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48章 昆侖墟秘聞
    劉半仙站在山腰的一處涼亭,眺望遠方,幽幽的開口道:“眾人只知道我曾祖父厲害,卻不知道所創造的輝煌成就,皆是因為昆侖劍的神威,而不是自身的修為。在我曾祖父仙逝后,昆侖劍又傳給了我的祖父。

    我的祖父卻醉心于家傳的藥典,并非修煉功法。年過五旬,連玄武階段的修為都沒能達到,徒有一柄神兵,卻無法發揮它的威力,更不用說行走修煉界,保護家族了。

    我的家族似乎就天生不是修煉的材料。

    隨后,不幸的事情也降臨道我的祖父身上。

    昆侖劍的秘密卻漸漸被修煉界的人發現。俗話講的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從那時起,很多修煉界的人,開始覬覦曾祖父的昆侖劍。家里時常能收到恐嚇信,飛刀,子彈等等,威脅我們交出昆侖劍,否則要滅祖父滿門。

    最后祖父被逼無奈,只能將這柄昆侖劍,交給了當時隱士聯盟總局的局長,由他來保管。這件事情,當時還引起了修煉界極大的轟動。但歷代隱士聯盟總局的局長,都是修煉的大能,雖然他們心中不甘,卻不敢找總局局長討要。

    自此,昆侖劍就被歷代隱士聯盟總局局長保存,直到前些日子,何大山將它重新交給了我!

    將守和李智勇心中有些感概,沒想到昆侖劍竟然有這樣的來歷和威力,更沒想到劉半仙的家族與昆侖劍之間,還有這樣的淵源。

    但劉半仙已經達到了玄武境界,距離玄皇也緊緊是一步之遙,但為什么到現在,也還拔不出昆侖劍?

    劉半仙似乎知道將守在想什么,幽幽道:“剛開始我有些不理解,因為昆侖劍并沒有因為修為低而拔不出的情況。但是現在,我倒是有些理解,何大山擔心我步祖父的后塵,在昆侖劍上施加了法術,只能等我的修為高到別人無法搶奪,窺探,才能拔出昆侖劍,這也是為我的安全,更是為了九龍圖任務的順利執行而著想!

    將守走到劉半仙身旁,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隨即想到剛才劉半仙所說的天降閃電,擊碎惡魔之門的事情,也仰頭向天空看去,喃喃道:“真的有神嗎?他在守護著這片凈土?”

    劉半仙平復心緒后,又變會猥瑣的模樣,道:“老大,之前的傳說,只是我在家族族譜里看到的,根據其描述,我也感覺曾祖父的經歷非常玄妙,很是匪夷所思。所以不能排除我曾祖父有夸大炫耀昆侖劍的成分。我也曾一度對昆侖墟感到好奇,經常關注這里的新聞,我這里還有個傳說,跟我曾祖父經歷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樣,你要不要聽聽?”

    將守道:“說吧,讓我們也長長見識!

    劉半仙臉上立刻有了一絲傲然的神色。

    他很喜歡別人向他請教問題,顯得他知識淵博又權威。

    當然,他講故事的水平也是非常高,咳了咳嗓子,繼續說道:“傳說,在天地初開之時,創世女神西王母,就曾住在這昆侖山中,鎮壓著同樣對人間充滿貪婪欲望的魔族。在昆侖山中的某個深谷里,就有通往邪惡秘境的惡魔之門。

    惡魔之門的傳說,在昆侖山的牧民耳中,早已經不是秘密,所以你看山腳下的那些牧民,哪怕是山腳外圍的草被吃光,他們也絕不踏入昆侖山深處的草料肥美之地!眲胂梢贿呎f,一邊指向不遠處的山腳。

    那里有幾個牧民在放羊。

    “在幾十年前,有一個牧民在牧,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馬群竟然受驚了。百余匹駿馬,向著昆侖山的深處跑去。

    牛羊馬匹,對于牧民而言就是生命,沒了它們,日子都無法過下去。那個牧民無奈之下,也只能追著馬群跑進深山之中。

    但他萬萬沒想到,在馬群停留的深谷中,竟然憑空出現了一扇虛空大門,橢圓形,邊框閃爍著綠色的亮光…

    他被眼前的景象嚇壞了,趕忙驅趕著平靜下來的馬群,向著深谷外面跑去,好在返回途中并無兇險。

    之后,他把發現惡魔之門的事情匯報給了當地的政府。相關部門高度重視,組織和派遣百余名科考隊員,來到這里進行搜索和調研,試圖尋找到牧民口中的惡魔之門,并證實有魔族的存在。

