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76章 恐怖的神
    “額…”

    將守發出一聲呻吟,他現在已經可以慢慢坐起來了。

    這次恢復的時間明顯要比過去時間都要短,沒有昏迷,恢復也只用了幾個小時。

    “真疼啊,難道每學成一套功法,就要遭一次雷劈?”將守自語,手摸了摸他的肩膀。

    他對未來還要遭到雷劈而感到郁悶。

    土螻和陸吾同時起身,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旁兩側,一臉關切。

    “不用擔心,我已經習慣了,之前被天雷劈四五次了!睂⑹乜粗F說道。

    他剛說完,兩頭巨獸面露驚異,看著將守眼神仿佛看一只怪物。

    將守無奈,隨后回想起在升龍洞剛吞服下龍珠時,他足足被九道天雷轟殺,身體被炸的四處亂飛,最后**飛灰湮滅,只剩下了靈魂。

    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就穿越到這個時代,更是逃不過被天雷劈的命運。

    他站起身,舒展一下筋骨,只聽全身骨骼“咯咯”作響。

    “舒服!”將守情不自禁的呻吟出來。

    這次被天雷劈后,身體的韌性再次得到提高,一股強大而又十分柔和的力量充斥著全身每一處。

    一層淡淡的金色薄膜,附著在內臟、血管、全身各處經脈之中,比之前的金光流動更加明顯。

    “看來被天雷劈也是有好處的,修為都有所精進!睂⑹匕迪。

    他環視四周,心中唏噓,一個圓錐形的大坑,里面滿是巨石被天雷崩碎的石渣。

    天雷的威力果然強橫無比。

    他走出深坑,向著之前被扔到一邊的熊皮大衣走去。

    穿好熊皮大衣,他看了看天空,再次欣賞一下晴空萬里的美景,便向著山谷內部走去,思離人還在那里。

    “吼…”陸吾這時發出一聲極低的聲音。

    將守疑惑的看去,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

    陸吾眼中有著一絲諂媚的意味,它用碩大的爪子在雪地上寫道:“朋友!

    將守一愣,朋友?什么意思?

    “你要和我做朋友嗎?”將守問道。

    陸吾用那酷似老虎的大腦袋,快速的上下點了點頭。

    將守又向著土螻看去,畢竟它們二人你才是一個圈子,一個世界的巨獸。

    土螻橢圓的大眼睛,充滿著笑意,如同人類一般,微微點頭。

    將守明白土螻意思,對陸吾說道:“好,那我們以后就是朋友了!

    陸吾神情竟然變得有些激動,感激的看向土螻。它知道,將守愿意和它成為朋友,更多是因為土螻的原因。

    將守看著陸吾的舉動有些不明白,與自己做朋友難道有什么好處嗎,這么激動!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向著身后的山谷走去,思離人還在那里。

    將守走到思離人身前,蹲下身體,輕聲喊道:“思離人?醒醒了!

    沒有反應…

    他伸手搖了搖她的身體,聲音提高一些,繼續喊道:“思離人,醒醒了!”

    “嗯…”思離人呻吟一聲,緩緩睜開眼睛。

    看到眼前的將守后,神情一愣,隨即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趕忙問道:“我怎么突然暈了!那個巨獸呢?”

    將守微微一笑,道:“不用擔心了,已經沒事了,它和土螻和解了!

    “和解?和解是什么意思?!彼茧x人皺著眉頭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野獸之間相互廝殺本是常態,怎么還能和解?

    “嗯,是和解了,之前它與土螻有些矛盾,現在和解了,變成好朋友了!睂⑹仉S便找了理由應付著,反正土螻和陸吾也不會說人類的語言,不用擔心它們說話露餡。

    更何況,看土螻之前的態度,似乎并不太喜歡她。

    “我們走吧!

    將守說完,帶著思離人向著山谷外面走去。

    土螻和陸吾,兩頭巨獸如同守衛,一左一右站在山谷的兩側。

    思離人看到全身赤紅的陸吾,面色還有些驚悚,陸吾長相猙獰,確實有些駭人。

    另外,陸吾給她的震撼實在很大,她拼勁全力一擊下,被陸吾的長尾輕松拍散,雙方修為懸殊。

    但….

