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六十二章 陰鬼幽
    眾人向著工廠大門口望去。

    只見一個身披黑袍的駝背老者,正緩慢邁著腳步,向著工廠內走來。

    小丑微微皺了皺眉頭,笑道:“怎么?我說話都不好用了?我說放了他們!”

    駝背老人搖了搖頭,繼續淡淡的說道:“不可以!他們不能走!”

    “怎么,你要違抗我的命令?”小丑挑起眉毛問道,似乎不相信眼前的駝背老人會違抗自己的命令。

    “嘿嘿,小丑啊,你給我找的天才地寶,只能讓我維持在現在的境界,但那只稀有的朱雀,還有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內丹,卻可以讓我提升境界,你說我敢不敢違抗你的命令?”駝背老人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這么說,你就是要與我為敵了嘍?你以為是個修煉的人,我就拿你沒辦法?你來投奔我的第一天,我就一直在琢磨如何控制你,對付你,你要不要試試?”小丑又變回之前戲虐夸張的樣子說道。

    看著劍拔弩張的小丑和駝背老人,從工廠周圍立刻站起來數十個手持沖鋒槍身穿綠色迷彩服的雇傭兵,齊刷刷地將槍口對準工廠中央的駝背老人。

    環視一圈周圍的雇傭兵,駝背老人不屑的笑了一下,說道:“哈哈…既然人已經受傷,而朱雀我看應該就在附近,待我滅了你們血狼后,再來拿兩顆內丹!

    “開槍!”

    小丑毫不猶豫的下達射擊命令。

    數十個沖鋒槍對著工廠中央,同時扣動了扳機。

    但就在子彈即將打中目標時,駝背老人身體周圍,竟然快速的形成一個淡灰色防護罩。

    數百顆子彈竟然在防護罩外停下不動了,如同鑲嵌在罩子上一般。

    雇傭兵們驚訝的看著工地中央。

    駝背老人笑吟吟的看著小丑,眉宇間輕蔑意味十足。

    小丑瞇縫著眼睛,手中寒光一閃,瞬間射出三柄飛刀。

    看著三柄飛刀竟然帶著紅色氣流向自己飛來,駝背老人瞳孔猛然睜大,瞬間向旁邊閃去,躲過冒著紅光的飛刀。

    原本鑲在灰色防護罩上的子彈,稀里嘩啦的散落一地。

    重新站穩身形后,看著三柄飛刀竟然刀身全部插入堅硬的水泥地里。

    駝背老人驚訝的看著小丑,說道:“你居然也是修煉的人,我可真沒想到!

    小丑撇了撇嘴,輕輕的“哼”了一聲,說道:“你沒想到的事情多了,你的本名叫做陰鬼幽吧?投奔我時,我就把你的底細查得一清二楚了!我知道,你為了練邪功,需要天才地寶,這才依附血狼,但馬戲團養的老虎,怎么能不聽話呢?今天就讓我來教訓你這個不聽話的家伙吧!

    說罷,又是三柄帶著紅光的飛刀,射向陰鬼幽。

    看著小丑再次出手,破了防護罩,周圍的雇傭兵們立刻舉起沖鋒槍,對著工廠中央開始掃射。

    陰鬼幽左右躲閃,上下翻騰,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一個翻滾,躲過飛刀和子彈后,陰鬼幽站起身子,暴喝一聲“起”!

    身體周圍再次被一層烏黑的罩子所籠罩,防護罩的顏色明顯比剛才要更深上幾分。

    子彈再次停在防護罩周圍,看著密密麻麻的子彈,再次大吼一聲,“散”!

    停在空中的子彈竟然向著來路,飛快的反射回去。

    數十名雇傭兵們被射回來的子彈擊中身體,工廠周圍響起絡繹不絕的慘叫聲。

    小丑看著雇傭兵們倒地,臉色變得更加陰沉,再次向著陰鬼幽射出數柄飛刀。

    陰鬼幽憑著敏捷的身手左右躲避。

    灰色的罩子敢檔子彈,卻擋不住帶著紅光的飛刀。

    逐漸適應場中的氣氛后,陰鬼幽在閃避之余,開始反擊,對著小丑連揮數掌。

    一股股陰邪的灰色掌風,向著小丑打去。

    小丑看著灰色掌風,也不敢硬碰硬,也開始閃躲起來。

    看著場中打的熱火朝天,已經松綁的唐如嫣趕忙跑到將守身邊,攙扶住已經有些站不穩的身體,慢慢的向平板樓的墻角走去。

    坐下后,將守虛弱的看著唐如嫣,用力擠處一個安慰的笑容。

    唐如嫣看著臉色蒼白,虛寒直冒,兩柄飛刀還插在左右肩膀上,淚水再次忍不住的涌出,心下打定注意,如果將守走了,她就在這里自盡,在黃泉路上做個伴,希望來生,可以做他的小女人。

    將守躺在唐如嫣的懷中,看著悲傷的俏臉,聞著傳來的淡淡香氣,心里不禁暗道,我這算不算書上所說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自嘲一下,安慰道:“你沒事就好,我相信小丑是個有道義的人,他會送安全護送你回天海市的!

