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59章 玄天教主
    “思離人!”

    從山下傳來一聲急切的呼喊。

    山腰之上,閃現一人,全身雪白紗衣,面容上同樣蒙著一條白色面紗!

    白衣女子雙眼不可置信的望向山下...

    當思離人戰勝幻羽、禽滑傲,取得本屆青年比武魁首之時,捷報就已經從山上傳回。

    按照之前約定,思離人奪魁后,便應該立刻下山,與眾人匯合。

    但捷報傳回后,眾人等待許久,卻不見思離人身影回來。

    白衣女子心中便有些焦急,便猜測可能有人半路截殺。

    想罷,她立刻帶門人向山頂跑去,迎向思離人。

    她們剛走上山腳,山上清風吹來,本應該帶著花香的微風,竟然帶著絲絲血腥味。

    白衣女子立即大急,思離人定是遭到別人伏擊!

    隨即二話不說,猿躍虎奔,憑借高深的修為,快速向著山頂沖去。

    但還是遲了一步…

    她眼睜睜的看著思離人抱著一個男人,向著千米高的懸崖摔去...

    “你!還我徒兒命來!”白衣女子語氣發狠,雙眼猙獰。

    雙手向著兩邊一張,兩掌間憑空出現一把古琴。

    古琴懸浮而立,通體暗紅,散發著古樸而滄桑的氣息。

    如果像傲云明道,齊龍這樣的見多識廣的老人在,他們一定會驚訝不已。

    白衣女子的白皙玉手猛地落在琴聲之上,原本猙獰憤恨的雙目,漸漸變的柔和嫵媚。

    當第一個琴音躍出之時,平靜空氣瞬間涌動,如同大海的浪潮。

    花草樹木,也開始微微顫抖,并且山體之間,也發出嗡嗡之聲,仿佛在應和著琴音。

    “玄天教主,你徒弟摔下山底,是場意外,之前我對她百般留情...”霸下語氣急促,解釋道。

    這個白衣女子就是玄音派的教主,玄天教主。

    但玄天教主根本不聽,她剛才只看到霸下大手一揮,自己的徒弟和一個男人摔落山下。

    只見她指尖飛舞,琴弦顫動,一個個音符躍出,如同泉涌般宣泄而出。

    “鐺!”

    一個重音發出。

    隨之一道無比暴虐的音波,席卷著山體碎石,澎湃洶涌的沖向霸下。

    霸下趕忙雙手匯聚成一道綠色光體,向著那股暴虐的力量,快速沖去。

    “轟!”

    一聲震天動地的炸響。

    兩股力量的音波向四周,如同原子爆炸的浪波。

    山體之上樹木粉碎,花草紛飛,一副破敗的景象。

    將守在場,就會感嘆,大能之間的戰斗,威力真可謂是驚天動里,破壞力超強。

    霸下擋下一招想再次辯解。

    一道無比璀璨,全身散發著白色光芒,真氣所化的音箭,緊接而來。

    霸下懸浮空中的身體,猛地快速向旁邊閃去。

    但他的身形還未停穩,又有數十道白光音箭射來。

    霸下雙手化掌向著身前猛地一推,一道綠色墻體瞬間豎起護在身前。

    “轟轟轟…”

    一連串的轟響濺起層層白霧。

    霸下身上的黑色長袍被氣浪撕出幾道口子。

    他心中大怒,兩側雙手猛地一抓,山體碎石立刻從地面懸浮空中。

    右手猛地一揮,半邊懸浮碎石頓時飛向站在山腰的玄天教主。

    玄天教主白衣抖動,腳步輕盈,縮地如寸,向旁邊閃去。

    “啪啪啪…”

    無數碎石,砸向山腰,如同傾斜的洪潮,響起巨大的震動。

    山上巨石渣塊也被震得紛紛滑落,像發生了山體滑坡。

    玄天教主眼神凜冽,秀腿微曲,猛地躍起,也飛上空中,與霸下齊平。

    隨即十指躍動,數十根透明冰錐浮在身體周圍。

    霸下看著沒完沒了得攻擊,有些惱怒,他本不愿與大門派世家掌門交惡,但現在看來無可避免了。

    惡從膽邊生,他手中黃光一閃,一塊巴掌大,長方形,如同一塊縮小版的淡黃色石塊,呈現手中。

    他將黃色石塊扔向天空,大喝一聲道:“天碑!”

    只見原本長方形的土黃色石塊,徒然增大,竟然有百尺寬,十幾尺厚,就像一個巨大無比的石碑。

    霸下看著玄天教主,再次大喝:“砸!”

