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57章 半路截殺2(求月票,需要兄弟的支持。
    “鏘鏘鏘…”

    雙方開始短兵相接,但陰陽門占據著人數優勢,很快便殺掉一個藍衣少女。

    看著這邊有人倒下,思離人從懷中拿起一個沖天雷,用力一拉下邊的開啟繩。

    一個藍色的火焰瞬間升空,在高空中爆裂成一束璀璨的火花。

    思離人看著天空,心中祈禱,但愿山下的人能夠看到,趕來救援。

    她早就想放出求救煙花,但無奈這里到山下的距離還有近千米,不知道山下同門能否看到,及時趕來救援。

    “啊…”

    又一個藍衣少女身中數刀,倒在血泊之中。

    另一個藍衣少女平時與她關系交好,心中頓時大怒,眼中充滿猙獰,手中短劍用力刺殺,不停飛舞。

    藍衣少女突然不要命的打法,還真讓陰陽門眾人隊形有了稍許混亂,一個留著八字胡的男人,一不留神,胸口中劍,軟綿綿的倒下。

    小田中郎并沒有參與到肉搏當中,只是站在外圍瞇著眼睛看著戰斗。

    也許他認為,幾個女人,不值得他親自出手吧。

    思離人雖然無法施展法術,但劍術也相當了得,左右突殺,一個劍花耍出,將兩個陰陽門人封喉斬殺。

    之前藍衣少女刺死陰陽門人,激起另一個藍衣少女的斗志,二人配合,再次斬殺一人。

    陰陽門人使用細長的軍刀,此刻場中刀劍相互碰撞,閃出無數火光。

    由于三女采取了不要命的打法,近二十名陰陽門人竟然一時間,被打的手忙腳亂。

    小田中郎眉頭皺起,看了看山下,又看了看天空,背在身后的雙后緩緩伸展。

    一個冒著綠色煙霧的巨大骷髏透,憑空出現在他的頭頂之上。

    看來他要出手了,速戰速決,避免世間拉長,節外生枝。

    將守隱藏在山上,關注著下面的戰況。

    此時就算陰陽門一時奈何不了思離人三人,但她們落敗也是早晚的事情。

    灰衣青年四人,難道要等九龍圖易手,才會出手嗎?

    陰陽門對戰思離人,完全是壓倒性的優勢,就算有傷亡,也不過是幾個無關緊要的門徒而已,本質上實力并不會減少。

    九龍圖易手之后,他們將要面對的可是十幾個陰陽門人和作為長老的小田中郎。

    灰衣青年似乎也看出了門道,帶著三人,快速的向場中沖去。

    山下的陰陽門人和思離人紛紛驚訝,怎么有人突然從山上沖下?

    難道是隱士聯盟或其他門派世家的救兵?

    小田中郎也是眼中疑惑,但看到四人身后再無其他人后,心下大松,這些人估計是提前下山的路人。

    偶然碰到,拔刀相助而已。

    但這也再次提醒了小田中郎,要盡快結束這場戰斗,否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趕來。

    更何況,思離人已經發出了藍色煙火報警了。

    “歐陽休!”

    思離人美目射出驚喜的目光!她萬萬沒想到,歐陽休會出現在這里。

    任誰在生死危難之時,看到有熟悉的人出現,都會興奮異常,激動萬分!

    “思妹妹,我來救你!”

    灰衣青年雖然言語曖昧,但面色肅穆,大喊道。

    整個畫面,如同英雄救美般美好。

    將守暗道,原來這灰衣青年,是歐陽修,歐陽世家的人。

    場中有歐陽休四人的加入,局面微微向著思離人她們傾斜。

    但每過多久,陰陽門人再次占據著優勢。

    畢竟思離人三與歐陽休四人加在一起,不過七人而已。

    “唰唰唰…”

    思離人和藍衣少女再次各斬殺一名陰陽門人,出招越來越兇猛。

    剩下的陰陽門人,紛紛向著場外的小田中郎看去。

    很明顯,他們已經心生懼意,沒想到五名女子竟然如此難對付,現在又沖進來四名歐陽世家的人,他們頓感壓力很大,就算取勝,也會折損數人。

    將守在山上觀戰,卻微微皺眉。

    他發現,歐陽休四人加入戰場后,并沒有斬殺陰陽門人的意思,只是在思離人和剩下兩名藍衣少女陷入險境時,出手隔擋,營救出后,再無殺意。

    他們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

    小田中郎這時突然出手了,對著歐陽休快速揮去一掌。

    渾身綠煙環繞的骷髏頭,瞬間向著歐陽休沖去。

    歐陽休早已注意著小田中郎,骷髏頭飛來的同時,他也快速結出一個手印。

    手中青光一閃,一柄飛機迎著骷髏頭就飛去。

    “鐺鐺鐺…”

    飛劍和骷髏透在空中來回的交戰,發出脆響之聲。

    小田中郎不屑的說道:“雕蟲小技!”

