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十一章 出手了
    “誰敢傷害你!”一聲驚天的怒吼,伴隨著一股無比暴虐的殺意沖天而起!在場的所有人皆是心中一寒!身旁得白老虎甚至嚇的跳了起來,一臉怯懦得看著將守,心里暗驚道,剛才還好好的,這人怎么說變就變,還變得如此可怕!

    聽到這個聲音,道士明顯臉色一變,停下腳步向身后的沙灘看去,之前他就隱約覺得有人,但一入營地的激烈戰斗,讓他顧不得查看沙灘那邊的情況,隨后也沒見那個地方有人出來幫忙,他也就沒在意,但現在,自己似乎小看了那個人,他身邊還有一只白老虎,居然還是開了靈智的白老虎!

    就在剛才,柳涵爆發出尖銳的哭喊聲時,打斷了將守深深的思索,之前他就發現了營地中的戰斗,但他不愿意在這個時代,有任何的糾葛,不愿卷入任何的紛爭,就如將守之前說的那樣,他只是這個時代得一個過客!

    但就在將守被柳涵那一聲尖銳的哭喊吸引目光時,柳寒冰轉頭的那一個瞬間,將守仿佛看到了,曾經在夏朝帝國時,他即將帶領夏朝數萬士兵與敵國進行最后的生死決戰之時,梁太后在城門的將軍臺上,看著自己即將遠行的身影,也是用力的轉過頭,臉上晶瑩的淚水隨風飄起,在太陽光下,淚水綻放出璀璨的光亮,他仿佛又一次看到了梁太后在送自己!

    道士將橫在柳寒冰脖子上的劍收回,緊緊的握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個蓬頭散發的人!

    將守此刻已經站起身來,一股無以匹敵的戰意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葉塵、保鏢、雇傭兵們,此時都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連臉都看不清的人!

    作為長期在戰場上摸爬滾打的人,他們深深的被這股戰意和殺戮氣勢所震驚!

    他究竟經歷了多少場戰斗,殺了多少人才會有如此的無以匹敵的戰意和殺戮氣勢!

    道士心知不好,立刻喊道:“快朝他開槍!”

    雇傭兵們反應過來,紛紛端起槍,向著眼前披頭散發的人就射了過去!

    將守看到有有人向他發射有花生般大小的暗器,心下也不在意,全身自動運起本元真氣,瞬間就沖了過去,周圍的人只看到一個虛影和連續的三聲骨頭碎裂的聲音,槍聲就啞然而止了!

    葉塵深深被將守的舉動所震驚,他的身影比道士還快上許多倍,根本看不清楚,旁人只能看到一道快速的身影!

    最后,三名雇傭兵一臉不可置信表情,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已經站在游艇旁邊的張浪飛,看到一個蓬頭垢面,身穿很不協調的西服男子,竟如此干凈利落的干掉了自己花大價錢請到的雇傭兵時,直接嚇的癱軟了下去。

    而道士,依舊凝視著眼前如殺神般的人物,口中突然大喝一聲,舉劍向將守刺來!

    將守看到道士舉劍向自己刺來,臉上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容,不僅不躲,反而直面迎了上去!

    道士看到將守居然向著自己沖來,立刻心知不好,隨后左手繼續舉劍,而右手快速結了一個手印后,雙手握劍,腳下更加用力的沖了過去!

    將守感覺出道士右手變換了幾個手形后,他手中的劍似乎威勢更大了,但將守依舊是輕蔑一笑,居然探出手去將道士的劍抓在手里,然后用力一擰,只聽“砰”的一聲,道士的劍居然應聲而碎!

    隨后將守用另一只手化為拳,一拳打在了道士的腦袋上,只聽“噗”的一聲,道士的腦袋居然爆裂開,腦漿散落一地!

    遠處的張浪飛更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蓬頭散發的人居然只用了兩招就將道士殺死!要知道,這個道士可是個貨真價實的修士,修煉界的修士!是張浪飛免去道士三千多萬的賭債,才請出來的修士!

    而柳寒冰更是一臉震驚的看著將守,過去她只是認為將守可以殺那么多野獸,武功也許很厲害,但絕沒想過居然厲害到這種不可思議的程度!而且為什么他出手時,會隱隱有戰場廝殺和一種難以言明的哭泣之聲!

    葉塵此時也再次被將守震驚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如殺神般的人,自己過去甚至還一度小瞧過眼前這個蓬頭散發的人,但萬萬沒想到他居然有如此神威,這么厲害,而且殺戮氣勢如此滔天,甚至會引來戰場廝殺和亡者哭喊的聲音!他過去究竟是個什么人!

    桂叔看到場面如此血腥,趕忙遮住柳涵的眼睛,臉色也是震驚無比!片刻后,竟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如今張浪飛這邊,只剩下張浪飛一人,今天張浪飛只感覺自己的心接二連三的受到了重擊,甚至世界觀都有些崩塌,為了得到柳寒冰,他付出了五千萬請了世界上最好的雇傭兵,甚至連傳說中的修士都請了出來,但沒想到,在柳寒冰身邊突然冒出來的一個如同野人般的人,居然如此厲害,自己所請的人,在他面前如此的不堪一擊!

