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三十一章 缺少一味藥材
    推開門,進入到病房內的劉半仙,只見混沌攤上見過的那個青年男子,此時竟然安靜的坐在病床邊上,眼睛溫柔的看著病床上,渾身纏滿紗布的年輕女子。

    看到將守的劉半仙,立即重新露出了猥瑣笑容,一臉驚喜的走到將守身邊,主動伸出手說道:“老弟,剛才見面有些唐突了,老哥對你說聲抱歉,現在我做個自我介紹,我叫劉義明,朋友們給面子,都叫我劉半仙,認識你很榮幸!”

    將守看著眼前的猥瑣老頭,心下無比詫異,他是怎么找到這里的?他究竟想干嘛?他怎么像狗皮膏藥一樣,粘著不放?

    正當將守皺著眉頭,滿臉嚴肅,準備將這個猥瑣老頭攆出去時,從病房門外,柳大軍和幾個身穿醫生白大褂的醫生,走了進來。

    當眾人看到劉半仙面對將守時,居然如此恭敬,連稱呼都變成了老哥,更想不到的是,劉半仙居然自報家門,連自己的真實姓名都說了出來!

    院長甚至有些反應不過來,疑惑的看向將守,心里琢磨這是個什么人。

    柳大軍同樣也是驚訝不已,難道將守之前見過劉半仙?

    劉半仙的助理此時對將守有點印象,早餐吃混沌的時候,自己坐在車里,劉半仙似乎與這個年輕人說過話。

    但劉半仙對這個年輕人如此客氣又恭敬,卻是助理沒有想到的,在自己的印象中,劉半仙似乎從來沒有對誰如此恭敬過,哪怕對方是個高級領導,也從來都是劉半仙說上句,對方說下句,畢竟找劉半仙,都是求他看病的。

    柳大軍心知將守的性格,又看到將守似乎對劉半仙很不感冒,于是趕忙開口介紹道:“將守,這位是著名的神醫,劉半仙,是我專門請過來,為柳寒冰治病的!

    將守看了看柳大軍,又看了看眼前的猥瑣老頭,心里明白了,這個人就是給柳大軍所說的,給柳寒冰治病的人。

    雖然不情愿,但為了柳寒冰,也只能委屈自己了,于是將守伸出手,與劉半仙握了握后,隨即趕忙縮回手,在后背,別人看不到的位置上擦了擦。

    劉半仙看著將守,眼珠子一轉,對著將守問道:“小老弟,還不知道你怎么稱呼?”

    將守瞥了一眼劉半仙后,淡淡的說道:“將守!”

    劉半仙嘴里不自覺的重復了一遍:“將守”,心道,這個名字似乎在哪里聽過。

    將守看到劉半仙居然自言自語起來,于是有些不耐煩的問道:“你真能救活她嗎?”

    說罷,用手指了指病床上的柳寒冰。

    劉半仙看了看將守,又看了看病床上的被紗布包裹的年輕女子,當下心中明了,于是一臉猥瑣的笑道:“這是老弟的老婆?”

    將守搖了搖頭,但又點了點頭。

    劉半仙看到將守欲言又止的樣子,莞爾一笑,繼續說道:“明白,我就是為了老弟,也要救醒我的弟媳婦!”

    柳大軍聽到劉半仙后,心里大罵劉半仙這個不要臉的老東西,明明收了自己三個億的支票才來的!什么叫為了老弟?

    但此事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卻不敢說出口,畢竟自己女兒的性命還在人家手里。

    柳寒冰的病情,院長是知道的,成為植物人,沒有死去,就已經是個奇跡了!

    救醒,基本上沒可能性,但劉半仙居然說能救醒,院長還真想見證一下這個奇跡。

    而柳大軍聽說自己的女兒能醒過來,更是激動的老淚差點流下來。

    劉半仙走到柳寒冰的床邊,看了看柳寒冰的傷勢,又看了看床頭柜上,之前拍的x光片子和檢查結果。

    原本一臉輕松的劉半仙,漸漸的皺了皺眉頭。

    當全部看完之后居然喃喃自語道:“看來不是那么簡單啊!

    劉半仙揉了揉太陽穴,思考了一會兒,才再次開口道:“小老弟,她出事之前是不是一直與你在一起?”

    將守心下有些驚訝,不知道劉半仙怎么知道的,柳寒冰之前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除了晚上睡覺外,柳寒冰幾乎沒離開過自己半步,將守沒說話,但卻點了點頭。

    劉半仙微微點了點頭,印證了自己的判斷后,繼續說道:“如果她沒有跟小老弟你一直待在一起,一直受著你的天地靈氣滋養,她估計當場就死了!

    將守突然心下一驚,劉半仙怎么會知道自己可以吸收天地靈氣?

    看來這個劉半仙很不簡單,想到這里,將守的心漸漸的沉了下來,看著劉半仙的目光,也有了絲絲警惕。

    而柳大軍和院長等人,皆是一臉的茫然,天地靈氣?那是什么鬼?