    思離人睜大著眼睛,只見陸吾九根粗長的尾巴,不知被什么東西剪斷了,此時在身后舞動,顯得十分怪異。

    尤其是配上陸吾巨大身體,很不協調,竟然生出幾分滑稽的感覺。

    陸吾似乎感覺出思離人盯著它的尾巴看,面色有些尷尬,眼中一會兒憤怒,一會兒羞愧交織一起…

    “我們走吧!睂⑹貙ν料N說道。

    二人二獸繼續向著北方行進。

    “喂,它的尾巴是被土螻咬斷的嗎?”思離人小聲問向將守。

    “好像是吧,它們沖出山谷打斗,我沒有看到!睂⑹乜桃饣乇苓@個話題,思離人很聰明,稍微有邏輯對不上的地方就會生疑。

    “你看它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滑稽,像不像一根胡蘿卜?”思離人低聲偷笑。

    將守面色尷尬,胡蘿卜?

    短粗的淡黃色尾巴,赤紅色的身軀,配合上身體上的黑色斑紋,還真有幾分相似…

    如果被陸吾知道思離人在背后嘲笑它的短尾巴,八成會毫不猶豫的吃掉思離人。

    一個小時后,前方再次矗立起連綿的山巒,并且在山巒之中,有一條岔路。

    左邊的山谷偏向西邊,而右邊則是向著北邊,正當將守以為二獸會走向右邊正北的山谷時,它們竟然選擇了偏向西邊的道路。

    “嗯?向西走?豈不是繞遠了嗎?”將守嘀咕,他快跑幾步,趕上土螻。

    土螻和陸吾停下,不明白將守想要做什么。

    將守站在土螻和陸吾的中間,問道:“這邊是偏西的道路,右邊才是正北的道路,我們走這邊豈不是繞遠了?“

    土螻點點頭,伸出爪子,在地面上寫道:“另一條路有神,我們不敢打擾!

    將守一愣,問道:“神?天神嗎?”

    陸吾這時搖了搖頭,也在地面上寫道:“不,恐怖的神,我們從不敢打擾!

    將守還是沒有明白,看來“神“這個字,在將守和二獸的心中,有很大的差異。

    人類心中,神,既是天神,主宰著一切。

    二獸心中,神應該是指可怕或者非常強大的存在。

    將守點點頭,說道:“好吧,聽你們的,走吧!

    土螻和陸吾畢竟常年生活在這里,對昆侖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幾人繼續向前行進。

    將守自從學會猛龍拳后,實力和信心大增,剛才,他很想去看看二獸所謂的“恐怖的神“,但轉念一想,現在他們急于走出昆侖墟,不宜節外生枝,更何況,“恐怖的神”存在于昆侖墟,會不會是另一個“遺神王”般的人物存在?

    將守雖然自信,但還沒有膨脹到殺神的地步。

    如果他現在擁有正神境界的大能,倒是有膽量一試。

    畢竟武者,都有一顆好勝之心,渴望與強者戰斗。

    天色漸漸黑了下去,將守讓二獸停下,他和思離人需要吃些東西。

    火堆被將守燃起,又將熊肉取出,開始著燒烤。

    “都走兩日了,但還是看不到出口,究竟還需要多久我們才能出去?”思離人開始抱怨起來。

    這個問題也是將守想問的。

    他走到土螻身邊,低聲問道:“走出昆侖墟還需要幾日?”

    土螻仰頭想了想,隨后在地面大大的寫了一個“三”字。

    “還有三天?他們二人究竟落在了昆侖墟的什么地方?最深處?”將守心驚。

    他走回思離人身邊,道:“應該還有三天!

    “什么!三天!我的天!我還要像野獸般的生活三天!”思離人面色無奈,看來她很想盡早出去,畢竟這里沒有電視,手機,汽車,化妝品等等…完全與燈紅酒綠的世界隔離著。

    將守何嘗不想早些出去,他想念柳寒冰,唐如嫣,劉半仙,李智勇,還有朱雀和白虎,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