    在科考隊搜尋的過程中,他們突然與基地失聯了,百余人竟然無緣無故,沒有半分征兆的失蹤了。

    百余人失蹤可不是小事,整個縣城都關注著此事。但索性那時的媒體還不發達,擴散的范圍還不是很廣,所以沒有造成大范圍的轟動。

    于是鄉鎮派出數百人的搜救隊伍,進山尋找,甚至連當時非常稀少的直升飛機,也調用了三架,整整搜尋了數月,但卻一無所獲。

    正當眾人搜索無果,幾乎要放棄時,一個牧民,在昆侖墟某個山腳下,發現了科考隊的百余具尸體。

    他們全部都是衣著整齊,神情驚恐,手指南方,雙目圓睜,如同看到了什么非?膳碌臇|西一般。

    隨后鄉鎮組織人手,將科考隊員的尸體運回做了尸檢。

    尸檢的結果更是讓人匪夷所思。

    科考隊員百余具尸體,沒有一人身體有外傷或者有中毒的跡象。甚至腹中還有不少殘留的食物,這也說明他們既不是餓死的,也不是凍死的。

    死亡的原因,到現在都是一個謎團。

    最后因為事情太過于詭異,鄉鎮為了不造成大范圍的影響和轟動,最后封存了檔案,對殉難者的家屬安撫后,就不了了之了!

    這時一個微不可聞的聲音響起。

    “沒文化…”

    將守斜眼看去,是李智勇,他已經連續兩次低聲嘲諷了。

    一次是幻月派出現神圣體質,一次是昆侖山出現惡魔之門。

    “將老弟,你怎么在這里!”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將守轉身看去,竟然是古思成,周圍還跟著十幾個五局的成員。

    “古大哥,我沒什么事,出來轉悠一圈,看看風景!睂⑹匦Φ。

    古思成給了將守一個大大的擁抱,說道:“將老弟是第一次來昆侖山?一個多月沒見了,想壞老哥哥了。明天修煉界大會就要開始,我帶人在周邊巡視,明天別出什么紕漏。會場你去過了嗎?”

    將守搖了搖頭,道:“還沒去過呢!

    “那正好,跟我一起去看看!惫潘汲傻。

    隨后三人跟著古思成,繼續向著山上走去。

    在路上,古思成問道:“老弟,聽你局里的張媛媛說,青年比武你沒有報名?”

    “是的,我修為這么低,去了反而會丟臉!

    將守不想公開自己的修為,低調點還是好的。

    古思成笑了笑,道:“哎,看來這些年,世家也好,門派也罷,都積蓄了不少的實力,這一代培養的年輕人,竟然在二十幾歲,就能達到玄皇境界,比我的修為都要高了,真是太可怕了!

    將守點頭附和,道:“嗯,是挺可怕,據說還有神圣體質的人,叫幻羽!

    “嗯,我也聽說了,千萬年才會出現一個的神圣體質,要不是這次修煉界大會傲云世家把九龍圖拿出來作為獎勵,各家都派出最優秀的青年,我還不知道他們都隱藏的這么深。

    但我還是覺得有些奇怪,這一代的年輕人好像格外的強,比前幾代人,都強上不少。想當年慕容天在青年比武得過第二名,被何大山一眼看中,收入了隱士聯盟,但那時他也才到玄武階段的初期!惫潘汲蛇駠u的說道。

    將守點點頭,算是回應了古思成,隨即話鋒一轉,問道:“古大哥,關于九龍圖,你了解嗎?”

    古思成沉思一會兒,道:“九龍圖算得上是修煉界最神秘的東西了,每個世家和門派,包括各類修煉之人,都渴望找九龍圖,它分為九張,但具體有什么作用,我就不知道了!

