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八十一章 首戰睚眥
    青衣道士看著將守停下,又瞥了一眼躲在樹林里的李智勇,趕忙調息一下氣息,眼睛轉了一圈,說道:“你我再伯仲之間,一直這樣下去必然會兩敗俱傷。

    不如我們做個交易,長劍和大刀只是法器,對于你們來說,沒有用,我這里有一本‘道法神通訣’,愿意與你們交換兩柄武器,你看可好?”

    說罷,青衣道士一翻手,一本淡藍色的古書,出現在手中。

    李智勇和劉半仙都沒說話,紛紛看向將守。

    將守瞇起眼睛,緩緩開口道:“你如此重視這兩柄武器,受傷之下還去而復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負責睚眥蘇醒后,將武器重新拿回,但沒想到被我們捷足先登,先一步拿到了,如果你空手而歸,或少拿回去幾件,必定會遭受懲罰吧?”

    青衣道人瞳孔放大,一臉謹慎的看著將守。

    此時將守的話,正說到青衣道人的心坎里了。

    他這次的任務,就是將這三柄武器收回,但沒想到將守半路殺出,偷襲自己,最后還將自己打傷。

    等傷勢平復之后,再返回山頂時,長劍早已不見。

    他猜想將守三人已經知道三柄武器與睚眥蘇醒有關,正奔著第三個山峰去了,所以提前繞路跑到第四座山峰,將斧頭取回,隨后在返回的路上,遇到將守三人,便想尾隨幾人,伺機把長劍和大刀拿回。

    他如果空手而歸,必定會被黑龍盟盟主懲罰,輕者廢掉武功,重者直接處死。

    只是沒想到,此時會落入這樣尷尬的境地,他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被發現的。

    看著青衣道士陰晴不定的表情,將守再次開口問道:“說吧,這三柄武器究竟有什么不同,然后我再考慮是否將它們與你交換!

    “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青衣道人回問道。

    將守不屑一笑,他已經不是曾經在茅山之上弱者了,冰冷的說道:“那你就帶著秘密去死吧!

    說完,高高舉起手中噬魂刀,準備再次揮出殺氣。

    “慢著!”青衣道人突然喊道。

    劉半仙“嘿嘿”一笑,道:“要說就趕快,否則一會兒我們三箭齊發,你可就沒機會了!

    青衣道人無奈得嘆口氣,一臉服輸的表情:“我可以告訴你,但你卻要讓我…”

    話還沒說,青衣道人手中出現三顆銀色的圓球,瞬間向著地面砸去。

    “砰砰砰”三聲悶響。

    瞬間煙霧彌漫。

    這招之前在茅山之上,青衣道士就用過。

    但此時將守卻不敢無目標的射出殺氣,擔心傷了劉半仙或是李智勇。

    “!”李智勇稚嫩的喊聲突然響起。

    壞了!

    這個青衣道士去抓李智勇了。

    當夜晚的涼風吹散白色煙霧,一切再次變得清晰。

    果然,青衣道士站在樹林前,挾持了李智勇。

    只見他一只手將李智勇抱在懷中,另一只手變成鷹抓狀,捏著李智勇的喉嚨。

    “哈哈哈…快把長劍和大刀交出來,否則我就捏碎他的喉嚨!鼻嘁碌廊霜熜χf道。

    劉半仙一臉憤怒的看著青衣道士,嘴里罵道:“卑鄙,連小孩子都挾持!”

    “卑鄙?哈哈哈…這個詞很適合我,我喜歡,別廢話了,不想讓他死,就趕緊把長劍和大刀交出來!鼻嘁碌廊藵M不在乎的笑道。

    劉半仙看了一眼將守。

    將守微微點點頭。

    此時李智勇在青衣道人手上,將守不得不聽從他的話。

    劉半仙瞇縫著眼睛,雙手一翻,長劍和大刀出現在手中。

    還不待青衣道士說話,直接扔到了他的身前五米的位置上。

    青衣道人看著落在前方的刀劍,“嘿嘿”陰笑一聲,說道:“不要耍詭計,你拿過來給我!

    劉半仙沒好氣的說道:“你不會自己拿?吃飯還需要喂?”

    說完也不動身形,就原地看著。

    青衣道人眉毛一挑,瞇縫著眼睛,一會兒看看將守,一會兒看看劉半仙,說道:“好,但你們得后退,全部后退!”