    右手快速伸向胸前,用力一拉,竟然憑空出現一個身高兩米,肌膚黝黑透亮,壯碩的如同小山一般的黑色男人。

    這個黑人如同非國人一般,只是他面目呆滯,雙眼無神,如同失去了靈魂一般。

    “殺了他!”小田中郎指著歐陽休,語氣發狠的對黑人說道。

    壯碩的黑人,眼中瞬間布滿兇狠的殺意,雙手向著身側一展,兩柄長刀出現手中。

    隨后,快步沖向歐陽休!

    歐陽休的長劍還在空中與骷髏頭糾纏,面對黑人,只能出手隔擋。

    “砰!”

    一聲悶響。

    歐陽休身體被黑人沖飛,狠狠的撞在了山體石壁之上。

    幾塊巨大的碎石,向下墜去,震落了一地,可見沖擊力之強。

    歐陽休揉了揉胸部,憤怒的看著黑人。

    但黑人不想給他喘息的世間,手持兩柄長刀對著歐陽休就斬去。

    歐陽休所帶來的三人,見他出現危險,紛紛閃身退出戰局,向著黑人沖來。

    就在其中兩名男子意圖從后面給黑人穿刺時,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黑人竟以完全不合符他體型的敏捷,突然轉身向著后面二人砍去。

    “吱吱…”兩聲劃破皮膚的聲音響起。

    兩名男子神色驚訝,一臉不可置信的‘掉’在地上。

    他們已經被齊刷刷的攔腰斬成兩段,腸子肚子流了一地。

    歐陽休看著自己帶來的人,瞬間被腰斬,心下驚懼無比,更震撼于黑人的智商!

    把自己逼入險境,為的就是引他的同伴過來,趁著二人不備,黑人出其不意,將二人腰斬。

    這個黑人,究竟是什么人,身體強壯,動作靈敏,連智商也這么高!

    小田中郎在一旁點點頭,似乎對黑人的表現很滿意。

    遠處的將守,透過黑人的身體看到,肌肉發達,四肢有力,但身體游動的光線,竟然是詭異的綠色,完全不像正常人類的紅色。

    他暗自猜測,這個黑人,八成是小田中郎的實體式神,只是黑人有戰斗技巧,與之前八字胡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尸體式神,大相徑庭。

    看來實體式神,應該也分很多等級,不同等級也具備著不同能力。

    黑人斬殺二人后,緩緩轉身,手中用力一抖,刀身上的血滴頓時落了一地。

    他慢慢的向著歐陽休走去。

    歐陽休面色驚懼,趕忙結出一個手印,讓長劍飛回來,先護住自己。

    他帶來的唯一剩下的男人,跑到他身旁,便喊道:“少主,我們撤吧!”

    歐陽休表情突然變得糾結,他很想走,但是…

    正當歐陽休猶豫不決時,天空終突然傳來一聲氣韻渾厚,又無比瀟灑的聲音!

    “呵呵,別擔心,我來了!”

    場中眾人驚訝,紛紛向著天空看去。

    只見一個身披黑色長袍,身后紋著一條黑色巨蛟的男人,憑空出現在眾人上方。

    小田中郎看到此人,眼中閃過一絲懼意,額頭不自然的流出了些許冷汗。

    將守也向天空,眉頭不自然的皺起,這是黑龍盟人,難道搶奪九龍圖,他們也有份?

    歐陽休看著天空之人,面色一松,身體一軟,就靠著石壁坐下休息了。

    但身旁的男人,卻依舊如臨大敵。

    將守心中明了,歐陽休剛才看似幫助思離人,實則是拖延時間,等待黑袍男人到來。

    但他身邊的同伴,似乎并不知道有黑袍男子過來。

    “閣下是黑龍盟人吧?今日修煉界大會,你怎敢在這里出現?”小田中郎喝道,那語氣,仿佛他是隱士聯盟的人,代表著天龍國的修煉界。

    “哈哈哈…”

    黑袍男人竟然大笑起來。

    半響后,才停止笑聲,繼續說道:“你是琉璃國的陰陽門,又怎么敢在這里行兇呢?”

