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31章 家的守護(萬更求訂閱。
    將守疑惑的看著二人。請百度搜-

    怎么同時驚呼起來。

    “劉義明,劉半仙,劉神醫,久聞大名!”墨鏡女人說道。

    雖然語氣熱情,但墨鏡依舊沒有摘下來。

    劉半仙眼神放光,伸出手與墨鏡女人輕輕握了握,說道:“我也是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沒想到在這里能見到你!

    墨鏡女人噗嗤一笑,似乎被劉半仙癡迷的表情逗笑了。

    將守卻開始納悶,光久仰,久聞了,就是不說名字,這是怎么回事。

    墨鏡女人看了一眼將守,繼續對劉半仙說道:“沒想到鼎鼎大名的劉半仙居然有老板,還如此年輕,這個玩笑開的有意思,我都信以為真了!

    劉半仙聞言,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認真的說道:“別,什么都可以開玩笑,唯獨這個不能開玩笑,這是真的!

    墨鏡女人神情一怔,心下暗驚,難道冷面青年真的是劉半仙的老板?

    這也太神奇了。

    知道眼前這個瘦高的老頭就是傳說中的劉半仙后,以為身手高強的冷面青年只是他的保鏢,二人為了出行低調,才互換稱呼。

    但看劉半仙表情嚴肅,一絲不茍的樣子,莫非這個冷面青年真是他的老板?

    這得是多厲害的人物,才能當劉半仙的老板,還能讓他如此信服。

    墨鏡女人剛想與將守攀談幾句,摸摸底。

    幾個身穿黑色西服,白色襯衫,也戴著墨鏡的男子,向著這邊跑來。

    其中還有一個身穿灰色西服,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的女人也快速的向這邊走來。

    “雨姐,你來的也太突然了,真是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贝鹘鸾z眼鏡的女人說道。

    墨鏡女人看著幾人,掩嘴低笑,說道:“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才能取勝。越是這樣危險的時候,越出人意料,才能最安全!

    將守忍不住又看向墨鏡女人,她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她遭遇什么威脅了?

    金絲眼鏡女人埋怨的看了一眼墨鏡女人,似乎為她大膽的行為感到不滿,但卻沒說什么。

    墨鏡女人扭頭又看向劉半仙,說道:“既然有聯系方式了,以后咱們就多多聯系,我先走了!

    說完,就率先向著機場出口走去。

    但是在即將走出機場時,墨鏡女人突然轉過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將守這個方向,嘴角微微上挑,似乎在對將守微笑。

    隨后大步走出出口,消失在視線當中。

    將守心下有些好奇這個女人,給自己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

    “老大,你可有福了!”劉半仙笑吟吟的說道。

    將守眉毛一挑,疑惑道:“有福?什么福?”

    “老大,你可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劉半仙諱莫如深的說道。

    將守搖了搖頭。

    “她叫張心雨,是當下最紅的國際巨星,她出演的片子,掃蕩了整個影視界大拿獎,粉絲更有億萬人,不知道每天有多少人為她徹夜難眠,魂牽夢繞。

    但她竟然看上老大了,你說是不是有福!”劉半仙羨慕的說道。

    將守像是看白癡一般看了一眼劉半仙,搖了搖頭,道:“我沒聽說過她,更沒覺得她如何漂亮?瓷衔?我看她是見我身手好,想讓我成為她的保鏢罷了!

    說完,將守徑直向出口走去。

    劉半仙笑吟吟的看著將守背影,一副“你不用說,我都懂的表情!彪S后抱起李智勇,小跑跟了上去。

    三人招了一個出租車,劉半仙說道:“柳家別墅區…”

    “先不回家,先去柳氏大廈!睂⑹卮驍嗟。

    司機應了一聲,就向著柳家大廈開去。

    劉半仙看著身旁的將守,心里瞬間明白了他的意圖,臉色不自然的猥瑣一笑。

    出租車停在柳氏大廈樓下,看著百層高的大廈,將守有些發愣。

    “老大,不進去嗎?”劉半仙問道。

    “這個…我忘記問寒冰在幾樓辦公了!睂⑹貙擂蔚恼f道。

    這還是將守第一次來柳寒冰工作的地方。

    “將守!”

