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42章 門神何大山(今天先更一章)
    劉半仙所需要的藥材,上午由他的助理送了過來。

    這老家伙就開始在他的房間一直忙碌了起來。

    將守依舊是回房間修煉。

    “鈴鈴鈴…”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將守拿起電話,竟然是唐如嫣打來的。

    隨后接起電話,柔聲道:“如嫣,有什么事?”

    “將守,我們新開發的一個煤礦,今天上午死了一個礦工,原本礦井死人很正常,但這個礦工,死的卻非常詭異,表情呆滯,神情木訥,沒有一絲外傷。

    聽其他上來的礦工描述,他們在礦井中,突然聽到鬼哭狼嚎的聲音,十分嚇人,隨后,死的那名礦工沒有任何征兆的倒地,非常離奇!

    政府讓我們一周之內徹查,我現在已經把礦井封了,所有的礦工也不敢下井,局面對柳家十分不利,每天我們都要損失人力和租賃器械達千萬。

    并且我懷疑這是有人在背后搞鬼,繼續下去,我擔心其他幾個礦井也會發生類似的事情!碧迫珂痰穆曇羰纸辜。

    礦業都是按天來計算收益的,耽誤一天,就會損失很多的人力物力成本。

    開采一個礦脈,前期探測,談判等,至少需要三年時間。

    當合同簽訂,排污,安全等問題解決,可以開采時,則又過去了三年。

    所以開礦雖然利潤高,但時間成本,財務成本也是耗費巨大。

    作為集團總裁的唐如嫣,現在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如嫣,別著急,我現在就過去看看,你把礦區的地址發給劉半仙吧!睂⑹卣f道。

    “好的,你辛苦了!碧迫珂搪曇敉蝗蛔兊脴O低,似乎有些不想麻煩將守,卻又無能為力的感覺。

    將守掛上電話,推門走出房間。

    劉半仙此刻也在將守隔壁走出,手中拿著一粒黃帝丹。

    “老大,剛才唐如嫣給我發了一個地址,咱們現在要去那里?”劉半仙問道。

    將守點點頭,道:“是的,那個位置是柳家的礦脈,今天上午死了一個人,其他礦工們說在礦井下面聽到鬼哭狼嚎的聲音,現在紛紛不敢下井,搞得一片恐慌!

    劉半仙“嘿嘿”一笑,道:“看來他們動手了!

    將守笑而不語,向著樓下走去。

    白虎的鼻子很靈,劉半仙一出屋,就聞到了香氣。

    立刻搖著尾巴,走到樓梯口,眼巴巴的等著劉半仙下來。

    將守看著白虎的表情,無奈的搖了搖頭。

    幻化人形對于白虎沒有多大影響力,關鍵是朱雀,他如果再不幻化人形,就會被朱雀嫌棄…

    畢竟沒人愿意牽著一直老虎上街,以及和帶著毛刺的舌頭…接吻。

    劉半仙走到白虎身旁,拍了拍圓圓的虎頭,說道:“好好在家守著,不能讓家里出現危險!

    白虎趕忙用力的點了點頭。

    看著白虎乖巧的神態,展開手掌,一顆金黃色,散發著花香的黃帝丹,安靜的躺在掌心。

    白虎二話不說,伸出粉紅的舌頭,輕輕一挑,黃帝丹立刻進入腹中。

    隨后白虎興奮的走到客廳角落,繼續打起盹來,希望一覺醒來,自己就可以…嘿嘿…

    將守看著白虎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隨即轉身又上樓去。

    片刻功夫,便拿著一套t恤加短褲,走了下來,拋給了白虎,道:“一會兒穿這個!

    白虎看著面前的嶄新的衣服,激動的用厚厚的虎掌拍了拍,放在了身下,幸福的閉上了眼睛。

    “老家伙!你們要去哪里!”李智勇這時從客廳的沙發上站了起來。

    劉半仙笑道:“出去玩,你去不去?”