    “我們明明是在昆侖山的外圍山脈墜崖,怎么會出現在深處?”思離人皺著眉頭思索著。

    將守不語,看來他們是偶然間掉入一個類似于時空隧道的地方,將他們傳送到了昆侖墟深處。

    “!我要出去!“

    一個憤怒又哀怨的吼聲,突兀響起。

    將守和思離人“唰“的站起身,緊張望向西邊的高山,但什么都看不到。

    將守目力驚人,更可以隔空看物,但他此刻除了雪白的山峰外,什么人影和異常都看不到。

    他又嘗試透過山體,但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阻隔在外,無法看到山體里的情況。

    將守向身前的陸吾和土螻看去。

    只見二獸面色如常,似乎對那聲憤怒的吼叫習以為常。

    “放我出去!“

    吼聲再次傳來。

    將守快步走到土螻的身旁,問道:“那是什么聲音?“

    土螻站起身,用前爪寫道:“恐怖的神!

    “他怎么了?被困住了嗎?”將守問道。

    他心中好奇,聽話語,“恐怖的神”似乎被什么東西困住了。

    “不知道!蓖料N寫道。

    “你們沒見過嗎?”將守繼續追問。

    土螻搖了搖頭。

    將守又看向陸吾,它也搖了搖頭。

    將守不禁皺眉,都沒見過,那二獸怎么會知道他的強大?

    正當他疑惑時,忽然,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天空直接壓迫下來。

    “撲通!

    將守跪倒在地,面色緊繃,額頭之上有絲絲細汗冒出。

    他被這股力量壓的站不起來,呼吸也變得急促。

    他趕忙用余光看向二獸和思離人,只見土螻和陸吾一副“沒事“而又無奈的表情,而思離人也是仰望著北邊山頭,對他這邊發生的事情絲毫沒有注意到。

    “難道就這股強大的氣息,只是壓迫著自己?”將守想說話,但卻說不出來,嘴里如同被漿糊黏住。

    忽然,他心中又是一緊,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出現。

    他知道,遠處那個“恐怖的神”在看著他。

    將守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如同**被人侵犯。

    “!”

    將守暴喝一聲,身體同樣爆發出驚人的氣息。

    徒然,頭頂上的強大氣息猛地一退。

    他全身一松,癱坐在地。

    “將守,你怎么了?”思離人聽到將守的喝聲,趕忙過來看看發生了什么。

    “沒事,就是想喊一嗓子!睂⑹胤笱苤,同時將目光移向北邊的高山。

    那種窺探的感覺,就是從那邊傳來的。

    “想喊一聲?”思離人用一種不相信的目光看著將守。

    將守不理思離人,體力恢復后,緩緩站起,走向火堆,繼續翻烤著熊肉。

    他心中慶幸沒有選擇走北邊的那條路,那個“恐怖的神”果然高深莫測,非比尋常。

    僅僅是發出的氣息,就能讓自己癱坐在地。

    如果面對面交鋒,估計他用一個指頭,就能將自己打成飛灰。

    但應該是有什么枷鎖困住了他,他只能用氣息感覺外面的一切,卻不能走出北邊的山巒,也無法傷害到任何人。

    土螻和陸吾表情淡定,面色松弛,就足以說明這一點。

    他這時又想起遺神王的話,不到正神界的大能時,絕對不要展現自己的實力,否則很容易夭折。

    這句話真的很對,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他收起了自負的心。

    匆匆吃完熊肉,便坐在火堆旁,面色陰沉,也不說話。

    思離人坐在一旁,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看著將守的臉色,也不敢多問,片刻,就依靠著墻角睡覺了。

    將守站起身,舒展一下筋骨,便閉上眼睛,腦海中真龍綱要閃現,猛龍拳譜消失,云龍掌出現。

    他緩緩的伸出雙掌,按照云龍掌的武譜修煉。

    思離人輕輕扭頭半睜著眼睛看著將守。

    他的掌法依舊緩慢,平淡無奇,都是極為普通的招式。

    思離人心中疑惑,堂堂的隱士聯盟分局局長,為什么不找一本高深點的功法修煉,雖然高深的功法對于所有修煉之人都奉若至寶,但對于將守來說,應該不難。

    他現在所打的招式,比老人保健所練的功夫還平淡。

    思離人回想起這幾日將守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心中不禁暗道,等出了昆侖墟,一定要一本差不多的修煉功法給他,算是報答他。

    將守舞動著云龍掌,動作雖然緩慢,但體內隱隱有股熱流,正順著云龍掌發力的路線,平順的游動。(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