    “不…不要說了,你不會有事的,你會陪著我一起回去,如果你回不去了,我也不回去了!碧迫珂碳拥暮暗,豆大的淚水,如開閘的洪水般,拼命的流下,滴在將守的臉上。

    傷心的淚水,滑到嘴角,干澀的喉嚨頓時有了幾分潤澤,感覺淚水是咸咸,一個女人為自己流眼淚,哭的如此傷心,將守內心也開始有些酸楚。

    逐漸感覺到生命氣息已經流失殆盡,心中突然想起柳寒冰的笑容。

    她已經回家了吧,是不是還在欺負小白,以后沒有我,一定會有一個新人男人去守護者她…

    “我不行了,替我回去告訴寒冰,我不能再保護她了,謝謝她,讓我的人生再次感受到希望和陽光…也謝謝你,為我付出這么多,今生無緣,但愿來世再見”

    說罷,將守的眼神開始有些渙散…

    “老大,這話說的有點早了!币粋特別突兀的聲音響起。

    唐如嫣趕忙抬頭看去,只見一個身材瘦高,穿著綠色迷彩服,臉上因為畫著一道道彩印,只能看出一臉猥瑣笑容的男子,出現在將守身前。

    突然冒出來的人,唐如嫣疑惑的問道:“你是?”

    來人趕忙拿出一塊布,擦了擦臉上的的迷彩,“嘿嘿”一笑道:“我是老大的助理,你放心,他死不了!

    隨后蹲下身體,從懷中掏出兩粒散發著淡淡花香的粉色藥丸,就往將守嘴里送。

    將守掙扎著揚起頭,抬起眼睛一看,竟然是劉半仙!

    他怎么來了,我不是讓他在聯盟大樓里等我嗎?

    看到將守的眼神,劉半仙猥瑣一笑道:“老大,我把帶回來的仙靈草拿到南海市家里做了幾粒藥丸,料定你今天會受重傷,趕忙給你送藥來了!

    將守無奈的白了一眼劉半仙,喉嚨用力吞咽,將含在嘴里的粉色藥丸吞下。

    劉半仙看著將守吞下藥丸后,又伸出雙手,握住兩柄飛刀的刀柄。

    “老大,你忍…”話剛說半截。

    “唰”的一聲,兩柄飛刀齊刷刷的被劉半仙拔了出來,左右的傷口立刻噴出兩道血水。

    將守眉頭猛然一緊,雙眼憤怒的看著著劉半仙。

    “老大,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害怕,多少年的臨床經驗告訴我,在患者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扎針或者拔刀,痛感也是最小的,我還不是為了你嘛…”

    說完,從懷中又掏出一個白色的藥瓶,拔開蓋子,將里面的粉末倒在傷口處。

    流血的傷口竟然開始止血了,上口也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結痂了。

    唐如嫣驚訝的看著劉半仙,眼中充滿了感激。

    “老大?怎么樣,沒事了吧?是不是感覺體內有絲絲涼爽的感覺,體力也在逐漸的恢復?”

    劉半仙一臉猥瑣像,但語氣夾雜著傲慢,看來他對自己的醫術和做藥的技術,十分自信。

    將守抬了抬眼皮,白了一眼劉半仙,便閉上了眼睛。

    片刻后,緩緩睜開眼睛,開口說道:“非要老子快死了,你才tm的才出現!”

    居然說臟話了,而且還能開玩笑,劉半仙“呵呵”一樂,看來將守已經沒有大礙了,休養一段時間,就沒事了。

    劉半仙扶著將守靠在墻邊后,安靜的蹲在一邊,看著臉色逐漸紅潤,嘴上“嘿嘿”笑個不停。

    唐如嫣看著將守的臉色竟然在這么短的時間恢復如常,忍不住一臉驚喜。

    而此時場中的打斗依舊繼續。

    陰鬼幽不知道什么時候,腿上竟然插著一柄飛刀,而小丑此時也是渾身泥土,顯得十分狼狽。

    將守看著傻樂的劉半仙,再次白了一眼,又轉頭看了看一臉關切的唐如嫣,露出一個安慰的笑容說道:“如嫣,我已經沒大礙了,恢復幾天就好了,你別擔心了!

    聽到將守已經好了,還叫自己如嫣,激動的心情立刻打破了世俗的枷鎖。

    唐如嫣伸出雙手,環抱住將守的脖子,用力的向眼前的嘴吻了上去。

    劉半仙在旁邊,一臉錯愕的看著神情相擁的倆人,眼睛開始四處亂看。

    心里感慨自己這雙無處安放的目光。

    將守此時心里也特別錯愕,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來的太突然了,雖然唐如嫣一直給自己特別溫暖的感覺,但內心卻還沒有到男女之間的高度。

    良久后,唐如嫣輕輕的離開了將守,臉色通紅的看了一眼將守,如同閨中待嫁的小姑娘一般。

    將守也是一臉尷尬的看了一眼身前的麗人。

    為了避免尷尬,將守趕忙向著場中央看去,化解一下氣氛。(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