    李智勇立刻興奮的喊道:“當然去,出去玩怎么少得了我!”隨后跑到劉半仙身邊,仰起頭,繼續問道:“咱們去哪里玩?”

    劉半仙諱莫如深的說道:“跟我們走不就知道了!

    說罷,三人向著門外走去。

    依舊是劉半仙開車,李智勇坐副駕駛,將守坐在后面。

    汽車飛快的向著礦區駛去。

    看似很近的距離,在快接近目的地的時候,道路竟然變得坑坑洼洼的,劉半仙所開的又是轎車,底盤更是一個勁的蹭著路面。

    “老家伙,這個汽車一會兒不會報廢了吧?”李智勇有些擔憂的說道。

    劉半仙此刻也是一個頭,兩個大,他雖然給礦老板看過病,但畢竟沒接觸過礦業,沒想到去礦山的路竟然這么難走。

    “放心吧,這個車畢竟寶馬的頂配,壞不了,但以后還是備一輛越野車才好!眲胂烧f道。

    將守的屁股都被顛麻了,眉頭也是不自覺的皺起。

    兩個小時后,滿身泥濘的寶馬汽車,停在了煤礦圍欄附近。

    在煤礦的大門口周圍,正蹲守著不少人,有記者,礦工,還有穿襯衫打領帶的工作人員。

    只見記者拿著麥克風采訪蹲在地上的礦工,而打領帶的工作人員則是阻攔。

    將守看著人群,立刻說道:“先不要過去,我們悄悄翻進去!

    劉半仙立刻會意,將車轉了一個彎,停在了路邊。

    柳氏煤礦在天海市的遠郊,距離天海市市區有近二百公里。

    礦區周圍是一片布滿煤渣的黑色空地,空地之上有幾堆被碼放好的碎石山和煤渣山。

    幾個排污機器安靜的立在平地之上,運煤的貨車也停在礦區臨時修建的土路上。

    看來正如唐如嫣所說,整個煤礦的運營已經停止。

    將守環視一圈,整個礦區都被鐵絲網圍起,防止陌生人闖入。

    隨后,三人趁著門口人群混亂,沒人注意到這里,悄悄翻入礦區里面,向著中央深處走去。

    剛進入礦區,將守就感到有股陰風吹來,夾雜著很多氣息。

    看來這里的靈體式神不止一個人的。

    繼續向里面前進,一個木制搭建的礦洞口,出現在前方。

    因為是新的礦區,所以目前只有一個礦洞。

    將守向洞內看去,果然,一股股烏黑的陰氣,從洞口飄散出來。

    隨即讓劉半仙和李智勇守再洞外,他一人進入礦洞。

    進入到礦井內部,周圍并不黑暗,每過幾米就會有一個探照燈出現,照亮周圍的一切。

    并且在礦道的中央,有鐵軌,這是為了方便運煤車拉煤。

    將守繼續向著下面走去。

    “呼…”

    又是一陣陰風,將守透過墻壁,竟能看到四五個黑色的影子,在里面來回游蕩。

    將守瞇縫著眼睛,這幾個靈體式神是非常低級的那種,隨后沒再往前走,反而躡手躡腳的原路退了回來。

    看著將守剛進去怎么就出來了,劉半仙疑惑道:“咦?這么快?都解決完了?”

    將守搖了搖頭,道:“下面有四五個靈體式神,是非常低級的那種,你修為已經道玄武階段了,去展露一下拳腳,但不要用三昧真火,下面是煤礦!

    劉半仙一愣,有些不明白將守的意思,他現在雖然修為提升的很快,已經到達了玄武階段前期,但從未實戰過,心下正在猶豫。

    將守繼續說道:“李智勇就不要去了,另外不要全部殺死,留一個讓它逃跑!