    從大廈門里正走出一個穿著整齊西裝,體態魁梧的大漢。

    將守定眼一看,竟然是柳大軍的弟弟,阿力。

    “阿力,你也在這里辦公?”將守問道。

    之前曾經聽柳寒冰說起過,阿力一般都在天海市近郊的訓練場,不在城里辦公。

    阿力面露驚喜,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終于見到你了,自從與張家的決斗結束后,我經常去問冰冰你的消息,但她總說你很忙或是去外地了,沒想到竟然在這里見到你。

    我不在這里辦公,在訓練場,今天過來是拿個文件!

    將守微笑道:“確實,最近事情很多,我也是剛回來,想去看看寒冰,但不知道她在哪層辦公!

    阿力“哈哈”一笑,道:“走,我帶你去,我剛從冰冰辦公室出來!

    說完向著大廈里面走去。

    柳家是安保公司起家,對自家大廈的安保更是格外注重。

    每個進入大廈的人,都需要刷身份證,錄像,過安檢…

    大廈總共有99層,阿力帶著將守幾人進入電梯后,直接按下樓層。

    電梯飛快的向上升去,比聯盟大樓里的電梯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叮!

    電梯門打開,只見地面全部是淡黃色的地毯,大理石墻面,墻體之上還掛著不少油畫。

    在穿過幾道玻璃門后,將守遠遠看去,終于見到了他日思夜想,牽腸掛肚的佳人。

    柳寒冰的辦公室的墻壁是玻璃幕墻,沒有調節百葉窗簾時,外人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一切。

    此時,柳寒冰正在她的辦工作桌前看著文件,神情專注,幾縷烏黑的長發,散落在臉龐的周圍。

    阿力帶著眾人走到門口,剛想敲門,胳膊就被將守拉住。

    阿力疑惑的轉頭看去,只見劉半仙對著自己一直擠眉弄眼,使著眼色。

    阿力頓時心下恍然,暗罵自己笨。

    人家找自己女朋友,還用你通傳稟報?不會自己打電話嗎?

    沒打電話,直接就來,明顯是要給寒冰一個驚喜。

    你這推門而入,哪還有半分驚喜可言。

    阿力縮回準備敲門的手,一副我懂的表情,沖著將守微微一笑,就帶著劉半仙和依舊不醒的李智勇,向著另一個房間走去。

    將守在門口,看著寒冰認真的表情,一會兒皺皺可愛的瓊鼻,一會兒又用白皙的手撐著腦袋,似乎遇到了什么難解的問題。

    看著熟悉又美麗的容顏上,有了一絲疲倦,將守心中沒由來的一痛。

    隨即伸出手,就要扭開門把手。

    但轉念一想,伸出的手又縮回來了。

    隨即左右看看,只見身后的辦公桌上有一塊手帕。

    將守嘴角微微上升了一個弧度…

    這一段時間,為了緩解將守不在身邊的思念,柳寒冰就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作當中,試圖用繁忙的工作緩解對將守的思念。

    只是重新回公司后才發現,柳氏集團實力大增,行業版圖不斷擴大,業務量和項目竟然增加這么多!

    此刻柳寒冰證準備簽署一個收購計劃時,房門把守突然被扭開。

    柳寒冰兩條漂亮柳葉眉,頓時皺起。

    是誰這么沒禮貌,竟然連門都不敲就敢直接進來!

    當玻璃木門推開后,一個身影快速的閃進來,隨后又快速關上門。

    柳寒冰膛目結舌,美目充滿著驚恐!

    只見一個蒙面男人,沖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柳寒冰大叫起來!

    “救命啊,來人!快來…”

    蒙面人二話不說,瞬間沖到柳寒冰身后,身手就要去捂她的櫻桃小嘴。

    但柳寒冰也不是吃素的,看著捂向自己嘴巴的大手,二話不說,張開嘴,用力的咬去。

    “!”

    柳寒冰雙手緊緊握著來人的胳膊,聽到慘叫聲后,嘴巴更是用力,非咬下這個登徒浪子一塊肉不可。

    但…咦?

    這個聲音怎么這么熟悉?

    身上的氣味也這么熟悉?

    柳寒冰兇狠的表情頓時一僵,一個轉身,雙手抱向蒙面人的脖子,同時兩條小腿不停的蹦跶,發泄激動的心情,嘴上半哭半喊的說道:“嗚嗚嗚…你壞死了…離開這么久,也不知道給人家打個電話,回來了,竟然還…還嚇人家!”

