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73章 神獸陸吾
    “對了,你修為這么低,如何修煉成的殺氣訣的?”按照常理,高強的修煉功法,一定要配合強大的修為,但將守修為不過才進入玄級階段,甚至學會殺氣訣時根本連玄級也沒有達到,思離人心中有些好奇。

    “其實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沒有刻意去修煉殺氣訣,不知不覺間就喚醒了殺氣訣的第一層!睂⑹卣f這個倒是事實,他確實沒有刻意修煉,如果不是在升龍洞遇到那八個老人,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所使用的是殺氣訣。

    “哦,這樣啊,對了,殺氣訣你帶在身上沒有,能否借我看看!彼茧x人對著將守甜甜一笑,樣子好不曖昧,任何雄性動物看了,都不自然的身體緊張,精神恍惚…

    “我…”將守神情有些猶豫。

    思離人心中明白,每個人所修煉的功法秘籍都是不外傳的瑰寶,從不輕易外傳,估計將守也是在猶豫。

    “你放心,我不會偷學的,我只是想看看修煉界大名鼎鼎的殺氣訣秘籍,究竟長什么樣子?”思離人哄騙著將守,只要他拿出來,憑借自己過目不忘的本領,很快就能倒背如流,回去再慢慢研究。

    將守繼續裝作為難的樣子,表情好像在做天人交戰,糾結萬分。

    思離人知道將守在猶豫,心中的天平在來回傾倒,隨機,蓮藕玉手搭上他的胳膊,開始使出女人最厲害的必殺技“撒嬌”…

    “將哥哥,我的小哥哥,好不好嘛,我就看一眼…”思離人粘膩著將守。

    將守微微瞥了一眼思離人,那明亮又勾人的眼神,吹彈可破的肌膚,還有紅顏的櫻桃小嘴,近在咫尺的絕世容顏,他的心下竟有些蕩漾起來…

    何大山當時將殺氣訣交給自己的時候,慎重萬分,更是叮囑他一定要保存好,這么貴重的東西隨意給外人看,豈不是辜負了何大山對自己一片心意,但眼下思離人苦苦哀求,如果直接拒絕恐怕又要發生冷戰之類不和諧的事情,為了在路途上能有個愉快的氣氛,只能找個理由推辭了。

    “其實殺氣訣并不是外界所了解的那樣,與傳統的修煉功法也有很大區別,殺氣訣第一層名為喚醒,顧名思義,就是喚醒體內殺氣的意思,并非修煉出來的!睂⑹卣f的云里霧里。

    思離人皺起漂亮的柳葉眉,想了半天也沒明白將守的意思,便問道:“我沒明白,什么是與傳統功法有很大區別?喚醒體內殺氣又是什么意思?”

    將守郁悶,看來他還是不善于騙人,撒謊還是真是個技術活,不僅要有好的名頭,更是要有周密詳盡的內容。

    “傳統功法只要刻苦修煉,基本都能達成想要的高度,只是時間長短,受到壽命的限制,而殺氣訣,全憑借機緣,哪怕你修行一萬年,也不一定能喚醒體內殺氣,但也有修煉一個月,就能將殺氣完全喚醒!睂⑹貪u漸開始轉移話題,給思離人講殺氣訣的要義。

    思離人眼神迷茫,任誰沒有系統的了解過殺氣訣,只聽或看到冰山一角,都會產生迷茫,因為殺氣訣與傳統的功法差異實在太大了,完全就是兩個路子。

    “我怎么越聽越迷糊了,世間怎么還會有如此神奇的功法,你快拿出來讓我看看,我太好奇了!”思離人竟然開始蹦跶起雙腳,撒嬌的攻勢越發的猛烈起來。

    將守無語,他原本想讓思離人知難而退,沒想到反而勾起了她的好奇心,看來在心計這塊,劉半仙不知道要比自己強上多少倍。

    想到這里,心中不禁對山外的劉半仙、李智勇、朱雀、白虎、柳含冰、唐如嫣等人產生了思念,這么多天了,他們一定以為自己已經死了,他甚至都能想象到大家悲傷欲絕,痛苦萬分的神情,尤其是柳寒冰,她是那么的愛自己,依賴自己。 : :

    “好不好嘛…你倒是說話呀!彼茧x人催促,更是將她玉巒靠在將守的手臂上。

    將守從思念中回過神,看著思離人的動作和表情,不禁再一次血脈噴張,渾身燥熱難耐。

    “殺氣訣修煉功法并不是一本書,而是…”將守故意拉高聲音。

    “而是什么,你快說!”思離人面色急切的問道。

    “而是一柄刀,名為噬魂刀!睂⑹卣f道。

    他這么說也沒錯,不算騙思離人,畢竟噬魂刀也有強行喚醒體內殺氣的作用,只是后期會有副作用,會被殺氣吞噬內心,變成徹頭徹尾的殺人狂魔。

    “刀?噬魂刀?”思離人嘴里喃喃自語道。

    “對,就是噬魂刀!睂⑹卣Z氣肯定。

    “拿出來讓我看看唄?”思離人再次眼巴巴的看著將守。

    “哎…”

    將守口中嘆息,有些傷感的說道:“只能等等了,在妖王山上,它被人打成了兩段,目前在何大山手中!

