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33章 信件威脅(萬更求訂閱。
    李曉琳語氣頓了頓,仿佛在回憶那驚悚的往事:“像張姐這樣的巨星,少不了粉絲的追捧和送些小禮物。 例如粉絲喜歡吃的東西希望張姐也能嘗嘗,自己的照片希望得到張姐的簽名,又或者其他小禮物等等。為了滿足粉絲的愿望,我們會在官方網站和一些自媒體上留下公司的地址,供粉絲們郵寄東西。

    但自從官方網站公布巡回演唱會的計劃后,我們在粉絲的禮物中,就發現了一封白色的信封。

    這白色的信封很特別,外皮是完全的白色,一個字或是普通信封該有的郵票粘貼框都沒有。

    開口處,是一個圓形的紅色印尼封住的。

    當時我們就覺得很奇怪,在經過電子安檢,安保人員的檢查后,確認是信件安全的,我們才拆開看,但…但里面竟然是一封威脅信。但

    張姐的粉絲很多,數都數不過來,什么樣的人都有,并且,之前也收到過類似比較激進的信,所以也沒在意,直接就被銷毀了。

    但接下來,恐怖的事情就接連而至了。

    先是張姐演唱會彩排時,舞臺支架突然倒塌,雖然沒有傷到張姐,卻意外砸死三個工作人員。之后在現場檢查時,發現舞臺支架的螺絲竟然不翼而飛了。

    隨后,張姐的汽車又莫名起火,等我們到現場后,汽車除了鋼架之外,其他都變成了灰燼,但好在并沒有人員傷亡。

    又過了一段時間,在演唱會預演時,現場的工作人員,突然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沒多長時間就斷氣了。法醫鑒定的結果是,吃了帶有氰化鈉的盒飯所致。

    在第一次出現事故時,我們就報警了,但警方查詢半天,竟然一無所獲,半點線索都沒有。接二連三的意外,讓所有人都感覺到莫名的恐慌,警方那邊也是焦頭爛額。經紀公司擔心這些事情影響到演唱會門票小手,就安排媒體封鎖了這些消息。

    就在張姐第一場演唱會結束的當天晚上,我們吃完慶功宴,回到酒店時,在房間的床頭,又出現了白色信封,里面直言,之前的舞臺支架倒塌,汽車起火,還有工作人員中毒身亡,都是他做的,目的是警告張心雨,不要繼續開演唱會。如果繼續開巡回演唱會,他將取張姐的性命。

    因為之前三件事全部被封鎖,除了現場幾個人,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更不會一個人知道三件事情的全部。

    但第二封信種,清晰的寫明三件事情,所以我們斷定寫信的人一定就是兇手,并且在信中的字里行間,我能看出,兇手對生命的蔑視,對殺人的無所畏懼!

    劉半仙瞇縫著眼睛,手指不自覺的敲打起來。

    將守卻是無所謂的靠在最后一排,閉目養神。

    李智勇拿著劉半仙的手機,在打著植物大戰僵尸…

    “小李,把巡回演唱會所的城市名單,給我一份!眲胂烧f道。

    小李一愣,雖然不知道他要這個干什么,但也趕忙在身旁的包里掏了掏。

    不久便拿出一個文件,遞給劉半仙,道:“這個就是,你看看!

    劉半仙接過文件,仔細查看起來。

    片刻后,眼神一愣,問道:“怎么還有國外的演出?琉璃國?”

    李曉琳點點頭,繼續說道:“張姐可是國際巨星,經紀公司好不容易培養出張姐這樣的吸金搖錢樹,當然事要充分利用了。并且上一部電影,在琉璃國的票房還是很高的,經紀公司也是想在天龍國附近的幾個國家做一些宣傳,吸點鈔票!

    劉半仙說到琉璃國時,將守雖然依舊閉著眼睛,但眼皮明顯蠕動了幾下。

    “張心雨最近得罪過什么人嗎?”劉半仙問道。

    李曉琳搖了搖頭,道:“得罪人估計不大可能,因為張姐很忙,很少有人能與她私下接觸。你也懂的,明星都是吃青春飯的,人氣沒了,也就徹底完了,所以在當紅的時候,一定是會大撈特撈,工作都是一個接一個的,很少有閑下來的時間!

    劉半仙點點頭,道:“那就好辦了,如果是這種情況,對方八成就是沖著張心雨開巡回演唱會來的。但人家開演唱會,礙別人什么事了,好奇怪啊!

