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九十七章 劉半仙蘇醒
    抽出烏金匕首,向著灰白色巨狼跑去,開始清理著毛皮和內臟。

    將守看著李智勇,專注的擺弄著巨狼尸體,神情認真,動作熟練,就像個真正的大廚一般。

    再次無奈的搖了搖頭。

    但還好,大雕沒有發出鳴叫,否則引來狼妖,事情就會變得非常麻煩。

    隨即走到大雕身前,說道:“我把你嘴里的內…毛巾拿下來,但你要保證,不許喊,否則…”

    便舉起拳頭,在大雕面前晃了晃。

    大雕兩只不太大的眼睛,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微微點點頭。

    看到大雕識趣的樣子,將守把印有ck字樣的“抹布”從大雕嘴里拿出來。

    大雕嘴巴剛能活動,將守看到它的喉嚨微動,似乎在吸氣。

    不禁皺起眉來,心中暗道,這個大雕好不老實。

    隨即伸出兩根手指,直接掐住它的喉管…

    “嘰…嘔…”

    嘹亮的鳴叫還沒發出聲,就讓將守扼殺在搖籃之中。

    “你不是個實在的妖獸!睂⑹責o奈的搖了搖頭。

    隨后拳頭用力一揮,直接打在大雕的左臉上。

    大雕脖子一歪,再次暈了過去。

    將守掰開大雕的嘴巴,將手中的ck“毛巾”重新塞進去。

    但在塞的時候,將守發現這個ck“毛巾”上,除了泥土外,還染著絲絲血跡,并且還有股難聞的騷味…

    嗯?

    這該不會是從劉…

    這個李智勇,將守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處理完大雕后,將守想要去睡一會兒,但剛轉身,腳步就突然一頓。

    心里暗道,我已經突破“探”了,完全可以用“探”去查看大雕的思想!

    何必費力去問它,這個新學會的招數,還一直沒用過呢。

    只不過“探”只能看比自己修為低的生物思想。

    想罷,隨即用“看”望向黃色大雕的丹田,比自己的內丹要小一些,估計剛進入玄級,應該在玄修階段中期。

    比自己修為低的條件滿足,接下來就該使用“探”了。

    將守隨即將全身的本元真氣,向著眉間匯去,

    看向大雕。

    但卻沒有任何異象出現。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又要像“看”一樣,摸索前進?

    將守這時突然想起現代的一些科幻電影里,也有些可以獲取它人思想的鏡頭,要摸著對方的天靈蓋才可以。

    試一試?

    隨即伸出手,摸向大雕耷拉著的頭頂。

    果然…

    一幅幅景象出現在將守的腦海中!

    大雕此時的腦袋,不停的顫抖,猶如發了羊癲瘋一般。

    與此同時,將守腦海中閃過大雕腦海中的畫面,眼睛漸漸變得深邃起來。

    一個小時后,他不光得知了關押隱士聯盟眾人的位置,更是知道了不少有關狼王的秘密。

    “老大,可以開飯了!”李智勇稚嫩的聲音響起。

    將守回過神,看著火堆上已經冒著絲絲白煙的烤狼,露出一絲微笑。

    李智勇干別的不一定怎么樣,但燒烤絕對是一流。

    走到烤狼旁邊,一股股香氣,對著鼻子就飄了過來。

    果然,有了十三香的調料,味道很不一樣。

    隨即意識看向儲物戒指內,白色小狐貍已經醒來,正搖晃著尾巴仰著頭。

    將守問道,要出來一起吃嗎?

    白色小狐貍趕忙點點。

    微微一笑,手腕一翻,小狐貍從儲物戒指中出來。

    將守撕下一條狼脊肉,遞到小狐貍面前,隨后又撕下一條狼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李智勇拿著烏金匕首,挑著皮最脆的地方,一刀一刀的切下來吃。

    “老大,老家伙幾天都沒吃飯,這樣能行嗎?”

    李智勇一邊吃一邊問道。

    “那你拿塊肉去喂他?”將守眼皮都不抬的說道。

    李智勇吃癟,繼續自顧自的吃著烤狼肉。

    劉半仙現在這種情況,除了流食外,根本吃不進去其他東西,搞不好,卡在喉管里,更麻煩,很容易引起窒息。

    既然他自身有能力恢復,想必少吃幾天,應該沒什么事。

    當二人一妖,將一整只烤狼吃完之后,暮色再次降臨。

    將守伸了一個攔腰,今天解救金剛,大戰灰白色巨狼,廢了不少力氣,現在血液又都集中在胃里,漸漸有些犯困。

    將白色小狐貍收入儲物戒指中,又吩咐李智勇爬上樹后,便靠在樹底下,沉沉睡去。

    睡夢中的將守,再次開始做起夢來。

    夢境中,依舊是那個大廳,場面直接是披著黑色斗篷人出現的畫面。

    赤紅色的巨狼一步步向自己走近。

    在黑色斗篷人面前,身體依舊是無法移動分毫,渾身滾熱,丹田處如同被撕裂一般痛苦。

    我的內丹竟然開始移動…

    ……

    在樹洞內。

    “嗯…”

    發出了一聲人類的呻吟的聲音。

    隨后一只手,從樹洞內伸了出來,扒開了樹洞外的藤曼。

    一個瘦高的身影慢慢走出樹洞,他站直身體后,舒展了一下身體,看了看周圍,又仰頭看了一眼天空。

    此時一輪清晰的明月正掛在星空之上。

    而樹洞旁邊,正依靠著一個人,滿頭大汗,眉頭緊皺,似乎夢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

    走出樹洞的人微微皺起眉,趕忙走到靠著大樹的人身邊,蹲下身子,輕聲喊道:“老大,你沒事吧,快醒醒!

