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93章 霸下落幕1
    將守瞪了二人一眼,白虎和李智勇齊刷刷的脖子一縮,嚇得不敢看將守。

    “你們看看,這才叫不傷人性命!睂⑹卣f道。

    白虎和李智勇趕忙點著頭,說道:“老大做的對,老大威武,老大最帥…”

    “哼!“將守扭頭向著門口走去。

    李智勇看著將守逐漸走遠,又看向地面那幾個昏迷的人,說道:“老大不是說打殘嗎?他們只是昏迷了過去,也沒殘啊…”

    話引剛落,地面立刻響起“咔咔咔…”骨頭折斷的響聲…

    李智勇再次一縮腦袋,畏懼的看了一眼老大的背影,暗道,老大這招也太厲害了,竟然能隔空打斷人的骨頭。

    將守不用回頭也知道,自己這招鎮住了白虎和李智勇,不禁心中暗自偷笑。

    其實這招非常簡單,但凡進入入神境界的人都會,只需要用一點念力就可以,當初在昆侖山腰時,霸下憑空掐住人的脖子,用的就是這一招。

    只是入神境界的人很少,他們沒見過,所以好奇罷了。

    “把所有還能喘氣的人捆起來,并排放在醫院大門的兩側!睂⑹氐穆曇魪目罩袀鱽。

    李智勇和白虎相互對視一眼,便到車里找繩子,將還活著人綁起來。

    由于黑衣殺手身上都有傷,骨頭也斷裂了數根,身體一挪動,立刻牽動著傷口,發出慘叫。

    白虎微微皺眉,將喊出聲的黑衣殺手,直接賞了一個大嘴巴。

    幾顆碎牙飛出伴隨著響亮的聲音,慘叫戛然而止,殺手直接昏迷了過去。

    幾個還準備呻吟的人,看著同伴如此,皆是嚇得不敢出聲,哪怕身體再疼,也拼命忍著。

    白虎和李智勇將三十幾人綁好,拽到醫院門口,將守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他之所以這么做,就是要光明正大的與黑殺盟宣戰,他要將黑殺盟連根拔起,讓黑殺盟永不超生!

    “嘟嘟嘟…”一個極其細微的電話聲音響起。

    將守聞聲看去。

    一個低頭的殺手感受到目光,渾身猛地一顫,額頭之上更是冒出冷汗。

    “你,說你呢!”將守喊道。

    那個殺手茫然的抬起頭,一臉驚恐的看著將守,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將守看著殺手害怕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幫人說的好聽點,是亡命之徒,說的難聽點,就是一幫烏合之眾,靠著人多,欺負平頭百姓,平日里耀武揚威,仗著手中武器精良,欺負普通百姓,調戲一下良家婦女,要多可恨就多可恨,但遇到狠茬,就變得像一只小貓咪一樣。

    “啊…您…您叫我?”那個殺手嚇得渾身顫顫巍巍。

    “是,你的電話響了!”將守提醒道。

    “哦…但是我…”殺手看了看被綁著的手腳,求助的看向將守。

    將守向白虎看了一眼,示意幫他一下。

    白虎大搖大擺,面色肅殺,走到他身前,將他兜里的電話掏了出來,按下接聽鍵,隨后放到他的耳邊。

    “喂…啊,是,我們…”殺手不知道接下里如何說,總不能大喊“我們被三個人圍殲了,快來就我們啊!”

    將守微微一笑,道:“你就說被全殲了,讓他們派厲害的人物來!

    殺手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一臉茫然的看著將守。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

    殺手上身猛地一個趔趄,大腦頓時發懵,恐懼而又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這個魁梧如同小山般的男人。

    白虎扇出這一巴掌,給將守也整楞了。

    在他印象中,白虎憨厚,老實,從來都是被朱雀欺負,開會討論什么事也不發言,只是聽從或者執行,仿佛一個沒有長腦子的人。

    但現在看起來,倒是有幾分古代酷吏,嚴刑逼供的架勢,這些都是跟哪學的。

    白虎的表演還沒有結束,扇出一個巴掌后,面容陰笑的看著殺手,大聲喊道:“讓你說被全殲了,派更厲害的人物來!”