    李曉琳也連聲附和,道:“就是嘛,我們也覺得特別奇怪!

    “在琉璃國有多少人喜歡張心雨?”

    眾人一愣,皆是扭頭向后看去。

    此時將守已經睜開眼睛,淡淡的看著李曉琳。

    李曉琳轉了轉眼睛,想了想,說道:“應該也有不少,張姐因為長相漂亮,歌聲甜美,演技也非常棒,并且近幾年出演的都是國際大片,在西半球的幾個過家,都很有影響力!

    將守點了點頭,繼續閉上眼睛,不說話了。

    劉半仙皺著眉頭,一會兒看了看將守,一會兒又看看文件…

    眼睛猛然圓睜!

    心里暗道,不會吧,這也太陰暗了吧…

    汽車到達威斯頓大酒店,此時已經有兩名保鏢站在樓下等候。

    李曉琳,劉半仙幾人先下車,將守最后才慢悠悠的走下車。

    “哇!您…您是將守!”

    聞言,李曉琳奇怪的看向兩個保鏢。

    將守和劉半仙也是疑惑的看著驚呼的保鏢,難道他認識自己?

    將守點點頭,道:“我就是,我們認識嗎?”

    那兩個保鏢摘下墨鏡,一臉的激動,恨不得要給將守跪下一般,竟然說不出話來。

    半響后,其中一個保鏢,大口喘氣,似乎要平復一下心情,道:“我…我是柳氏安保公司的人,那次與張家的比武我…我也在,您…您簡直就是我心中的神,每天早晨我都向著1號別墅拜上三拜,希望能得到您的庇護!

    將守恍然,啞然失笑道:“哦,我知道了,敘舊以后有時間,咱們先把今天的事情處理了!

    保鏢激動的點點頭,立刻恭敬的擺出請的手勢,并開道走在前面。

    劉半仙“嘿嘿”一笑,雖然之前與張家的那場決斗,沒有親眼觀摩,但在天海市早已經傳遍,將守這個名字,是無敵的象征!

    趁著無人注意,劉半仙走到將守身旁,低聲說道:“老大,竟然碰到你的小迷弟了!

    將守白了一眼劉半仙,胳膊肘輕輕懟了劉半仙一下,一觸即離。

    劉半仙的身體瞬間變得筆直,腦袋和露在外面的手腳,猛的抽搐一下,隨后恢復正!

    還好只是懟了一下,要是再多一秒,劉半仙估計要直接倒再地上口吐白沫。

    恢復正常的劉半仙,驚恐的看著將守,心中暗道,老大玩電的水平,是越來越高了,胳膊肘都能放電…

    自從將守突破真龍綱要第二章,被天雷劈中后,就擁有了掌控雷電的能力。

    進入電梯后,電梯直奔樓層升去。

    將守目測,這個威斯頓酒店比柳氏大廈還要高,目測得超過百余層,真不愧為天海市唯一一座七星級酒店。

    威斯頓酒店是全球連鎖酒店,每個城市只建一個,每個都是當前世界最高級的。

    裝潢,安保,私密等等,無不是細致周全。

    而酒店的高度,位置,環境等,更是無可挑剔。

    電梯打開后,就能看到五步一個崗哨的保鏢,一直連通到客房門口。

    看來經紀公司為了張心雨的安全,沒少下本錢。

    客房大門是用厚重紅木打造而成的雙開木門,可以容納六個人并肩而入,非常寬大。

    當把守大門的兩個保鏢打開房門后,將守再次重新定意了豪華的這個詞語。

    只見入口處,是一個手繪的屏風,繪制著一條氣勢磅礴,威嚴無比的巨龍。

    繞過屏風,眼前的景象,給人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整個客廳是半月形結構,如同扇子般。

    所有墻壁,都是用防彈玻璃制作而成,每個玻璃都與十厘米厚,堅硬無比。

    人站在玻璃后面,可以看到整個天海市的全貌,眺望遠方,更可以看到海邊,波瀾壯闊,海闊天空。

    而客廳的裝飾,全部都鑲嵌著金邊,一條條唯美的條紋,既顯得金碧輝煌,又處處透露著典雅。

    一個長條沙發,兩個單人沙發,整齊的放置于西側的客廳中。

    而東邊,則有一個全身刷著白色油漆的鋼琴。

    鋼琴蓋半斜著敞開于頂部,既有文藝氣息,又不落入俗套。

    將守看著眼前的事物,心中暗道,這個客房估計就是總統套房了,是威斯頓酒店最好的房間。

    “將先生來了!