    巨大的天碑頓時向著玄天教主頭頂砸去。

    玄天教主雙目驚異,眉頭微皺,伸手把住暗紅長琴,身體快速向后倒退。

    “呼!”

    石碑帶著破風的呼嘯之聲,重重向下落去。

    石碑壁與玄天教主的臉龐只差了一寸,險些沒躲過去。

    剛才凝結的冰錐,全部被石碑砸的稀碎,消散在空氣之中。

    并且,隨著巨大碑體落下,空氣中成一道漩渦,如同巨石入水一般。

    玄天教主的身體差點卷入這股漩渦當中。

    霸下看著石碑一擊未中,口中憤怒的喊道:“再來!”

    話音剛落,石碑竟然停在空中,快速上浮,重新升入高空。

    “砸!”

    隨著霸下的暴喝,天碑再次迅猛下落,砸向玄天教主。

    只是這次速度更快,力道也更為強橫。

    但玄天教主這次卻不閃躲,雙腿虛空一蹬,身體快速上飛,與石碑看齊。

    只見她連動十指,琴弦顫動,一道道粗大的音波打向碑體。

    “轟轟轟…”

    一連串爆炸之聲,在空中炸響,濺起白蒙蒙的硝煙。

    當硝煙隨風而去,玄天教主看著近在咫尺的石碑,眼中閃過一抹驚色。

    在她猛烈的攻擊下,平滑而又厚實的碑體竟然完好無損,連道裂痕也沒有!

    霸下看著玄天教主慌亂而又驚訝的樣子,笑問道“呵呵,怎么樣?還要繼續嗎?”。

    “你究竟是什么人?”

    玄天教主懸于空中,雖然停手,但語氣之中仍然帶著厲色。

    “我?呵呵,你還不配知道!卑韵滦Φ,語氣之中,說不清的傲慢。

    玄天教主也是人中龍鳳,心性傲慢,聽了帶著嘲弄諷刺的言語,當下怒火翻騰,語氣發狠的說道:“我要為我的徒兒報仇,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說罷,原本淡紅色的長琴突然紅光大閃,通體變得赤紅。

    琴體周圍更有道道赤紅云霧浮現。

    “當啷!”

    兩個音符帶著赤紅光芒竄天而起,如同火山噴涌,潛龍飛天。

    一時間,周圍百米空間,紅光燦燦,紅霞滿天,二人上空被紅光籠罩。

    “九天玄曲?”霸下語氣平淡,似乎很不放在眼中。

    玄天教主眼神冷酷,卻不說話。

    她的額頭汗珠漸落,面色蒼白,看來使用這一招,用了她很大的功力。

    “九天玄曲-滅!紅霞漫天,雷霆萬鈞!”玄天教主突然大喝道。

    只見紅色的云層中,竟然閃出幾道紅色閃電,如同一條條紅色游龍,無比奪目。

    “呵呵,雕蟲小技,有什么能力,盡管來吧!”霸下不屑的說道。

    一道閃著綠色光芒的橢圓形防護罩,將他包裹起來。

    玄天教主看著霸下的眼神越發變得寒冷,大喊道:“紅雷漫天!”

    “轟…噠…”

    天空電閃雷鳴,一道驚鴻巨雷,通體赤紅,瞬間打向霸下。

    “轟!”

    紅色巨雷打在綠色罩體上,劇烈的抖動一下。

    罩體竟然出現一道裂痕。

    “不錯!竟然能打裂我的防護罩,但你還是太弱了,再來點更猛的!

    霸下說完,抬起手掌,對著裂紋處微微一揮,防護罩重新變得平整圓潤,絲毫看不出裂痕。

    “好,很好!就讓你嘗嘗紅雷萬擊的厲害!”天玄教主滿面寒霜,雙眼布滿殺意,她現在恨不得千刀萬剮眼前這個傲慢狠毒之徒!

    天空突然紅云密布,云朵厚重,如同暴雨之前發悶的空氣。

    “劈!”玄天教主大喝一聲。

    只見數十道紅色巨雷,如同萬馬奔騰,洪水傾瀉,從天空轟射而下!

    “轟轟轟…”

    紅色巨雷打在防護罩上,發出震耳發聵的巨響。

    只見綠色防護罩顏色漸漸變得稀薄,罩體出現龜裂,仿佛隨時就要碎裂一般。

    玄天教主嘴角不自覺的上升了一個弧度。

    但還沒等她高興起來,頭頂上方一道陰影閃過。

    她抬頭看去,只見一個遮天的六棱形黑洞,出現在紅云上方。

    “砸!”綠色透明罩中突然傳來一聲大喊。

    天空中的黑洞如同饕餮巨口,將百米的紅云頓時收入洞中,悶雷之聲頓時消失,天空重新恢復了平靜。

    黑洞吞噬紅云之后,還在繼續下墜,很像神話中所說的天狗吞日。

    玄天教主雙目震驚,一臉的不可置信,她一直引以為傲的玄天九曲,門派的陣門至寶,竟然如此輕松被吞噬,太難以置信了!

