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49章 修煉界大會1(北京近期組織書友活動)
    進入房間后,劉半仙關好門,問道:“老大,是什么人?”

    將守坐在沙發上,說道:“陰陽門十大長老之一,小天中郎。我在接喬媚離開喬家時,與他過過招。實力應該在玄武階段后期吧!

    劉半仙點點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道:“看來他們已經在這個酒店住下了,明天的大會八成也會出席的!

    “嗯,既然他們來了,就別讓他們空手而走了!睂⑹卣f完,嘴角微微上挑,看了劉半仙一眼。

    二人相視一笑。

    第二天一早,將守、劉半仙、李智勇、張媛媛、白虎和朱雀,準時出門,坐上早已經準備好的汽車,向著修煉者大會的山頂駛去。

    沿路路過哨卡,將守看到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個請柬,每過一個哨崗就會蓋個章,如果第二個沒有第一個哨崗的章,就會禁止入內,也就是說所有人想要登上山頂,手中的請柬必須要有三個章,也是為了安全起見,防止有人渾水摸魚。

    將守看著窗外排著長長的隊伍,皺眉道:“只有萬人嗎?我感覺人數要有一萬以上?”

    張媛媛道:“原本根據過去幾屆的參會人數,預計是五六千人,聯盟里為了穩妥起見,做的是萬人規模。但哪知,昨天下午,陸陸續續又來了不少人,很多都是從邊遠地方,不遠萬里趕來的修煉人,一局不好拒絕,又加訂了不少請柬,目前參會人數至少要一萬五左右!

    將守微微點點頭,喃喃自語道:“沒想到,修煉人竟然這么多!

    劉半仙“嘿嘿”一樂,說道:“修煉人雖然多,但是能進入玄位的,也就十分之一不到。能進入玄皇境界的,更是少之又少。不少修煉的人,結成內丹,壽命翻倍后,就不再勤于修煉,畢竟修煉之路,既辛苦,又需要正確的門路和補藥,并非人人都可以的!

    將守所坐的汽車,是隱士聯盟內部的汽車,所以不用檢查就可直接開到山頂。

    到達山頂時,已經有七輛汽車停在了停車場。

    張媛媛環視一圈,道:“老大,看來除了慕容天外,其他幾位分局局長,已經到了!

    修煉界大會,只有隱士聯盟的車可以開到山頂,另外有兩個居中調度的車輛。

    其余車輛,都不允許開到山頂。

    公孫瑾這次沒有來,依舊在聯盟里守家。

    將守點點頭,遠遠望去,就看到慕容飛雪和其他幾個分局局長站在門口,迎接著各大門派和世家的人。

    慕容天現在已經升任總局的副局長,并且擔任著這次大會最高組織者,身份尊貴,絕不會提前到,估計要踩點,或是晚到個十分八分。

    “將老弟,你來了!”古思成看到將守眾人走來,熱情的打著招呼。

    將守笑著回應道:“抱歉,來晚了!

    韓文鵬接話道:“不晚,不晚,是我們來早了,現在才八點,九點才正式開始呢!

    李傲宇性格內向,對著將守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張瑞文說道:“這就是將局長剛招收的兩個英才吧,果然氣質不凡,人中龍鳳,好眼光!”

    將守扭頭看了看身后的白虎和朱雀,笑道:“哪里,張局長謬贊了,這位是朱雀,另一個是白虎!

    朱雀面色冷淡,仿佛除了將守外,誰都不放在眼里。

    而白虎卻是一臉的憨態,對著眾人笑了笑。

    “將局長真會選人,竟然選了一個美女進入局里,實在是讓人羨慕!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

    將守無奈的看著慕容飛雪,自己并沒有得罪她呀。

    難道是因為沒有和她第一時間打招呼?畢竟還有其他分局局長在,又不是她一個人。

    “飛雪就別取笑我了!睂⑹匦Φ。

    “美女不能加入隱士聯盟嗎?之前加入聯盟的女人都很丑嗎?”朱雀竟然皺著眉頭,詳裝著疑惑和不明白。

    “你!”慕容飛雪瞪著大大的眼睛,竟然被神經大條的朱雀,噎的說不出話來。

    白虎更是呆頭呆腦的在旁邊附和:“丑不丑不知道,但你是最漂亮的!

    “哼!”慕容飛雪被這二人直接氣的轉身向會場里面走去。

    “嗯?她怎么了,我說的不對嗎?”白虎一臉無辜的撓了撓頭。

    周圍所有人都被這對活寶,逗得“哈哈”大笑起來。

    “是將局長嗎?”將守身后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轉頭看去,一個矮胖的中年人,身后帶著五個西裝革履的馬仔,笑著向自己打招呼。

    “小田中郎先生!睂⑹孛鎺⑿,回應道。

    “上次的事情真是個誤會,險些釀成大錯,我為上此的莽撞,道歉!毙√镏欣烧f完,對著將守鞠了一躬,又伸出短粗的手。

    將守微微一笑,也伸出手,與小田中郎相握,又迅速分開,客氣道:“沒關系,不打不相識,既然認識,大家以后就是朋友了。

    哦,對了!我偶然間在喬家人嘴里聽到,小田中郎先生這次是奉門主安倍晴日之命,來天龍國尋找九龍圖的吧?如果有什么需要,請中郎先生盡快吩咐!