    將守此刻雙眼血紅,充滿了殺戮與無情,他緩緩的走向了張浪飛,一眨不眨的盯著張浪飛!

    張浪飛已經嚇得連魂都快找不到了,站都站不起來,只能連滾帶爬的向后滾去,嘴上不停的說:“求你放過我,求你放過我,你要什么我都答應,我是張家的二少爺,我家有的是錢”

    但將守此刻卻什么也聽不進去,他本來就是個將軍,除了梁瑾得命令,其他都是無欲無求,對錢財,權力等等,沒有半點感覺!

    看著將守要殺張浪飛,桂叔立刻反應了過來,拉了拉柳寒冰,柳寒冰這才從震驚中緩過神來,看了看桂叔,明白了桂叔的意思,趕忙上前,只是神情沒有了往日的高冷,甚至有些有些膽怯,她壯著膽子,快步走到將守身后,拉了拉將守的衣角!

    將守感覺到有人在拉自己,轉過頭看,居然是柳寒冰。

    此刻柳寒冰臉色不在是那么得高冷,反而是一臉驚慌得神色,柳寒冰有些磕巴得說:“你你能不能把他交給我我來處置!”

    聽到柳寒冰的話后,將守一愣,神情頓了頓,隨后眼睛中得殺意漸漸褪去,緩緩的點了點頭。

    看到將守如此輕易的點頭,柳寒冰心中也明顯一愣,不禁疑惑道,這么好說話?

    在柳寒冰心中,一般越厲害的人,都是越有性格的人,像眼前這個人,更應該是鼻子朝天的那樣,但沒想到,自己要求一下,就答應了,難道他對我有好感?但為什么從他的眼中卻絲毫看不出來!

    此時柳寒冰突然的小女孩心情,讓她心里也嚇了一跳,臉上不自然的泛起一絲紅暈。

    當一切危險都已經鏟除,將守又向著白虎趴著的地方走去,只是這一瞬間,將守的心卻又開始茫然起來,眼神逐漸又開始空洞起來。

    柳寒冰看著將守又重新回到岸邊坐下時,心里對將守這個人和他的過去,竟然不自覺的好奇了起來。

    恢復了情緒的柳寒冰,立刻吩咐桂叔去查看葉塵的傷勢,讓其他幸存的保鏢打掃戰場和查看張浪飛的游艇。

    原本柳寒冰不希望妹妹看到眼前血腥的場面,讓柳涵先去游艇上去,但柳涵卻出奇的不聽姐姐的話,一個人居然朝著將守跑去,然后靜靜的在將守身旁坐下。

    要知道前幾天,柳涵最害怕的就是那頭白色大老虎了!

    但柳寒冰知道將守不會傷害柳涵的,而白色老虎就更不會傷害柳涵的,現在人手不夠,也就讓妹妹去吧。

    白老虎感覺似乎有人靠近,抬了抬眼皮,看到是前幾天被自己嚇的哭喊的小姑娘,隨后眼皮一松,繼續享受著睡覺也能增長法力的美夢!

    不多時,收尾工作就結束了,張浪飛被一個保鏢看押了起來,而張浪飛的游艇此刻也已經待命而發,葉塵的兩處槍傷子彈幸好都沒留在身體里,經過桂叔的包扎,此刻已經沒什么大礙了,只要靜養就可以了。

    桂叔這時走到柳寒冰的身邊,向著柳寒冰擠了擠眼,又看了看將守的地方,柳寒冰知道,桂叔希望自己說服將守與自己一同回去。

    但柳寒冰心中卻沒什么把握,雖然剛才將守救了自己,但那句“誰敢傷害你!”的話,明顯不是對自己說的,似乎剛才的自己與他心中的一個人重疊了。

    在天人交戰半響后,柳寒冰最后還是決定要去試試,她緩步走到將守身邊,看著柳涵也是靜靜的看著大海,心里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人家看大海厲害,你以為你看大海也能變厲害?但柳寒冰隨即收斂心神,用自己認為最溫柔的聲音說道:“你可以不可以跟我一起走!”

    聽到柳寒冰的話,將守竟然緩緩的低下了頭。

    柳寒冰知道,眼前的人需要思考一下,也不著急,像著柳涵一樣,盤腿坐在將守身旁,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大海出神。

    不多時,一聲凄涼無比的嘆息聲響起,將守幽幽的說道:“你可以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柳寒冰一愣,聽這話的意思,他是答應了自己的請求?

    柳寒冰趕忙點點頭,然后說道:“什么事情我都答應你,就算不能做的,我也會努力去完成!”(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 上海十一选五分布走势 个人投资理财平台 农业银行理财产品 青海快3昨天开奖号 腾讯分分彩任选二漏洞 十一运夺金预测一定牛 股票分析论文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 新加坡2分彩免费计划 彩吧网3d开机号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