    將守一臉發懵,她…她怎么知道是自己。

    空出的手摸了摸臉,這手帕明明還在臉上啊。

    正當將守還在疑惑,柳寒冰埋進將守胸膛里的小臉,梨花帶雨的抬了起來,玉手猛地一拉。

    手帕瞬間被扯了下來。

    柳寒冰抽了抽白皙又小巧的鼻子,一臉哀怨的說道:“你…你還蒙著臉,裝強盜,你什么時候學的這么壞了!”

    將守一陣無語,剛才只是想考驗一下柳寒冰的應急反應能力,沒想到…這么激烈!

    柳寒冰宣泄完情緒,想起剛才被自己咬的手。

    又低頭看去,溫柔的握住,輕輕的撫摸,嘴里小聲說道:“還疼么?”

    將守看著柳寒冰楚楚可憐的模樣,說道:“不疼!

    說完,雙手再次將柳寒冰擁入懷中。

    在這一刻,將守感覺自己擁有了整個世界,心中無比的滿足與快樂!

    柳寒冰微閉眼眸,一臉幸福的任由將守摟著自己。

    不知道什么時候,唐如嫣路過柳寒冰辦公室門口,看著二人相擁,面色微微一愣,心中泛起一絲酸楚和項目,臉上卻微微一笑,大步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良久…

    “老家伙,我們到哪了?”

    李智勇迷迷糊糊從沙發上坐起來,看著陌生的周圍,奶聲奶氣的問道。

    劉半仙白了一眼李智勇,說道:“小祖宗,我們都到天海市了!現在在柳氏大廈!”

    李智勇微微點點頭,啪嗒…

    小小的身體又倒下了…

    劉半仙一陣無語,自己都抱他一路了,累的兩個肩膀都疼。

    心里更是罵孫武,中午非要灌他喝酒,他說能喝兩瓶,就真的陪他喝兩瓶?

    房梁上掛牛尾,蹦起來吹!

    阿力看了一眼手表,又看了看外面暗下來的天空,說道:“時間不早了,我請你們去吃飯吧?”

    劉半仙活動了一下身體,點點頭,道:“我去看看老大怎么樣了!

    說完就向外面走去。

    在柳寒冰辦公室里。

    將守抱著柳寒冰坐在沙發上,互訴衷腸。

    依舊是柳寒冰在說,將守在聽,不時的發出幾聲嬉笑。

    將守溫柔的問道:“寒冰,剛才我臉上蒙著手帕,你怎么會突然知道是我?”

    柳寒冰幸福的一笑,靠在將守胸前的腦袋更是貼的緊了緊,柔聲說道:“你的衣服都是我洗,你的聲音就是刻在我心里的字,你剛才那么大聲的吼出來,我怎么會認不出你呢!

    將守聽完,心里更是一片感動。

    “鐺鐺鐺!

    三聲敲門聲傳來。

    柳寒冰喊道:“進來!

    劉半仙微微一笑,從門口面探出腦袋,笑嘻嘻的說道:“老大,我們去吃飯吧,雖然久別勝新婚…但…咱們吃飽了回家慢慢纏綿如何?”

    將守和柳寒冰一陣臉紅。

    這時二人才發現,現在還保持著曖昧姿勢…

    樓下停著一輛奔馳大g,是阿力的車。

    將守四人坐在車上,向著唐如嫣新開的火鍋店駛去。

    李智勇原本還在睡,但讓劉半仙一杯涼水澆醒…

    冷不丁被涼水一澆,李智勇瞬間清醒,驚恐的問道:“出什么事了?”

    劉半仙猥瑣笑道:“沒事,剛才下了點小雨,現在雨停了!

    李智勇白胖的小手拍了拍胸脯,道:“嚇死我了,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發大水了。

    咦?在辦公室怎么會有雨?其他地方怎么沒濕?”

    劉半仙斜眼看去,道:“你記錯了,我剛把你抱回來!

    李智勇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但心中總是覺得哪里不對勁…

    “寒冰,如嫣來嗎?”將守問道。

    柳寒冰在后面依舊靠著將守,溫柔的說道:“我跟她說了,她說忙完就趕過來!