    沒有任何反應。

    睡夢中的人依舊是滿面痛苦神色。

    這…

    隨即又伸出雙手,用力的抓著對方的手臂,用力的搖晃了一下,嘴中大聲喊道:“老大,快醒醒!”

    在喊聲和搖晃的雙重作用下,靠著大樹的人猛然驚醒,睜開雙眼,眼神中布滿驚恐的神色。

    當看清身前的人后,驚呼道:“劉半仙!你醒了!”

    從樹洞走出來的人,正是劉半仙!

    三天三夜過去了,劉半仙終于從昏迷中蘇醒了!

    而靠在大樹旁,面色痛苦的,正是做著噩夢的將守。

    看著蘇醒后,那張熟悉的面孔,將守雙手緊緊地抓著劉半仙的雙肩,面色激動,滿腹的話語,竟然一句也說不出來。

    劉半仙看著將守激動的神色,心中頓時涌起一股暖流,二人相視不語,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場挺身而出,幾欲陰陽兩隔,讓將守和劉半仙的兄弟之情,經過生死的錘煉。

    兩個男人雖然不說一語,但眼神中的激動,早已經說明一切。

    兄弟,不是簡簡單單的口號或是客套的稱呼,而是在危難中的挺身而出,不離不棄,生死與共!

    劉半仙知道將守不善言辭,語氣感慨的說道:“老大,我沒事了,已經完全好了,再修養幾天,就會恢復如初了!

    將守面色依舊激動,用力的點點頭。

    “咕咕…”

    一聲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劉半仙老臉一紅,輕輕的摸著肚子。

    將守看了看劉半仙,相視一笑,隨即站起身來,仰起頭,對樹頂喊道:“李智勇,下來做烤狼了!”

    李智勇睡得迷迷糊糊,聽到樹下有人喊自己,睡眼朦朧的說到:“老大,你吃了那么多,還沒吃飽?”

    將守笑而不語,而是看著劉半仙。

    劉半仙“嘿嘿”一笑,喊道:“小勇子,是做給我吃的!”

    李智勇迷迷糊糊的聲音再次傳來:“老家伙,別鬧…嗯!老家伙!”

    李智勇聽到劉半仙的聲音后,一個激靈坐起身來,趕忙順著藤曼滑下來。

    看到眼前果然是自己朝思暮想,那個整天跟自己搶東西,整天逗自己的老家伙!

    李智勇大大的眼睛立即布滿淚水,用委屈到不能再委屈的聲音,抽泣道:“老家伙,你終于醒了,你沒在這幾天,都是我做東西吃,我還要幫忙打妖獸,好辛苦…”

    說完,抱著劉半仙的腰,將胖胖的臉蛋埋在劉半仙的肚子上。

    劉半仙和將守的臉色一陣尷尬…

    原本以為李智勇要說一些“老家伙,我想你!”

    “老家伙我不能沒有你!”

    “老家伙你終于醒了”之類的動情話語,沒想到竟事這種埋怨這幾天劉半仙沒在,苦活都讓他做了…

    讓劉半仙準備好的安慰詞語,一下子堵在了喉嚨里。

    李智勇低聲哭了一會兒。

    仰起頭,對著劉半仙繼續說道:“老家伙,你的臉色還有些蒼白…我就再辛苦辛苦,給你做一只烤狼…”

    劉半仙伸出手,撫摸著李智勇,心里暗道,還算你小子有些良心。

    但沒想到李智勇下一句話,劉半仙差點又要吐血倒地…

    “但是兩條狼后腿,要留給我吃,你不許吃…”

    將守和劉半仙臉色同時布滿了幾條黑線…

    這個時候還惦記狼后腿…

    劉半仙欲哭無淚,老子對你這么好,連兩條狼腿都舍不得給我吃,真是白眼狼啊。

    …….

    將守和劉半仙重新將木材堆好,李智勇這時也將灰白色巨狼撥皮抽筋,處理好。

    當劉半仙看到自己挑選的白色長劍,變成了烤狼簽子,原本潔白的刀柄和銀亮的刀身,已經被熏黑一片,無奈的嘆息一聲。

    好不容易挑選了一件稱心的武器,居然變成了這樣,燒烤簽子。

    將守看到劉半仙神色發黯,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等這次回聯盟里,你再去挑選一件!

    劉半仙點點頭。

    在李智勇燒烤的時候,將守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對劉半仙講了一遍。

    劉半仙聽后,眼神變得深邃,說道:“老大,看來九尾狐被殺,何局長和慕容天遇襲,都不是簡單的事情,越來越復雜了,后面很可能隱藏著更大的陰謀!(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