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十章 神秘的道士
    張浪飛上岸后,就命令雇傭兵直奔沙灘帳篷處,他在來之前,宋思明已經在電話中說明,現在營地只剩下被他麻藥迷暈的柳寒冰和她的妹妹,葉塵和其他保鏢已經被他干掉。

    當張浪飛大搖大擺的走到簡易帳篷前時,心里滿是一會兒蹂躪柳家姐妹的畫面,仿佛只要進到這個簡易帳篷里,就猶如進入了滿園春色般的桃花之地!

    這個柳寒冰已經讓張浪飛垂涎很多年了,但礙于柳氏家族的勢力,張浪飛從不敢動強,一直苦苦追求,但柳寒冰一次又一次冷冰冰的拒絕,讓占有欲十分強烈的張浪飛心靈逐漸的扭曲灰暗!

    就在某一天,張浪飛得知柳寒冰準備秘密出游時,一個陰險的計劃,就出現在張浪飛的腦海中。

    張浪飛為了計劃的保密性,不惜花了大價錢,請了雇傭兵,就希望在出游的途中,將柳寒冰劫持,待自己玩膩后,神不知鬼不覺的再殺掉!

    所以今天除了張浪飛外,所有人都與天海市的人沒有一絲關聯!

    張浪飛看著簡易帳篷,似乎就等他摘取這勝利的果實時,他剛要向前走去,身旁的道士突然拉住他的肩膀,急速的向后退去!

    張浪飛只感覺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拉著倒飛了出去,但隨后,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只見剛才自己想要進入的簡易帳篷突然火光一閃,“砰”的一聲巨響,發生了劇烈的爆炸,隨后帳篷周圍的地面,也接連開始發生爆炸,此時的帳篷周圍,一片火海!

    站在帳篷外的十幾個雇傭兵瞬間被炸的血肉模糊,肢體亂飛!

    看著眼前爆炸后的熊熊烈火,張浪飛發現自己褲子已經濕了,隨后看到自己請來的雇傭兵被炸的手腳亂飛時,更是胃中一陣翻滾,俯下上身,直接吐了出來。

    就在爆炸的聲音逐漸平息,張浪飛以為結束的時候,營地周圍立刻站起了十幾個身著黑色西服的保鏢,開始朝著他的方向開槍射擊!

    張浪飛再次被身旁的道士拉著四處躲避,而剛才離帳篷遠一些的雇傭兵們,沒有被炸彈炸到,只是被炸彈的余波震的頭腦發暈,聽到密密麻麻的槍聲后,也強打著精神,站起來反擊!

    但劇烈的爆炸聲波已經對他們的中樞神經造成了傷害,他們現在腦子里還是迷迷糊糊的,很多雇傭兵剛反應過來,就被子彈打中了頭!

    道士看到中了埋伏,立刻將張浪飛扔到一顆大樹后面,從身后抽出一把利劍,向著黑色西服的保鏢們就沖了過去!

    只見這道士身形極快,左右閃避飛來的子彈,他的步伐很怪異,明明看起來像是正常的奔跑,但子彈卻打不中他。

    很快道士就靠近一個黑色西服保鏢,但還沒待保鏢有任何的反應,甚至都沒來得及看清道士是如何出劍的,保鏢的頭就離開了身體,隨后從脖子處噴出一道鮮紅的血液!

    葉塵立刻發現了這個道士不一般,這次隨著柳寒冰出行的十幾個人,可都是自己精心挑選,以一敵十的精英啊,居然這么輕易的就被道士干掉了!

    葉塵大喊一聲:“向道士那邊射擊!”

    但還是晚了,轉瞬間,道士又再次揮劍,讓兩個保鏢的頭離開了身體。

    葉塵心中大驚,在道士的劍下,自己這邊的人居然像砧板上的魚肉般任人宰割!

    由于道士吸引了火力,場中的還剩下的七八個雇傭兵此時也得到了喘息的機會,他們開始找障礙物躲避還擊,隨后又有三個保鏢中彈倒地!

    葉塵此刻心中一橫,脖子上青筋暴起,端著機槍,竟然主動沖了出來對著雇傭兵就一頓掃射。

    葉塵這出其不意的進攻,立刻讓雇傭兵們的身體暴露了出來,瞬間又有四個雇傭兵倒在了葉塵的搶下,但葉塵也因為自己暴露,被其他雇傭兵打中了腹部和腿部。

    其他保鏢看到葉塵受傷,立刻調轉槍頭,又向著雇傭兵的方向射擊。

    就在營地中打斗激烈的時候,道士大吼一聲:“都住手!柳小姐在我的手中!不要命的就開槍吧!”

    道士的這一聲大吼還真的起到了效果,果然大家都停下了手。

    道士微微一笑,隨后將劍架在柳寒冰的脖子上,緩緩的走到營地中央,只是在行走的時候,將自己的身形隱在柳寒冰的身后。

    葉塵暗罵一聲陰險,隨后很是無奈的扔掉手中的機槍,坐在地上,等待著命運的審判。

    雖然柳寒冰此刻被人挾持,但從柳寒冰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驚慌和膽怯,反而是一臉的自信,倒像是她劫持別人。

    看著柳寒冰的舉動,道士心下也是暗暗點頭,怪不得張浪飛舍得下這么大的本錢,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

    似乎看到場中平靜了,此刻躲在樹后面的張浪飛也走了出來!