    說道最后,抓著李智勇喉嚨得手,用力的捏了幾下,李智勇一陣咳嗽,白白的胖臉憋得一陣泛紅,眼睛射出憤怒的目光,小小眉頭擰起,打成了一個結。

    劉半仙和將守看著李智勇的神情,心中都是一緊,慢慢向后倒退一步。

    青衣道人抱著李智勇,雙眼謹慎的向前走去。

    走到兩柄武器前,原本捏著李智勇喉嚨的手慢慢松開,蹲下身子,就要去抓地上的刀劍。

    脖子被松開,李智勇大大眼睛突然一狠,眼睛爆射出憤怒的目光,豎立的頭發不知為何,居然變得越發的紅亮起來。

    只見李智勇圓圓的腦袋微微向前一低,隨后猛然向后撞去。

    “砰”一聲悶響。

    “啊”!青衣道士頓時慘叫一聲。

    松開抱著李智勇的手,雙手捂住面門,指縫中流出陰紅的血液。

    青衣道士面門被撞,雙眼立刻冒起金星,鼻子已經酸痛到沒有直覺,腦中瞬間空白。

    他萬萬沒想到,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居然有這么大力氣。

    李智勇掙脫之后,不逃跑,反而淡定的轉過身子,看著蹲在地上,捂著臉的青衣道士。

    一條小粗腿,用力的向著蹲在地上的胯下踢去。

    “!”

    青衣道士再次慘叫一聲,雙手捂住襠部。

    沒有手遮擋,劉半仙倒吸一口涼氣,只見青衣道士的鼻梁此時竟然塌陷,整個鼻子無力的耷拉在臉上,鼻孔里嘩嘩流著鮮血。

    嘴中的兩顆門牙也不見了,滿嘴都是血。

    劉半仙暗道,看著可愛胖胖,一臉人畜無害的李智勇,下手…額不,下頭和下腳,居然這么狠!

    似乎剛才被青衣道士掐的很痛,李智勇揉了揉脖子,對著跪在地上,雙手捂襠的青衣道士,再次飛起一腳下。

    小腳直奔青衣道士下巴。

    一聲骨裂的聲音響起…

    青衣道士仰面向后栽倒,躺在地上不動。

    看著地上已經昏迷的人,李智勇似乎還不解恨。

    走到青衣道士胸前,伸出小小的腳丫,用力的跺著青衣道士的胸口。

    只聽“咔咔咔…”連續十二聲響后…

    才收回小腳,同時從兜里掏出一包紙巾,擦了擦鞋上的血跡。

    這雙鞋是柳寒冰送給李智勇的“好孩子”品牌,李智勇非常喜歡。

    擦完后,仍掉紙巾,像什么都沒發生一般,走到一旁,繼續掐著腰,抖著一跳腿,一副老子最牛的表情。

    劉半仙看著李智勇的舉動,后背冒出一絲冷汗…

    這哪里是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分明就是個小魔頭…

    出手….出手居然這么狠!

    將守看了看昏迷的青衣道士,之前在茅山之上的仇也報了,大快人心,看向劉半仙,淡淡的說道:“該你上場了,徹底一點!

    說完便站在一旁,不動了。

    劉半仙一愣,心里立刻明白,經過之前與陰鬼幽的戰斗后,打掃戰場,繳獲戰力品,儼然成為了劉半仙的職責。

    當然做為劉半仙,再專業和性格上,也非常愿意打掃戰場…

    隨即從戒指用拿出一副膠皮手套和一個口罩,戴好后,便蹲在青衣道士身旁摸索起來。

    越摸索,越心驚…

    十分鐘后,青衣道士全身所有物品,都擺在地上,道法神通訣,儲物戒指,拂塵,還有一枚丹藥。

    估計斧頭應該被他藏在戒指內了。

    隨后劉半仙戴上青衣道士的儲物戒指,看到里面琳瑯滿目的寶物,更是驚喜…

    里面竟然有…

    “劉半仙,先把斧頭找出來,其他東西回去再說!睂⑹氐脑捯繇懫。

    劉半仙點點頭,把斧頭從戒指用拿出,再把其他幾樣東西一同收進儲物戒指中,站起身。

    剛才再搜索青衣道士財物時,順便還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情況。

    十二根肋骨全部斷裂,有三根還插在了肺葉上…

    下體雙丸爆裂,海綿組織挫傷,估計以后可以練習葵花寶典了…

    面目三角區,也就是鼻子那塊,骨骼全部塌陷,就算是最好的口腔外科醫生,也難以修復了。

    看著青衣道人依舊昏迷的表情,估計就算是清醒了,也不愿意繼續活下去吧。

    劉半仙瞥了一眼跟沒事人一樣的李智勇,再次感嘆,稚嫩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狠辣的心…

    “走吧,我們下山去,只是可惜沒問出來究竟該如何使用這三柄武器,才能抵擋住睚眥!

    看著劉半仙已經搜刮完畢,將守淡淡的說道。

    此時將守心里,越發對真龍綱要的“探”產生渴望,如果學會探,現在自己就能輕而易舉的知道青衣道人的想法,找到抵抗睚眥的方法。

    現在將守就好比有了碗筷,卻不知道如何吃飯一般。

    隨即三人開始向山下跑去,把還剩一口氣的青衣道士,光禿禿的留在山頂上吹風,自生自滅…

    三人剛跑到山腰時,山下就傳來睚眥的怒吼聲和人類的慘叫聲。

    看來戰斗還在繼續,將守三人繼續加快腳程,向著山下狂奔。

    當三人走跑到山腳時,看著眼前山澗的情景時,頓時驚得說不出話來。(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