒拿出來的一首飾箱的金銀玉器,想了想道:“你們女人之間的來往你自己有數就行,回頭你也補給人家一些好東西吧,羅嘉林還是蠻好的人,你可以和她學到許多東西!

    魚兒卻委屈了:“可是我沒有錢!

    韓懷義一愣,對了,這丫頭雖然開始拿工資了,但她那點錢怎么還得起羅嘉林的人情。

    韓懷義就樂了:“那你求少爺啊,少爺就賞你一些!

    “不求,你不給我錢去還人情,丟的也是少爺你的人!濒~兒還蠻有邏輯的,韓懷義頓時哭笑不得,說:“這樣吧,你和嫂子干脆合起來做個什么生意,交給其他人打理怎么樣?”

    “做什么生意呀!濒~兒眼睛撲閃著,其實很激動,但這個笨丫頭賺錢也是為了存嫁妝。

    韓懷義想了想,道:“你拉上蔓蔓和大嫂也可以帶羅嘉林,在俱樂部邊上投資個女子會所吧,讓蔓蔓安排人幫忙照看著!

    “女子會所?”

    “就是女技師按摩呀,教導女人舞蹈鋼琴啊,再順帶賣賣化妝品呀!表n懷義和她一頓嗶嗶,魚兒立馬來神了,拼命的記。

    這一折騰就是好晚,魚兒最后才想起來一個關鍵問題:“少爺你怎么懂這些的!”

    韓懷義懶得和她煩上樓睡覺,但魚兒跟著他追問:“你怎么懂的!”

    韓懷義將她的包子一頓揉她才消停。

    次日大早她就屁顛顛的跑去找人去了,韓懷義則直接去了新區。

    因為滬西豪庭已經竣工,今天赫塞已經帶人在這里開建福特工廠和鑄幣廠。

    工廠廠房的建筑很簡單。

    加上有福特方面提供的現成的圖紙,至于鑄幣廠的安保問題也有謝苗負責。

    所以基本上沒什么讓韓懷義煩惱的地方。

    他走馬觀花一圈后正要跑俱樂部鍛煉,魏允恭卻忽然找了過來。

    “大兄有事?”韓懷義看他臉色不對。

    “懷義,端方到兩江總督任上了!蔽涸使У哪樕苣兀骸澳菑P拿著裴大中租給你的五百畝地正在和香帥扳手腕子呢!

    “哦?”韓懷義倒沒注意到清廷這邊的動向。

    他甚至連石金濤現在過的怎么樣也沒關心過。

    因為如今的韓家早不是當年的檔次了。

    “端方說裴大中賤賣良田給洋人,坐看法租界過界而不管束。。!

    魏允恭將端方冠冕堂皇的理由一頓說,不過他安慰韓懷義:“對方也只是亂咬幾句,朝廷斷然不敢將五百畝地收回的,因為你們和上海官府的協議里租金條款等種種都是手續齊全的。加上北邊也不是傻子,曉得新羅馬為洋務拉來了多少的強援和生意。。!

    魏允恭正說著呢,一輛車開來。

    羅嘉林見到韓懷義后也沒避諱魏允恭,她說:“查理,端方在找裴大中的麻煩是嗎?”

    “你怎么知道的?”韓懷義很奇怪。

    “我在北京的一些朋友知道我們家和新羅馬的關系,他們給我們提的醒!绷_嘉林接著道:“另外我們懷疑公共租界有人向端方提供了法租界實際意義上的擴張證據!

    法租界的西擴是賴不掉的,俱樂部和大世界以及滬西豪庭,新區和兩個廠都在清廷的管轄范圍內。

    雖說這些都已經和裴大中報備,但明眼人都知道這些玩意是屬于法租界的新羅馬的。

    這時魏允恭說:“端方還抓著了一點,他認為你們給予上海的稅賦太過低廉!

    好吧,這也是個賴不掉的證據。

    因為大世界除了土地租金之外,上繳給清廷的只有看在裴大中面皮上的100兩銀子/月的定額捐收。

    但誰都知道大世界日進斗金。

    韓懷義隨即問魏允恭:“那么香帥是什么意思呢?”

    “他來任他來,他要動裴大中也得先過香帥這一關!蔽涸使У,礙于有邊上的羅嘉林,他還有些話藏著沒說。

    羅嘉林說:“端方初來乍到想立些威風,結果卻找上了新羅馬,這個人的眼光本事也真夠可以的!

    然后她道:“過幾天我和哈同要去一次北京,參加隆;屎竽赣H的生日,懷義你信得過我們的話,我們也幫你們在北邊走動走動?”

    魏允恭聽到這句話倒吃驚了:“您和隆;屎蟮哪赣H熟悉?”

    “恩,她幾番要認我做干女兒!绷_嘉林道。

    哈同在中國做生意背靠著租界卻沒有放棄營造內陸的關系。

    其實韓懷義當時要不是靠上香帥,他還有手段對付韓懷義,但現在大家陰差陽錯的成了朋友,那么他的關系自然也成為了韓懷義的關系。

    魏允恭聽完也就不藏著心思了,他立刻道:“那就好那就好,懷義,另外我還得知端方的下人和你們揚州那邊的徐寶山搞著鴉片。要是我們能扣住他的命門,再請羅夫人直接走滿人的路子,端方也就徹底熄火了!

    徐寶山?韓懷義聽到這個名字依稀有些印象。

    魏允恭告訴他。

    徐寶山原先還算良民,有次殺了欺辱人的旗人之后便流落江湖。

    他跟過個叫孫七的人,孫七死后他就獨霸了孫七的人馬。

    而這貨看似只曉得打打殺殺,其實極其精明。

    因為壯大之后他居然趁著變法之際聯絡康南海,還自封兩湖兵馬大元帥要清君側。。。( 民國之遠東巨商 http://www.212520.buzz/7_776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 股票指数在哪里查 青海十一选五体彩怎么看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十分 财神到配资 急速赛车手怎么玩 股票涨跌停计算器 环岛赛开奖结果 青海高频11选5查询 河南快三推荐号码一定牛 云南11选5专家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