    劉半仙看了看將守,不太明白他想做什么,但既然命令已經下了,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去了。

    隨即手腕一翻,一柄雪白的長劍出現在手中,正是何大山送他的昆侖劍。

    劉半仙雖然修為達到了玄武階段,但依舊拔不出昆侖劍,此時雙手緊緊握著劍鞘,壯著膽子,再次看了將守和李智勇一眼,一咬牙,便向著礦井內部走去。

    雖然他之前經歷過比這要危險,復雜的戰斗,但卻從未一人獨自面對過什么異獸,往往是將守主戰,他只負責輔助,毀尸滅跡,打掃戰場的工作。

    這次讓他獨自面對,心一下自就被提了起來,甚至有些慌張。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將守和李智勇都有些犯困了,洞內突然傳來一聲暴喝:“不要走!”

    “唰!”一個黑影從洞內飛了出來。

    將守眼尖,那是一個如同正常人般大的骷髏頭,看到它即將要飛遠時,大喊道:“何局長,不要放過它!”

    李智勇也喊道:“何大山,干掉它,別讓它跑了!”

    哪知聽到何局長和何大山的名頭后,黑影在空中的身體猛然顫動了一下,險些掉下來,隨即更是飛一般的向遠處遁去。

    這時劉半仙瘦高的身體,才從礦井內出來。

    看著劉半仙,李智勇小臉頓時漲紅一片,就連平日里寡言少語的將守,也有些忍俊不禁。

    只見他臉上布滿黑色的污痕,原本潔白的衣服,更是破爛不看,烏黑一片,唯獨他手中的昆侖劍,通體雪白,沒有沾染一絲煤漬。

    劉半仙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滿面猙獰,再配上他臉上黑一塊白一塊的樣子,很像個魔鬼。

    “老大,按照你說,干掉了四個,放走了一個!眲胂善綇土艘幌录拥男那。

    將守笑著點點頭,也不說話。

    李智勇終于憋不住了,“哈哈”大笑道:“老家伙,你可太逗了,老大讓你去殺靈體式神,你怎么搞得像是去挖煤了?哈哈哈…”

    劉半仙滿不在乎的笑了笑,隨后挺起胸膛說道:“畢竟是第一次單獨實戰,總會有些手忙腳亂嘛。但總歸是戰績喜人,我一次斬殺四個靈體式神,如果不是老大讓放掉一個,就是五個靈體式神!

    劉半仙到底是老江湖,面對擠兌和嘲諷,沒有半分羞愧,反而坦然的自夸起來。

    李智勇計謀沒得逞,嘟著小嘴,瞥了劉半仙一眼。

    劉半仙看向將守,問道:“老大,我剛才在礦井內聽到你喊何局長和何大山,這是什么意思?”

    將守沒有直接回答,道:“這里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上車再說!

    隨后三人按著原路,返回寶馬車中。

    而在距離礦井十幾公里的地方,有個臨時搭建的平房。

    平房內有五個人,其中四個滿口鮮血的躺在地上。

    剩下的那個,滿頭大喊,眉頭更是擰成了一個疙瘩,手中結著一個手印,面色十分緊張。

    當平房的窗口閃過一道黑影,進入那人的身體后,他如同虛脫一般,癱軟在地上。

    他環視一圈周圍,看著同門的師兄弟已經全部躺在地上,口吐鮮血,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掏出一個手機,撥了出去。

    電話接通后,那人開始用琉璃國的語言說著什么,但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一聲呵斥。

    “小左三郎,不是跟你們說過,在天龍國就要習慣用天龍國的語言,只有靠近他們,融入他們,我們才能完成這次門主交代給我們的任務!重新說!”電話另一頭的聲音非常大。

    “是,對不起長老,以后一定用天龍國語說。匯報長老,這次任務失敗了,四個弟子的靈體式神被殺,只剩下我逃回了本體!毙∽笕烧f道。

    “嗯?怎么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是柳家的將守嗎?”電話另一頭說道。

    “長老,不是,而是一個瘦高的老人!毙∽笕苫卮。

    “哦?瘦高的老人?他自報姓名了嗎?”長老繼續問道。

    小左三郎回想起自己的靈體式神出洞那一刻,礦井洞口似乎有人大喊他的名字,于是說道:“他沒有自保姓名,一出現就攻擊我們,但在礦井洞口等候他的同伴,叫他何大山,何局長!