    被放到行李箱的李智勇喊道:“阿力呀,快點開,我都餓壞了,一會兒我要吃午餐肉,羊腿肉,牛肉卷,腰花…”

    劉半仙坐在副駕的位置,瞥了一眼后面,暗道,吃貨…

    在火鍋店最大的包房里,火鍋已經沸騰,菜品也已經上齊。

    柳大山帶著桂叔這時也推開門,笑嘻嘻的走了進來…

    將守和柳寒冰一愣,隨即看向阿力。

    只見阿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低聲說道:“大哥給我打電話,我不小心說漏嘴了…”

    柳寒冰瞪了阿力一眼,隨后滿面笑容的說道:“老爸,桂叔,快來坐!

    并不是將守和柳寒冰不愿意讓柳大山和桂叔來。

    而是二人好不容易見到朝思暮想的人,還沒膩乎夠…柳大軍作為父親坐在一旁,倆人都有些拘謹。

    唐如嫣不多時也推開包房們,對大家打了一個招呼,便坐到空位上。

    柳寒冰笑道:“如嫣,就等你啦!可以開始啦!”

    眾人碰了一杯,一飲而盡。

    只是李智勇,在劉半仙的強烈要求下,只喝上了西瓜汁。

    席間,大家其樂融融的相互夾著菜。

    劉半仙也發揮當教授的本事,把蒙市,阻擊睚眥神獸的故事講了一邊。

    又把妖族領地的事情,又講了一邊。

    柳寒冰,柳大軍阿力,唐如嫣幾人,更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這…這個世界,真的有妖!

    看來以后對待動物,小貓小狗之類的時候,都要客氣一點,萬一人家哪天成為大妖,回來找你尋仇,可怎么辦。

    一頓飯吃的其樂融融。

    將守看著在座的所有人,心下不自覺的觸動起來,也許…這就是家的感覺,我將守,也是有家的人了。

    快要吃完時,將守突然想起什么,說道:“寒冰,最近喬家有什么動靜嗎?”

    柳寒冰一愣,大大的眼鏡一眨不眨的看著將守,問道:“喬家好久沒有動靜了,一點新聞也沒有!

    唐如嫣和阿力也看著將守,不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問。

    將守又問道:“喬媚呢?”

    柳寒冰搖了搖頭,道:“也一直沒她的消息,打她的電話也一直關機,也曾試過給她家去過電話,但喬家人卻說她出國學習了,我和如嫣還奇怪,怎么突然出國學習,連個招呼也不打!

    三個姐妹原本是誰也看不上誰,但自從綁架的事情發生后,幾個姐妹如同閨蜜一般。

    所以喬媚不聲不響的出國學習,讓柳寒冰和唐如嫣都覺得很奇怪。

    將守微微點點頭,看來喬媚一定是出事了,隨后對阿力說道:“最近市面可能要不太平,柳家別墅和辦公的地方,一定要多增加安保,防止出現意外!

    阿力點點頭,道:“將守,放心,明天開始,我加強別墅和柳氏大廈的安保!

    柳大軍此時發現了一些端倪,問道:“將守,是不是有什么事,你說出來,讓大家心里也有個準備!

    將守看了柳大軍一眼,微微搖了搖頭,道:“現在還不太好說,我還沒有徹底搞清楚,不過也無需太過擔心,這段時間我會一直留在天海市,但多加點人手,心里也更踏實一些!

    柳大軍點點頭,不再說話。

    將守又看向唐如嫣,說道:“如嫣,這段時間,你搬到柳家別墅和寒冰一起住吧!

    唐如嫣一愣,還有自己的事情?

    雖然不明白發生什么了,但看到將守表情如此嚴肅,一定有大事要發生。

    “好的,我一會兒回去就收拾一下東西!碧迫珂痰。

    其實這段時間,唐如嫣經常陪著柳寒冰一起住。

    只是這次不知道要住多久,還是要收拾一下才行,畢竟女人日常用的東西比較多。

    阿力這時臉色有些微紅的說道:“我…我陪你去吧,還能保護你!

    唐如嫣看了一眼阿力,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將守卻疑惑的看了阿力一眼,什么時候莽漢變得這么主動了?

    這時,劉半仙的電話突然響起,只見劉半仙看著來電顯示,臉色有些…(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