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九章 荒島激戰
    兩天后清晨,海邊沙灘上,一個孤獨的背影,一動不動的坐著,面朝著大海,而身旁有一只巨大的白色老虎,也安靜的守在了一邊,不時地張開大嘴打了幾聲哈欠。

    自從兩天前將守吐血暈倒后,體內的本元真氣自動與天地連接,天地靈氣緩緩的向著將守體內匯集,很快將守就痊愈蘇醒。

    蘇醒后的將守,雙眼空洞,一句話也不說,一口飯也不吃,甚至水也未曾喝過一滴。

    而被將守打暈的白老虎,在第二天突然蘇醒過來,嚇得營地一陣慌亂,但將守轉過頭,向白老虎投去一個有殺意得眼神后,原本兇猛的白老虎立刻收起獠牙,變成小貓般,簡直翻臉比翻書還快,乖乖得跑到將守身邊,安靜的趴在地上,臉上哪里還有半分森林之王的霸氣,分明就像個撒嬌的小貓,眾人皆是汗顏無比,下巴差點掉到地上。

    而白色老虎,待在將守身邊時,立刻感覺將守周圍靈氣充裕,天地間的靈氣似乎都在向將守這邊涌來,雖然還很少,但白老虎的修為居然隱隱有提升的感覺,這也讓白虎大喜,立刻賴在將守身邊不走了。

    這兩天柳寒冰的副隊長宋思明,終于安奈不住,露出了狐貍尾巴,夜里悄悄用特質的衛星電話打電話,但被早已暗中觀察的葉塵當場抓了個現形,在葉塵的嚴刑拷問后,終于老實交代,是自己將柳寒冰出游行計劃透露出去的,而此刻追殺柳寒冰的人,正是多次向柳寒冰求愛不成的天海市張家少爺,張浪飛!

    張浪飛許諾宋思明,并事成之后,給宋思明一千萬作為酬勞,還愿意將天海市張家產業的酒吧一條街,交給宋思明管理。

    面對宋思明的背叛,柳寒冰雖然心里難受,但畢竟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宋思明的底細柳寒冰還是很了解的,能從一個小山村出來,混到柳氏集團保鏢隊的副隊長,可見他多么的不容易,內心深處對金錢的渴望又是多么的強烈。

    隨后又在葉塵的威逼下,宋思明交代了這次張浪飛帶了三十多人,為了不讓天海市的其他人透露風聲,避免打草驚蛇,張浪飛特意請了海外的雇傭兵,并由他親自帶隊!

    又在柳寒冰的示意下,葉塵讓宋思明給張浪飛打電話,讓他務必今日清晨趕到,他會用麻藥將所有人麻暈,并且說明,柳寒冰為了低調出行,這次出行只帶了葉塵、自己和另外幾個保鏢,人不多,他們到達之前,自己會將所有保鏢干掉,包括葉塵。

    在宋思明按著柳寒冰的示意,干完這一切后,葉塵二話沒說,對著宋思明就頭就開了一槍

    此時正等待張浪飛到來的柳寒冰,雖然看起來在與桂叔說話,但眼睛卻時不時的向著沙灘上那孤獨而又落寞的背影看去。

    “已經準備好了?”柳寒冰問道。

    桂叔點了點頭,說道:“都準備好了,就等他們進入包圍圈了!

    柳寒冰點了點頭。

    然后再次向桂叔問道:“那個人就這么坐了兩天?”

    桂叔錯愕了一下,沒想到柳寒冰怎么會問起那個瘋子,雖然他確實有點古怪,但畢竟是大小姐的問話,桂叔也就點了點頭:“就這么坐了兩天,一會兒如果打起來,大小姐您看,我們”

    桂叔的言下之意,就是戰斗起來,是否還要管將守的安全。

    “如果沒猜錯,他定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或者人生的目標被摧毀,才會如此頹廢,我一會兒去勸勸他,我畢竟不愿意傷及無辜!绷f道。

    桂叔聽到柳寒冰如此說,心里有些納悶,大小姐從來不會這么關注和關心一個人,更何況還是個男人,但柳寒冰自己說了,桂叔也沒必要再說其他的。

    這時,一個保鏢向著柳寒冰這里快速的跑來,說道:“大小姐,已經可以看到他們的快艇了!

    柳寒冰大大的眼睛漸漸的開始瞇了起來,然后說道:“讓葉塵做好準備,按計劃行事!”

    保鏢應了一聲,就去做準備了。

    而柳寒冰自己卻向將守的那個方向走去了。

    兩天了,將守的腦海和心中皆是一片茫然,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梁瑾會先一步離自己而去,自己比梁瑾年長許多,過去自己一直認為自己要比梁瑾先死,但如今這種情況,自己突然來到了一千年以后,這接下來的人生究竟該怎么過?