    周圍分局局長,路過的行人,所有的目光頓時都看向小田中郎。

    而后者原本粉白的面色,立刻變得尷尬起來,額頭冒著冷汗。

    他心中知道將守是故意讓自己難堪,但更恨喬立斗這個大嘴巴!與他合作的條件到處亂說!要不是看在喬家在天海市還有些地位,喬三更是與幾個修煉世家交好,他恨不得現在就抽了喬立斗的魂魄。

    “將局長哪里的話,九龍圖是天龍國眾所皆知寶物,我們陰陽門并沒有覬覦的意思,只是想知道里面的奧秘!毙√镏欣晌⑿χf道,只是笑容中蘊含著一絲難以察覺的殺意。

    將守心中暗罵,真是虛偽,明明是要將九龍圖占為己有,非偏偏說沒有占據的意思,只是想知道奧秘。

    不占據你又怎么知道奧秘?

    李傲宇似乎看出二人之前應該發生過什么不愉快,開口緩和道:“雖然大家國籍不同,但都是修煉界的人,以后相互多幫忙,多交流!

    說完又對著小田中郎道:“中郎先生,慕容局長昨天給我打電話了,陰陽門也是琉璃國隱士聯盟的成員,大家都是同屬一個組織,您有什么要求,請盡管跟我說!

    “謝謝李局長了!毙√镏欣捎稚斐雠c李傲宇握了握,隨后又對著眾人笑著點點頭,帶著馬仔向著里面走去。

    劉半仙看著小田中郎遠去的背影,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如同獵人看著即將進入陷阱的獵物。

    古思成低聲問道:“怎么,陰陽門想要九龍圖?”

    其他幾個分局的局長也湊過來,想聽聽。

    將守卻假裝不懂低聲隱晦的含義,反而聲音稍大,說道:“是的,聽喬家的喬立斗說陰陽門這次來天龍國,想要集齊九龍圖!

    這話不僅讓周圍的分局局長聽到,更是讓走過身邊的幾個陌生修煉人聽到。

    雖然他們面無表情,但將守卻可以從他們嘴角無意識的抽動,知道他們已經聽清楚了。

    這時山下的道路發出一陣喧雜喊聲。

    將守望去,只見一個身材不高的老婦人正緩緩向著山頂走來,她的身后跟著一個身披藍袍,戴著大大帽罩,能遮住半張臉的男子。

    老婦人神情非常高傲,雖然年國五旬,卻能看出平日里保養非常好,臉色的皺紋很少,灰白色的頭發在腦后盤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著前方。

    周圍的人發出驚呼,眼睛有些敬畏的看著老婦人和清秀男子,不時在周圍小聲議論著。

    “哇!幻月派的逐月長老!

    “她身后披著藍袍的男子,應該就是神圣體質的幻羽吧?”

    “你看藍袍男子步伐穩健,氣質出眾,果然是年輕一代的翹楚!”

    ………

    慕容飛雪這時又重新回到大會的門口,看著老婦人,笑著迎了上去。

    “逐月長老好!”慕容飛雪像是換了一個人,變得乖巧無比。

    “飛雪丫頭,幾年不見,越發的好看了!敝鹪麻L老和藹的笑道。

    “謝謝逐月長老夸講,這位是幻羽嗎?”慕容飛雪看向藍袍男子。

    “呵呵,是的,他自小在門派里潛心修煉,這是他第一次出門,門主不放心,讓我陪著一起來看看!碑斔f起幻羽時,雙目放光,腰板更是挺了挺,似乎很為幻羽感到驕傲。

    “你好!”慕容飛雪伸出手。

    但藍袍男子仿佛很害怕似的,不僅沒伸手,反而還向后退了半步。

    “飛雪丫頭,他第一次出門,性格還有些靦腆,不要介意!敝鹪麻L老說道。

    慕容飛雪目光閃過一絲惱怒,尷尬收回手,笑了笑,說道:“我帶你們進去吧!

    說完,引著二人轉身向著會場里面走去。

    逐月長老路過其他幾分分局局長時,笑著向大家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待她們走遠后,古思成走到將守身旁,低聲道:“看來這屆青年比武,幻月派很有能成為魁首!

    將守點點頭,卻沒說話。

    他剛才看向藍袍男子的丹田,一個如同拳頭大小的內丹,只是內丹的表層,流動著一道金光。

    難道這就是神圣體質?