    一個無比美妙的聲音傳來。

    只見從電視旁邊的回旋樓梯上,正走下來一個頭發還沒吹干,身披浴袍的女人。

    女人鵝蛋的臉型,柳葉眉,細長粉嫩的嘴唇,白皙的肌膚,尤其是那雙大大的眼睛,透露出一種說不出的柔美。

    將守看著下來的女人,眼中有幾分熟悉,但卻想不起在哪里見過。

    女人雖然穿著浴袍,卻不暴露,看著將守疑惑的神情,笑嘻嘻的說道:“怎么,剛過了一夜就不記得我了?”

    將守恍然,這個女人正是昨天在機場遇到戴著能遮住半邊臉的墨鏡女人。

    雖然沒從相貌上認出,卻從聲音中認出了。

    畢竟這個女人的聲音如同她大大的眼睛一般,非常柔美,如同被修飾過一般。

    “張心雨?”將守問道。

    女人微微驚訝,但隨即釋然,道:“就是我,請坐下吧!

    周圍幾個保鏢看著二人的反應,直乍舌。

    張心雨還不認識?天海市到處都可以看到她的廣告!

    將守點點頭,就走到沙發旁坐下。

    劉半仙“嘿嘿”一笑,領著李智勇也走到沙發上坐下。

    只是李智勇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張心雨,目光呆滯,如同被抽了魂魄一樣,嘴角開始流著透明的液體。

    張心雨在三人對面搬了一個小板凳坐下,對著三人微微一笑,最后目光奇怪的看著李智勇。

    劉半仙看張心雨望向自己這邊,于是也看去…

    心里頓時罵道,小王八蛋,出門盡給老子丟臉了。

    隨后一巴掌拍向李智勇的腦袋上,讓他清醒清醒。

    李智勇被拍的一個趔趄,轉頭怒道:“老家伙,打我干什么?”

    劉半仙沒理他,轉而看向張心雨,道:“張小姐,又見面了!

    張心雨看著一老一少的舉動,掩嘴輕笑,道:“嗯,這么快又見面了!

    劉半仙繼續說道:“您請我們來是…”

    張心雨瞥了一眼面色平靜的將守,繼續說道:“想必李曉琳已經把最近遇到的事情與您二位講了吧?將先生的身手我是親眼見過的。我…我想請將先生可以保護我幾日,不知道將先生是否愿意?”

    劉半仙也看向將守,等著答案。

    這種事情,他可不敢替將守做主。

    將守表情嚴肅的點點頭,道:“你這次來天海市,用柳氏安保公司做護衛,于情于理我都有保證你安全的義務。放心吧,你不會有事的!

    在昨晚之前,將守還沒有如此底氣。

    現在真龍綱要已經突破了第二章,自身實力也上升到玄皇期,除非神位以上的大能,其他的人,將守還真不放在眼中。

    張心雨一愣,心下有些怪怪的,自己這樣的大美女,又是萬眾矚目的大明星,選你當保鏢,你應該高興,甚至榮幸才對,怎么還說的像是勉為其難一般。

    心下雖然有些郁悶,但不失禮儀的輕聲說道:“這個…好吧,非常感謝你!”

    隨后將守站起身,對認出自己的那個保鏢說道:“你叫什么名字?”

    保鏢一愣,語氣有些結巴的說道:“將…將大神,我叫白凱…”

    雖然長得人高馬大,卻是言語磕巴,底氣全無。

    張心雨聽著白凱的回答,面色一愣,表情甚是不解。

    白凱是她的保鏢隊長,當初用他時,張心雨還親自審查過,見他身材魁梧,氣宇軒昂,有當過幾年特種兵,這才選他保護自己。

    但怎么遇到將守,就如此怯懦,還叫他大神?

    將守不理會其他,繼續說道:“把酒店安保分布圖,和演唱會安保分布圖都拿給我看看!

    白凱應了一聲,就拿安保圖去了。

    將守皺著眉頭,看向四周,果然,客廳中布滿了針孔攝像頭,真的是360°無死角,所有攝像頭都連借著客房的另一個房間,也就是安保室。

    白凱拿著兩張安保圖回來,說道:“將大神,這是演唱會和這里的安保圖!

    此時,他還不知道如何稱呼將守。

    將大神?將老大?將總?還是其他什么。

    將守看著白凱,知道他不知道如何稱呼自己,于是說道:“白凱,你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先暫代你成為安保隊長,你可以暫時叫我將隊長,等執行完人物咱們再說!