    “什么!”電話另一頭傳來一聲驚呼。

    “你再說一遍,確定喊的是何大山,何局長嗎?”

    小左三郎心里驚訝,雖然不明白長老為什么如此震驚,但卻依舊肯定的回答:“是的,長老!

    電話另一頭如同自言自語般,說道:“怎么會是他,他跟柳家有什么關系?”

    小左三郎沒敢掛電話,而是繼續舉著電話,聽長老還有沒有其他吩咐。

    半響后,長老的聲音再次傳來:“他拿的什么武器?”

    “是一柄白色的長劍?”小左三郎回答。

    “怎么會用劍?他應該是用刀的!”長老有些不可置信。

    “我也有一些奇怪,他用長劍的感覺有些像用刀,一直在砍,并且整個過程他都沒有拔劍!毙∽笕苫叵肫鹄先藳_入礦井的景象。

    “哦,是這樣!遍L老語氣有些釋懷。

    “小左,你立刻讓準備襲擊柳家的門人,全部撤回,一個都不要留下,在酒店里等我的命令!遍L老覺得這件事情很蹊蹺,在沒有完全搞明白柳家和何大山之間的關系之前,他不想輕舉妄動,惹一些沒必要的麻煩。

    “好的,我現在就安排撤離!毙∽笕苫卮。

    隨后掛斷了電話。

    此時周圍的同門師兄弟,已經漸漸恢復,有兩個已經能站起來來了。

    “把重傷的扶起來,我們先回酒店待命!

    小左三郎說完,就率先出門,向門口的mvp車走去。

    將守三人哼著小曲,心情極度放松,向著柳家別墅區駛去。

    將守已經發微信告訴唐如嫣,危險已經解決了,讓她善后。

    劉半仙則是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笑呵呵哼著蘭州小調。

    “老家伙,你個騙子!分明是來解決麻煩,非跟我說出來玩,滿地的煤渣,你玩煤渣?”

    李智勇大大的眼睛對著劉半仙一個勁的翻白眼。

    劉半仙聽到李智勇的抱怨,也不生氣,一邊哼著歌曲,一邊說道:“你天天待在屋子里看動畫片,對眼睛不好,好心帶你出來透透氣,散散心,還落個埋怨!

    李智勇一副“你就騙我吧”的表情,不再說話。

    劉半仙今天很開心,第一次面對敵人,還是琉璃國的式神,竟然獨自斬殺了四個,太有成就感了。

    過去在阻擊睚眥,在妖族領地撕殺,最后的人妖大戰,他主要都是輔助將守,從未獨自一人面對過什么妖獸或強敵。

    這次讓他獨自一個人面對,并且旗開得勝,心中更是信心大漲。

    隨后如同想起什么事一般,看著后視鏡,問道:“老大,剛才究竟怎么回事?現在總能說了吧?”

    將守半瞇著眼睛,微微一笑,道:“陰陽門的人來天龍國做事,一定做過調查,對隱士聯盟,包括天龍國修煉界的其他門派和世家,都有過了解,知道何大山就是隱士聯盟總局的局長,修為深不可測。

    所以,與其我們在這里提防陰陽門的突然襲擊,不如借助何大山的威名,讓他們不敢主動招惹柳家,甚至調查我和隱士聯盟,何大山之間的關系,我們加入隱士聯盟太晚,他們不一定知道我們新成立的七局,但仔細調查,就會了解一切。

    你和何大山身材和年紀相似,所以借用你,來客串何大山!

    “老大,你真的太高明了!現在我算是明白了,你這是讓何大山當門神!”劉半仙恍然。

    將守笑了笑,繼續靠在后座,閉目養神。

    如果此刻劉半仙知道將守另一個計劃,便會更為吃驚和震撼!(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