    在梁瑾剛出生的時候,梁瑾的父親梁有才,就將將守收入府中,將守唯一的使命就是守護梁瑾,將守看著梁瑾從一個嬰兒逐漸長大成人,從一個大商人的女兒,變成了夏朝帝國的太后,甚至將守的名字,都是梁瑾成為太后之后給取的,幾十年過去了,將守始終守護在梁瑾的身邊,小時候是梁瑾的護衛,梁瑾成為太后,將守就是梁瑾的將軍,現在突然失去了梁瑾,將守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沒有了目標和方向,生命更是沒有了存在的意義。

    將守覺得是時候應該了結自己的生命了,過去無論自己努力的練武,還是勇猛的殺敵,根本原因就是為了梁瑾,而現在梁瑾死了,夏朝也消失在了歷史的塵埃中,我這個本該早就死的人,是時候和這個時代說再見了。

    一個人,如果沒有了人生的目標,沒有存在的理由,那他的確跟行尸走肉沒有任何的區別。

    這時一個有些高冷的聲音,突然在將守耳邊響起:“我也失去過很多東西,最親的人,最重要的事情,也曾頹靡,也曾失落,甚至也想過輕生,但那樣做,只會讓我的敵人,讓我受到傷害的人高興,我必須站起來,必須強大起來,才能讓愛我的人,我愛的人放心!我相信,你在乎的人或者你還未達成的目標,都不會希望你如此頹廢和消極下去,我相信你一定還有使命等待著你去完成它,讓愛你的人欣慰,讓傷害你的人,付出他們應該付出的代價!

    說話聲頓了頓,然后繼續說道:“一會兒我的仇敵要到了,馬上我們就會戰斗,你最好還是躲一躲!別被流彈傷到你,我就說這么多了,怎么做,你自己決定吧!”隨后說話的人站起身,向著營地走去。

    將守聽出了這是柳寒冰的聲音,柳寒冰一直給將守一種很高傲,很冰冷的感覺,就像他的名字一般,這種冰冷的氣質很像曾經的梁瑾,梁太后,但梁太后對他卻從未冰冷過。

    但今天的柳寒冰的話語,卻讓將守的心動了一動,“讓傷害你的人,付出他們應該付出的代價”!

    將守本來空洞的眼神,此刻有了一絲神采!

    將守開始思索,我已經將蛟龍內丹交給了雷暴,為什么梁瑾還是會死?

    難道是蛟龍內丹不管用嗎?還是雷暴貪食了蛟龍內丹?

    在歸途中,蛟龍內丹有沒有可能被那八個老人或其他高手半路劫走了?畢竟在場的八位老人,自己并沒有看著他們全部被蛟龍吞噬,老尼姑就是一個例子,而且還有一個鬼霧派的人沒來,他有沒有可能在等著守株待兔?

    還有那九條蛟龍和天降龍珠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徐術士會有那里的地圖,知道長生不老藥的地點?

    徐術士會不會就是畫羊皮書卷的人?

    而且他還能知道是升龍洞而不是靈蛇洞?很明顯,我不是第一個去的人!

    戰將刀最后又為什么無緣無故的消失了?

    我的靈魂究竟飛去的是什么地方?那個金色大門里又是通往哪里?

    那個守門人又是干什么的?

    還有,那八個老人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那么厲害?

    這一件一件的事情,來回的在將守的腦海中畫著問好,但無論怎么思考,都毫無頭緒,但將守隱隱感覺到,這是一個陰謀,巨大的陰謀,也許那一張長生不老藥的地圖,就是這陰謀的開始!

    最后將守又想到,無論是什么樣情況,蛟龍內丹一定是讓別人奪走了!有人奪走了梁瑾生存的機會!是那個人奪走了梁瑾的生命!

    如果被人劫走,那他一定會不老不死,活到現在,他奪取了梁瑾生存下去的機會,他必須要為梁瑾失去生命而付出代價!

    就在將守苦苦思考整件事,暗下決心為梁瑾報仇時,一個比柳寒冰的游艇還大的游艇,緩緩的靠在了岸邊。

    隨后一群雇傭兵摸樣的人,就開始陸續登岸,足足有三十幾人!

    當雇傭兵全部登岸后,一個年輕人和一個術士摸樣的人也從游艇中走出。

    此刻已經躲在暗處的柳寒冰看到年輕人后,心里暗道,果然是張浪飛!但旁邊道士服飾的人是干什么的,看樣子似乎張浪飛還很尊敬這個人,柳寒冰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隨后又看向桂叔,桂叔也是滿面疑惑,之前宋思明并沒有說還有一個道士隨同前來,看來張浪飛對宋思明還是留了一手,就是不知道這個道士摸樣的人深淺。(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