    看到柳寒冰已經被道士控制,心下大喜,看來今晚會是個無比銷魂的夜晚!

    張浪飛一臉得意的微笑,走到柳寒冰的身前,用色迷迷的眼神掃視了一下柳寒冰上下,那近乎完美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容,是自己多年來幻想的景色,看著張浪飛那滿臉的猥瑣表情,連道士也微微皺了皺眉。

    張浪飛看看柳寒冰后,又朝著那幾個保鏢看去,隨后說道:“還好我留了一手,宋思明這個墻頭草,差點害的我丟了性命!”

    張浪飛突然拿起地上的一把槍,對著柳寒冰的一個保鏢,就開槍射了過去!

    柳寒冰看到張浪飛居然在殺自己的保鏢,立刻大喊道:“張浪飛,如果你再殺一個人,我立刻自盡!”說完后,還朝著道士的劍靠了靠,一道淺淺的血痕已經印在了柳寒冰的脖頸處。

    張浪飛立刻放下了槍,柳寒冰如果死了,自己這次所有的付出,就全打水漂了,而且張浪飛對柳寒冰還是有些了解的,柳寒冰可是個說得出做得到的女人。

    張浪飛又掃視了一遍營地,卻沒發現柳寒冰的妹妹,便對著柳寒冰問道:“柳涵小妹去哪里了?”

    柳寒冰冷冷的看著張浪飛,用一種很不屑的語氣說道:“你居然還想抓我妹妹?如果今天你放了這里所有的人,包括我妹妹,我就跟你走,否則我立刻自殺!”

    張浪飛心里有些錯愕,柳涵雖然年紀不大,確實一個地地道道的美人胚子,長大了絕對跟她姐姐一樣是個傾國傾城的美女,但現在柳寒冰和他妹妹比起來,很明顯柳寒冰要更好,而且,他們的船備用油也已經沒油了,也走不出這個荒島,等我玩夠了柳寒冰,在來收拾她妹妹,豈不是更好?

    想到這里,張浪飛都忍不住笑出聲了,他突然覺得自己好聰明!

    張浪飛此刻那一臉丑惡的嘴臉,柳寒冰更是一陣反胃,她暗自打定主意,只要確保妹妹和剩下的人安全后,她就會自行了斷,一定要守住自己最珍貴的底線!

    張浪飛無奈的點了點頭,隨后說:“柳寒冰,我答應你!現在就跟我乖乖走吧!”

    柳寒冰也不傻,也是女梟雄般的人物,知道張浪飛的那點小九九,隨即開口道:“你游艇上的備用汽油,也要留給他們!”

    張浪飛眉頭一皺,還要給他們汽油?但隨后也釋然了,就算給他們汽油,他們也絕不會上岸,因為他依舊留了后手!

    張浪費再次點了點頭,然后就大步向著游艇上走。

    這時一個哭泣的聲音從草叢中響了起來:“姐姐,你不要走!”

    隨后,從營地后面的草叢中,跑出來一個人,這個人正是柳寒冰的妹妹,柳涵!

    跟著柳涵跑出來的還有桂叔。

    桂叔一臉歉意的看著柳寒冰,內心十分愧疚,居然在如此關鍵的時候,沒拽住柳涵,讓柳涵跑了出來。

    柳寒冰知道妹妹任性的秉性,朝著桂叔點了點頭,表示不怪你,隨后抱住還不是很高的妹妹,安慰的說道:“小涵你不要擔心,姐姐去去就回來!你在這里跟著桂叔和葉塵哥哥先回家等姐姐!小涵最乖了,聽姐姐的話!”

    在柳寒冰的心中,柳涵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但柳涵卻是聰慧無比,很清楚發生了什么事!

    柳寒冰看著依舊不肯松手的妹妹,心中也是大為不忍,但道士已經不耐的說:“快點!不然連你妹妹一起殺掉!”

    柳寒冰怒視了道士一眼,然后朝著桂叔點了點頭!

    桂叔隨后會意,但心里也是萬般無奈,老淚也不自覺的流出,柳寒冰是自己看著長大的,但此刻強敵在前,自己身為柳氏家族的軍師,必須要顧全大局。

    柳寒冰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時候也開始流下淚,但她的心里清楚,此時絕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只盼望桂叔和葉塵能早日與家里聯系上,為自己報仇!

    待桂叔拉開柳涵時,柳寒冰心下一橫,轉頭向著張浪飛的游艇走去,也許是轉頭有些用力,臉上竟然甩出了一顆顆晶瑩的淚水,淚水又被一陣陣的海風吹的飛動了起來,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十分璀璨!

    而此時桂叔用力的拉住柳涵,但當柳涵看到姐姐轉身的那一刻,口中爆發出無比尖銳的哭喊聲,嘴里不停的喊著:“姐姐,姐姐…!”

    這樣一樣生死離別的景象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動容了,也感嘆著對姐妹的情深!(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