    白凱尷尬的點點頭,表情十分有趣。

    將守一邊看圖,一邊說道:“通風道上的攝像頭有點脫線,你換一個新的,還有窗戶上的,應該是短路了,現在不通電了!

    剛才用升級版的“看”后,發現有兩個攝像頭線路有些毛病,電器中藍色的光線時隱時現。

    白凱一愣,心里驚訝,這些攝像頭可都是袖珍攝像頭啊,就算看到實物,也需要仔細檢查才知道問題。

    但將守只是隨意看看就能發現問題?

    雖然心中疑問,但也按照將守的意思去查看。

    在拿下通風口后,果然…

    袖珍攝像頭的前半部分,露出了鋼絲,后半部分有少許的脫落…

    白凱額頭冒汗,又趕忙走向窗戶攝像頭的位置,但拿在手上反復檢查,卻沒有發現包裹的膠皮和攝像頭有任何問題,于是用對講機問道:“總控制室,窗戶a5位置,是否能看清?”

    不一會兒,耳麥傳來:“報告隊長a5位置攝像頭損壞…”

    白凱心中巨驚,圓睜著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將守。

    這也太神奇了…

    將守倒是沒管白凱做什么,而是認真的看酒店的布局圖。

    張心雨拿起一杯紅酒,一會兒看看將守,一會兒又看看白凱。

    從將守的淡定,白凱的慌亂,她心下明白了一切。

    將守皺著眉頭,頭也不抬的說道:“白凱,做的不錯,該布置人手的地方都布置了,你再分配五個人,在下一層的通風口把守,如果有一絲響動,立刻報警!

    白凱額頭再次冒汗…

    他萬萬沒想到,將守竟然連如此細微的地方都察覺到了,也暗罵自己大意。

    眾所周知,密室中的暗殺,最難防的并不是電梯,樓梯,窗戶。

    而是通風道。

    很多殺手成功殺害目標,并安全逃脫,全靠通風道。

    由于酒店用的是中央空調,每個樓層都與這一層相連。

    雖然很多通風口都與這一個房間相連,但只要想傳送到這個房間,就一定會經過樓下一層。

    所以,只要把樓下的通風管道監視好,就能防止有人通過通風管道,進入總統套房。

    當將守把所有疑問都打消后,說道:“好了,所有人警戒,全部把通信器調整到自由語音,任何異動,大聲呼喊!

    白凱再次暴汗…

    一般保鏢的通訊器,例如耳麥,話筒之類的,都是按鍵對講。

    在無按鍵時,是自動關閉的。

    所以,很多武藝高強之人,就憑借著身手快速,不讓守為或保鏢按對講按鈕,而悄悄潛入。

    保鏢摔倒的聲音,慘叫聲音,包括利器劃破皮膚的聲音,都必不可免的會發出聲響,只要開著自由對講,就一定能發現有闖入者。

    過去同時自由對講,會出現雜音,而現在則不會。

    白凱立刻打開自由語音按鍵,道:“所有隊員聽令,從即刻起,所有安保人員通訊器材調整為自由語音,絕不可按鍵語音。電量不足的人員,立刻與我匯報,即刻更換設備!

    當做完這一切,白凱小心翼翼問道:“將隊長,您看還需要做什么?”

    將守抬起頭,微微一笑,道:“演唱會是哪天?”

    白凱道:“是后天!

    將守點點,道:“之前布置的演唱會安保全部取消,明天晚上的時候,我會臨時安排!

    白凱一愣,道:“這…這…這得問張小姐,所有的安保都必須要張小姐同意,才可以!

    將守眉頭一挑,轉而看向張心雨,問道:“你的意思呢?”

    張心雨眼睛直愣愣的看著將守,舉起酒杯,一仰頭,將杯子里的紅酒全部喝下,隨后站起身,道:“既然請了你,一切都由你做主!

    說完,用力放下紅酒杯,轉身向二樓走去。

    紅酒杯在碰觸桌面時,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將守疑惑道:“她怎么了?”

    劉半仙笑呵呵的不說話,而李智勇一邊撅著嘴,一邊說道:“老大,很明顯,這是生氣了!

    將守一陣無語,自己也沒惹她,生什么氣?

    “將隊長,還有一個事情…本來想今天跟張小姐商量,既然您來了,我就跟您說吧!卑讋P道。(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