    將守聽完,心里暗道,看來古思成知道的信息,還沒有自己多。

    這個九龍圖確實無比的神秘。

    二人一邊走,一邊聊天,原本很長的路程,也感覺沒用多長時間。

    途徑山道時,遇到了三處哨卡,都是一局的人,看著他們的內丹,都是玄修階段以上的人,他們也都見過將守,紛紛行以軍禮。

    看來對修煉界大會的安保等級,一局是非常重視的。

    當將守跟著古思成繼續向上走,走到山峰頂部時,眼前的一切讓他心中十分驚訝。

    只見山頂處是帶點斜坡的天然空地,山腳下看著細小而又陡峭的山峰,竟然寬闊到足可以容納數萬人。

    在空地的中央,是一個用石頭打造的石臺,很像古代的比武擂臺,只不過要更大,更堅固。

    也許是因為修煉人的功法范圍比較大,威力比較強的原因吧。

    “將老弟,我們去那邊看看,明天會有很多門派,在那里售賣各種靈器和丹藥!惫潘汲芍钢鬟呎f道。

    順著古思成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能看到如同展會一般,豎向三列的展位。

    此時每個展位的上面是各個門派或世家的牌子,有崆峒靈器,黃旗世家,逍遙藥鋪…

    看來這些展位已經被他們提前拿下,就等明天開會售賣了。

    當穿過展位后,前方又出現一個非常大的圓形空地,空地的中央擺滿了椅子。

    而最靠里面的位置,有個演講臺和一張長條的檀木桌子。

    “將老弟,這個就是明天拍賣的地方,所有修煉界的人都可以參加,如果你有東西想要賣,只需要經過拍賣師的評估,價值得到肯定,就可以當眾拍賣!惫潘汲烧f道。

    將守點點頭,他對這個不太感興趣,更不懂丹藥,草藥之類。

    隨即看向劉半仙,只見這老家伙瞇著眼睛,笑瞇瞇的看著拍賣場,明天這里將是他的主戰場。

    “錢都準備好了嗎?”將守走到劉半仙身邊低聲問道。

    “老大,你放心吧,我敢肯定,在修煉界,咱們是最有錢的。光唐如嫣給咱們的現金,就有六十億,外加還有四大銀行的本票,估值也有個幾十億!眲胂烧f道。

    將守點點頭,不說話了,只要劉半仙覺得沒問題,就沒問題。

    他從來不愿意在金錢上,什么丹藥材料上面費心思,但這些恰恰也是劉半仙最擅長的。

    此時在山頂之上,不少三局的人,在打掃著場地。

    “古大哥,這個大會要辦幾天?何局長來嗎?”將守問道。

    “三天吧。何局長來不了,這次主持大會的是慕容天!惫潘汲苫卮鸬。

    將守點點頭,看來何大山外出辦事,還沒有回來。

    一個多月的時間,沒有何大山的半點消息。

    當眾人回到酒店時,天色已經黑了,三人就在酒店的飯廳,隨便吃了點東西。

    將守一邊吃,一邊有意無意的看向不遠處幾個身穿苗疆服飾的女人。

    “老大,你認識?”劉半仙看將守總向那邊看去,不禁奇怪的問道。

    將守搖了搖頭,道:“不認識,只是覺得他們穿的有些怪異!

    其實在他心里,一直覺得這些苗疆服飾很熟悉,很像在升龍洞中見到的八個老人之一。

    有個老太太當時也穿著一身著苗疆服飾,尤其是頭飾周圍的銀質裝飾,很是奇特,與普通的苗族服飾不大一樣。

    頭飾的周圍,掛滿了毒蟲墜子,有蜈蚣,毒蝎,蟾蜍等,還有一些將守認不出的毒蟲,這些在普通的苗族服飾中是沒有的。

    此刻在不遠處吃飯的幾個苗族人頭上,戴著正是掛滿毒蟲吊墜的頭飾。

    “服務遠,有沒有清酒?”一個男人喊道。

    將守聞聲看去,只見一個矮胖的男人,在包房門口對服務員說道。

    他瞇縫著眼睛,看著他不說話,很顯然,他是陰陽門人。

    隨即透過墻體,向著里面看去。

    只見足可容納二十人的包房,坐滿了西裝革履的人,而為首的,正是與他打過一個照面的人!

    “劉半仙,李智勇,你們快點吃,我們遇到熟人了!睂⑹氐吐曊f道。

    劉半仙心里明白,這是遇到仇家了,扭頭看著李智勇,只見他依舊是不緊不慢的夾著一個雞腿,先是把雞皮剝下來,再把肉分解,然后一點點的送進嘴里…

    劉半仙頭上閃過幾根黑線后,直接拿起李智勇的碗筷,開始快速的喂他吃飯。

    結完賬,三人直奔將守的房間。(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