    小田中郎還想強詞奪理,豈料黑袍男子不愿繼續廢話,垂落身側的大手,對著骷髏頭輕輕一揮。

    “!”一聲無比驚恐又痛苦萬分的慘叫突兀響起…

    “啊…”

    小田中郎面色一緊,也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嘴角流出一道血跡。

    只見剛才還兇狠無比的骷髏頭,瞬間化為塵土,隨著山風一吹,消散的無影無蹤。

    而骷髏頭又與小田中郎關聯,致使他也受了內傷。

    在場之人紛紛錯愕!震驚的看著天上的黑袍男人!

    剛才綠色骷髏頭的威勢,大家都是親眼看到,歐陽休更是親手與它較量,二者難分高下,但在黑袍男子手中,竟然如此不堪一擊,輕輕一揮手,就灰飛煙滅,這是何等的厲害!

    哪怕是飛神境界的大能,也不過如此吧!

    黑人,站在歐陽休身前,眼神呆愣的看著黑袍男子,雙手更是不自然的顫抖,似乎很害怕一般。

    只是將守不知道,是因為小田中郎害怕,他二人心意相通,連帶黑人也害怕,還是黑人自身也能感受到黑袍男子的強大,心生懼意。

    “大能,我們是琉璃國的人,不屬于天龍國修煉界,我帶著門人立刻撤離,今日之事,絕不會透露半句,大能看如何?”

    小田中郎完全沒有了剛才的自信和淡定,將守能看出他短粗的雙腿,不自覺的打著哆嗦。

    “呵呵,現在知道錯了?是不是有點晚了?”

    黑袍男人話音剛落,只見小田中郎身體竟然憑空而起,他伸出雙手,用力的握住喉嚨,如同備人抓著喉嚨一般。

    兩條腿不斷的掙扎。

    “咔!”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

    小田中郎身體軟綿綿的漂浮空中,隨后摔落在地。

    而黑人更是如同沒電的機器人,雖然依舊站立,卻微微低頭,兩手握著劍,垂落身旁。

    “好可惜啊,一具天殺之體,就這么浪費了!

    天殺之體?莫非在說黑人是天殺之體?很厲害嗎?將守暗想道。

    “!快逃!”

    陰陽門人見小田中郎死了,心中恐懼萬分,不知誰大喊一聲,十幾名陰陽門人,同時向著四周逃竄。

    “呵呵…想跑?晚了!”

    黑袍男子張開雙手,猛地聚攏,只見還剩下十余名陰陽門人,不自然的停住身體,雙手伸向脖頸,跟之前小田中郎一般。

    “咔咔咔…”

    十幾聲骨頭脆響后,陰陽門所有人都軟綿綿的倒下,面色驚恐。

    解決完所有的陰陽門人,黑袍男子微微搖了搖頭,語氣有些無奈的說道:“哎,越來越不像話了,區區凡人,也要我親手解決。這也真是你們的榮幸!”

    將守一愣,凡人?難道他是神?

    無論他是人還是神,修為卻真的深不可測,就算是他是神也不為過。

    想到這里,心中猛地一顫,仿佛被人看穿一般。

    將守震驚無比,隨后向著黑袍男子看去,只見他此刻也正看著自己這邊!

    “出來吧,也算是熟人了!”

    黑袍男子笑道。

    將守心中驚疑,他是怎么發現自己的?心中更是暗罵,早知道帶幾個人來了!

    但就算把朱雀,白虎,劉半仙,李智勇全部帶來,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此刻,場中有歐陽休和他的伙伴,還有思離人和一個藍衣少女,自己不遮不掩這么出去恐怕不妥,會被思離人他們誤以為跟蹤,遇到危險也不出手,有違隱士聯盟的職責。

    隨即,從衣服上私下一塊三角長布,蒙在臉上后,站起身,向前走去。

    思離人露在外面的額頭,布滿了汗珠,大大的眼睛一個勁的轉。

    短短數十分鐘,場中變化一個接一個,先是陰陽門人圍困自己,接著歐陽休加入,現在又出現黑袍人,還秒殺了陰陽門長老,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接下來,自己如何能夠脫險,她在心中不停的盤算。

    “呵呵,不想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黑袍男子看到將守蒙上一塊布,不禁笑問道。

    將守不答話,站在山上,仰頭看著黑袍男子,示意問他究竟想干什么?

    “嗯,還挺帶種!”

    黑袍男子看到將守一臉淡定,沒有絲毫害怕和驚恐,贊嘆道。

    “我…我是不是能走了?”歐陽休問道。

    “你?當然可以走了!焙谂勰凶诱f道。

    “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歐陽家與黑龍盟私通,這個…”

    歐陽休話說一半,但很明顯,他不想讓思離人和蒙面的將守將今天之事說出去,暗示黑袍男子會不會解決他們。(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