    “在何大山手中?”思離人疑惑。

    “對,他說可以將噬魂刀復原!睂⑹卣Z氣有些悲傷,他想起了櫻花。

    櫻花對他永遠都是付出,戰陰鬼幽時為他續功,在妖王領地又幾次出手相救,甚至最后為了他葬身于李延慶的手里。

    對櫻花,將守心中充滿著愧疚。

    “哦,這樣,我明白了,噬魂刀一定孕育出了刀魄,需要強大的功力才能重新將刀魂重鑄,刀魄再現!彼茧x人說道。

    將守看著思離人,在這方面,她了解還是挺多的。

    “關于刀魄或刀魂重塑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你能說說嗎?”這次輪到將守問她了。

    “只有上古或者千年以上的武器,才有可能孕育出刀魄,那是武器的靈魂。如果武器的魂魄受傷或者毀滅,只能依靠強大的外力,讓它重新孕育出魂魄。我也只是聽說,畢竟千年以上的神器本來就稀少,我見過的更是寥寥無幾,而武器魂魄滅亡的事情,也沒有見過!彼茧x人認真的說道。

    將守看著她認真的表情,心中發笑,思離人對修煉,真的是非常認真。

    “轟!”

    “怎么回事?”思離人嚇了一跳。

    大地突然莫名的顫動了一下,周圍的山體掉下大塊的積雪。

    將守彎下腰,戒備的看著四周,這絕不是普通的地震或是雪崩,而是有什么巨獸在周圍,難道是之前的巨獸嗎?為什么它之前不襲擊,非要等他們走到這里才動手?難道是因為地盤和領域的問題嗎?

    土螻身體微微低伏,神色變得兇狠,口中發出陣陣低吼,防備著周圍突襲。

    將守慢慢的走到土螻旁邊,低聲問道:“是剛才那個巨獸嗎?它要在這里襲擊我們嗎?”

    土螻依舊警惕的看著周圍,前爪則在雪地中寫道:“這是它的地盤,陸吾!”

    陸吾?

    這個神獸叫陸吾?將守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良久,周圍沒有絲毫異動,安靜不已。

    將守疑惑,難道巨獸走了?剛才大地的震動是它對我們的警告?

    但是它對我們警告什么?不要踏入它的領地?

    將守他們站在廣闊的雪地中,兩側都有迭起的山巒,所以想要走出昆侖墟,就一定要通過前面的路。

    看來與叫“陸吾”的神獸,必有一斗了。

    既然不可避免,一定要戰,將守心中那一絲的恐懼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挺直身體,看著周圍,準備出手。

    思離人有些害怕,站在將守身后,問道:“是那個巨獸嗎?”

    “是的,前面是它的領地,我們要出昆侖墟就必須路過那里,看來接下來要有一場惡斗了!睂⑹氐恼f道,語氣十分放松,仿佛前面只是一個毫無攻擊力的小綿羊。

    思離人不自覺的咽了一下口水。

    土螻緩緩站起身體,左右看了看,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對于周圍的莫名的安靜,它也有些意外。

    二人一獸漸漸放松下來,繼續向著前面走去,只是行走的速度更加的緩慢。

    思離人直接將一柄短劍從儲物戒指中拿出,緊緊握在了手里。 電腦端::/

    行進了幾公里后,兩邊的山巒逐漸靠近,前方漸漸出現了一道被兩座高山夾著的山路。

    土螻停下腳步,仰頭環視一圈,似乎在確認周圍是否有危險。

    但周圍除了陣陣的風聲,再無其他響動。

    土螻繼續向前行走,它龐大的身去,剛剛好能穿過兩座山相夾著的路口。

    就在它前半身剛剛穿過狹窄的路口,左側的山頂突然掉下來幾塊積雪。

    隨后,“呼”的一聲,一道巨大的黑影從山頂快速落下,好似泰山壓頂一般。

    “快退!”

    將守大喝一聲,伸手拉住思離人快速向著后面退去。

    “轟!”

    一道赤紅的身影出現二人身前。

    “嗷!”一聲震天的怒吼暴虐而出。

    周圍山體震動,積雪滾落,十分駭人!

    “吼!”土螻發出赤吃痛的吼叫。

    但它此刻身體被狹窄的山路夾住,無法前后轉身,它巨大的身體掙扎時,更是撞的兩邊的山體碎石不斷墜落。

    將守和思離人站穩身體,看著眼前的赤紅身影,不禁震驚無比!(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