    “哇!快看!”

    “是玄音派!”

    “果然如仙女下凡,天地雕琢出的人!”

    “紫色紗衣的是不是就是思離人?那個傳說二十四歲就達到玄皇期,能彈出玄天九曲的絕世奇才?”

    “雖然她們的面容都被面紗遮住,但江湖早有傳言,非絕世容顏者,不可進玄音派!”

    “我要是能娶到一個玄音派的姑娘,該多好!”

    ………

    周圍人紛紛發出贊嘆,而其中的男人,更是如同猛獸般,眼睛充滿著貪念。

    看來又是有大人物到了,將守看去,眼神中出現一絲驚訝。

    只見一個身穿紫色紗衣,身后跟著四個藍色紗衣的女子,正向著山上緩步走來。

    她們每個人臉上,都蒙著紗巾,看不清容顏。

    但露在外面的大眼睛,無一不是嫵媚如斯,光華流動,仿佛一個眼神,就能勾走人魂魄一般。

    五個女子走到門口,看了環視一圈眾人,很有禮貌的說道:“玄音派,思離人,見過各位局長!

    古思成笑道:“咱們之前在佛陀山,阻擊睚眥的時候就見過了,不用客氣,快里面請!

    思離人點點頭,向著會場里面走去。

    只是在路過將守時,眼睛有意無意的瞟了一眼。

    看著漸漸遠去的紫色背影,將守心中依舊感覺無比的熟悉,仿佛在什么地方見過一般。

    他心中更是猜測,思離人很有可能就是喬媚的妹妹。

    隨后山下又傳來一些騷動,但是沒有之前幻月派和玄音派的反應大。

    只見有過一面之緣的傲云明道,身邊并排走著一個氣質威嚴的中年男人,正向著山上快步走來。

    “將局長,快有兩個月不見了吧?”傲云明道看到門口的將守,先一步開口打著招呼。

    “傲云前輩,您好!”將守回應道。

    “呵呵,將局長說話還是這么簡練,有性格,我喜歡!闭f完指向他身旁的威嚴男子,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齊氏世家的長老,齊龍,他身后的是他孫女,齊修雪!卑猎泼鞯乐钢磉厷赓|威嚴的中年男子和他身后的十幾歲小姑娘說道。

    將守定眼看著齊龍,他能從眼前人身上看到只有軍人,還必須是上過戰場的軍人,身上才有英武氣質與威嚴氣勢,心中不自然的肅然起敬。

    “齊前輩,認識您很高興!”將守主動打著招呼,伸出手。

    “不用客氣,將局長年紀輕輕就成為隱士聯盟的分局局長,可謂是年少有為。在來的路上,我就聽明道一直說著你,不僅修為很高,智謀同樣過人,以三柄武器,就讓睚眥敗走佛陀山,避免了修煉界極大的傷亡,你未來的發展不可限量啊!饼R龍說起話來,聲音開闊又渾厚,必是一個心胸坦蕩之人。

    “齊前輩過獎了,都是分內之事,不足掛齒!睂⑹卣f道。

    “傲云老哥,你就自己一個人來了?”劉半仙這時從將守身后走出。

    上次在佛陀山,劉半仙就與傲云明道混的有幾分熟了。

    傲云明道面色微黯,語氣有些無奈的說道:“是啊,只怪我傲云世家近幾代都沒有翹楚誕生,我們幾個老家伙勉強支撐一下家族門面,也是道上人給面子,尊稱一聲世家,再過幾年,估計這世家的招牌就要摘嘍!

    “傲云伯伯,您別這么說,天無絕對英才,發奮圖強才是人間正道,只要功夫下得深,鐵杵也能磨成針!”

    齊龍的孫女,齊修雪用略有些稚嫩的聲音說道。

    劉半仙轉頭,深深的看了十幾歲的齊修雪一眼,心道,這個小姑娘不一般啊,雖然寥寥幾句,但語內暗藏著堅忍不拔,鍥而不舍,無敵于天下的心境,真難得!

    世間之事,皆怕認真二字!這句話一點也沒錯,只要你專注到癡迷,瘋癲的狀態,任何事情都會達成目標。

    “齊老弟,小姑娘這次參加青年比武嗎?”劉半仙問道。

    他的年紀比齊龍要大很多,所以便以兄弟相稱。

    齊龍神色一沉,伸出手愛憐的摸了摸小姑娘的腦袋,說道:“修雪并不是修煉之人,只是對修煉非常感興趣,我今天只是帶她來見識見識!

    “哦!”劉半仙沒有再說什么。

    很明顯,齊龍有什么難言之隱,并且八成與齊修雪小姑娘有關。

    “晴道哥哥,龍哥哥,你們也不等我一起走!”不遠處,傳來一個女聲。(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