    似乎感受道周圍人的詫異,劉半仙淡淡的說道:“你們先出去,我單獨和小老弟聊聊!

    雖然柳大軍和院長很不情愿,但卻也點了點頭,退出了病房。

    待眾人退出房間后,劉半仙又變成那個猥瑣的大叔的摸樣,繼續道:“小老弟,你是修煉界的人吧?我從你身上能感覺出,你不是個普通修煉的人,似乎天地精華都隱隱向著你這里來,雖然很微弱,但確實是有!”

    將守心中疑惑道,修煉界?什么是修煉界?

    但嘴上卻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淡淡的說:“你究竟是什么人,到底能不能救醒她?”

    看到將守冷漠的表情,劉半仙也不生氣,依舊一臉笑吟吟的說:“我是一個醫生,但我卻不是修煉界的人,很多事情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小老弟,你看這樣好不好,我救活弟妹,你答應幫我做一件事情,好不好?”

    將守深深的看了一眼劉半仙,雖然心里不愿意與這個猥瑣老頭有過多的糾纏,但柳寒冰的命,現在就在這個猥瑣老頭手里,由不得自己不答應,隨即有些無奈的說道:“只要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可以答應你!

    劉半仙聽到將守答應了自己,眼中瞬間射出驚喜的神采,嘴上更是激動的說道:“不會的,不會的,這點你放心,絕不會是傷天害理之事,并且這件事對你來說,只是舉手之勞,對我,卻是再造之恩!”

    隨后劉半仙思索了一會兒,來回走了兩步,突然說道:“我救弟妹,卻還少一味藥材!

    將守立刻有些著急的問道:“什么藥材,在哪里能采到?”

    聽到將守的詢問,劉半仙伸出自己的右手,然后大拇指快速的在其他四根手指上來回的點來點去。

    將守不清楚劉半仙在做什么,但如果國學方面的大師在的話,會立即認出,這是天龍國最神秘,最高深的學術,易經!

    易經不僅僅是有預測功能,還延展了很多其他方面,據說天龍國很多著名典籍,都融合了易經的學術內容。

    片刻后,劉半仙笑呵呵的說道:“道提子!小老弟你可真幸運,三日后茅山斷崖下方十丈的峭壁上,就會有一株蓮花摸樣的花,里面的黑色顆粒狀的種子,就是道提子,你將它取回,我保證弟妹立刻蘇醒!”

    將守深深的看了一眼劉半仙,點了點頭,轉身就準備出病房外。

    看將守居然急不可耐的轉身就走,趕忙拉住了將守的胳膊。

    將守疑惑的轉頭看向劉半仙,心道,還有什么事?

    劉半仙此刻一臉關切的神情,說道:“小老弟,先別著急,去茅山幾個小時就到了!我還有話沒說完呢!”

    將守轉回身子,一臉嚴肅的看著劉半仙,語氣有些不耐煩的說道:“還有什么,快點說,一次性說完,我早點取回道提子,柳寒冰就能提早蘇醒!

    劉半仙繼續笑吟吟的說道:“這道提子百年開一次,而且只能花開之后,才會有成熟的道提子出現,你去早了也沒用,但有一件事,小老弟要注意,每次道提子開花,都會有妖獸出現,而且我算到此次來的妖獸,八成是頭異獸,老弟要小心!”

    聽到有異獸,將守微微點了點頭,心里暗道,連蛟龍我都殺過,還會怕一個異獸?

    看著將守不在乎的神情,劉半仙心知多說無用,就換了一個話題,繼續道:“小老弟,過去你一直陪伴弟妹,所以弟妹無恙,但如果你幾日不在她身邊,她就會有生命危險,但好在你老哥哥現在來了,現在,你盡管放心去,我這幾日保證弟妹無恙,等你取得道提子回來,我一定將弟妹治好,但小老弟,你可別忘了答應老哥的事情哦!”

    將守點了點頭,心里想到,如果能讓柳寒冰蘇醒,就算自己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辭,更何況你的一點要求了,只要自己能做到,就一定會做。

    隨即將守大步向著病房門外面走去。

    在外面苦苦等候的眾人,突然看到病房門被推開,將守一個人出來了,柳大軍趕忙迎了過去,急切的問道,“怎么樣?”

    將守沒回答,只是說:“你讓桂叔給我安排一下,我要去趟茅山!

    柳大軍一愣,但了解將守的性格,也沒有多問,立即掏出手機,打電話給桂叔。

    因為事先聽柳寒冰提過,在荒島發現將守時,什么都沒有。

    隨即柳大軍又讓桂叔給將守準備好一套證件,盡快出發。

    看著柳大軍已經吩咐桂叔,將守又重新走回病房,院長和眾人也向著病房里望去,此時的劉半仙又恢復到仙風道骨的摸樣。

    不多時,桂叔的電話就回過來了,證件,機票一切都準備好了,并且現在就駕車趕來醫院接將守,此次去茅山,桂叔決定自己陪著將守一起去。(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