    黑洞快速靠近,她剛才耗費了太多了真氣,此刻已經無力快速閃退。

    她心如死灰,閉上了眼睛,等待著被黑龍吞噬的命運。

    正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劃出一道白光,向著玄天教主快速的沖去。

    玄天教主只感覺身體猛地被一個人快速推開,向著遠處射去。

    等她睜開眼睛,自己已經脫離了黑洞,漂浮在空中。

    而黑洞全貌也霎時展現在她眼前。

    吞噬紅云的黑洞,竟然是一座百米高,無比寬大的九層黑色巨塔。

    而之前看到的黑洞,是巨塔的底部。

    “玄天教主,你沒事吧?”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玄天教主這才恍然看剛才推開自己的人,赫然齊氏家族的齊龍。

    “謝謝齊龍長老,我沒事,就是功力消耗大,一會兒我吃幾枚丹藥救好!

    玄天教主禮貌道謝,但語氣十分頹然。

    現在她不僅不能為徒弟報仇,連自己的生命,也差點葬送人手,心中黯然無比。

    “沒事就好,你先休息吧,剩下的交給我們吧!饼R龍寬慰的說道。

    此時,天空中已有數十人懸浮空中,傲云明道,逐月長老,隱士聯盟分局局長等等,包圍著黑袍男子霸下。

    “黑龍盟人,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修煉界大會殺人逞兇!”這聲是慕容天說的,他此刻站在人群最前面,背手挺立,眼爍寒光。

    “呵呵,你們想人多欺負人少?”霸下滿不在乎。

    “黑龍盟,作惡多端,修煉界人人得兒誅之!”慕容天回應道。

    周圍眾人只等他一聲令下,就群體而擊。

    “好啊,就看你們有沒有…”話說到了這里,霸下身體突然抖動一下,隨即話鋒一轉,竟有些不甘的說道:“今日沒工夫陪你們,改日再陪你們好好玩玩,我們遲早要有一場大戰的,別忘了,距離天道之門的日子,不遠了!”

    說完,霸下手中烏光一閃,巨大的黑塔被他收走,隨后身形逐漸變得稀薄,在數千修煉界人的眼前,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慕容局長,這是?”古思成這時飛到慕容天身旁,問道。

    慕容天沒有答話,只是眼神變得深邃異常,怔怔的看著黑袍男子消失的地方。

    昆侖山氣溫很低,四季常伴著積雪,人踩在上面會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啊…這是哪里?”從雪堆里,慢慢坐起一個人。

    只見這人眉毛,睫毛,頭發上,都有一層積雪,一只手摸著腦袋,有些發懵。

    他緩緩的站起身,只感覺身體都無比的酸疼,好像剛剛做完劇烈的運動。

    隨即晃了晃腦袋,用力眨了眨眼睛,環顧四周。

    徒然,他想起了之前事情。

    他趕忙雙手伸進厚厚的雪層,四處摸索,不停找尋著什么。

    “!在這里!”

    只見他起身的不遠處,十米左右的地方,一個平躺的人形雪堆,出現前方。

    他快速跑過去,一把將雪中之人抱出,放入懷中。

    隨后用手撣掉她身上的積雪,輕輕搖晃柔軟的身體,喊道:“思離人,醒醒!”

    喊了五六遍,懷中麗人沒有任何反應,將守皺眉,隨后望向她的身體。

    只見她體內一道微弱的紅光游走,十分虛弱,仿佛風吹一下就會消失一般。

    將守又伸手在她的額頭和白皙的脖頸處摸了摸。

    只感覺她額頭熾熱,但脖頸寒冷如冰。

    將守眉頭皺起,心中暗道,糟了,她原本經過兩場大戰,身體空乏,后來又與陰陽門肉搏,讓體內最后一點力量也消耗殆盡,心里還承受了姐妹們的離去,現在被寒冷的積雪不知包裹了多久,正發著高燒,不及時救治,恐怕有生命危險。

    想罷,他散開神識,搜索著周圍。

    眼下要盡快找到一個暫時的安身之所。

    不多時,他雙手橫抱起思離人,快速向著南邊跑去。

    剛才他用神識發現,距離這里二百多米的地方,有一個天然形成的洞穴,雖然不深,但足夠他們二人藏身了。(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