    那個殺手立刻如同小雞吃米般點頭,對著電話那頭嘰里咕嚕用越語說著什么。

    他說完,電話那頭沒有了回應,很快便掛了電話,發出了忙音。

    將守微微一笑,站在醫院門口,如同一尊殺神,旁邊白虎和李智勇護法,守在一旁。

    任何國家或地區,醫院的人流量都是很大的地方,排隊掛號的人,等待醫生叫的病人,取藥的家屬,大家都好奇的看著醫院門口的景象。

    這種場面十分難得,由于這所醫院設在貧民窟周圍,來這里看病的人都是平日里受到他們欺壓的百姓,他們看到這些無惡不作的惡霸,身體流血,面容慘淡,雖然嘴上沒說什么,心里卻是歡呼不已,對著將守三人,投去了崇拜的目光。

    等了許久,黑殺盟還沒有派新的殺手來。

    將守心中郁悶,這也太慫了吧,這就不敢來了?

    “老大,手術做完了,我們進去看看吧!敝烊高@是走過來說道。

    將守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醫院的方向,不屑的搖了搖頭,轉身跟著朱雀向著病房走去。

    病房中,小丑臉上的妝已經被洗掉了,嘴巴上罩著呼吸器,雙眼緊閉,看來麻醉還沒有過去。

    將守看著小丑本來的面目,還是一個長相非常清秀的男子,三十五歲左右,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小丑的真容。

    有如此面容的男子,很難將殺手界老大,讓人聞風喪膽的魔頭,各個國家的噩夢聯系在一起。

    “他怎么樣?”將守問向劉半仙。

    “明天一早就能醒,他是修煉之人,體內有內丹,恢復速度是常人的數倍,只是…”劉半仙臉上出現一絲惋惜神色。

    將守看他如此反應,立刻焦急的問道:“只是什么,快說!

    劉半仙嘆息一聲,道:“他的三處大脈都斷了,就算重新接上,也很難恢復如初,就像骨骼嚴重粉碎后,就算好了也會一圈一拐。他的修為很難增長了,大概只能停留在這個階段了!

    “難道沒有一點辦法了嗎?”將守急切的問道。

    一個修煉之人,修為就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希望!如果小丑醒來后,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在修煉上取得進步,就像即將溺水之人,眼睜睜看著視平線落在水面之下那般絕望,整個世界都會暗淡無光。

    劉半仙無奈道:“尋常的骨骼,外傷之類的還能有些辦法,經脈受損則是最難治愈的,而且他還拖了很長世間,斷裂的經脈早已枯萎,難以愈合。就像是武俠里,練武之人一旦被廢,就變成了廢人,災難性,不可逆的打擊!

    將守心猛地一沉,雖然小丑受傷與他并無關系,純粹是殺手集團之間的戰斗,但看著小丑昏迷的模樣,還有不能繼續修煉的未來,內心十分悲痛,惋惜,感嘆天意弄人。

    這就好比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身邊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能飛黃騰達,有一天你身邊坐的都是馬蕓,馬花騰,王建林這樣的人物,你自然也不一般。

    ……………………………………………………………………

    在越國一棟別墅內,裝修風格非常奢華,到處都可以看到金鑲玉砌,在一條長長的圓桌周圍,坐著十幾個人。

    這是些人很容易分辨出不同,其中六個中年男人身著普通休閑服飾,精氣內斂,猛地看去,像是個普通人一般,但仔細看,就會發現他們身體周圍有靈氣環繞,每個人的眼睛也都暗藏精光,都是修煉大成之人。

    但他們并沒有坐在圓桌首位,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將全身,包括容貌,都籠罩在斗篷之下,讓周圍眾人無法看清他的長相。

    此刻,黑色斗篷之人一句話也不說,安靜的坐在那里,其余人也不敢說話,氣氛十分尷尬和詭異。

    剩下還有五六個人,有的身穿西服,有的身穿花襯衫,雖然他們也坐在圓桌周圍,但身體局促不安,雙腿不停抖動,額頭也有絲絲細汗留下,很明顯,他們心中慌亂,但卻不敢出聲。

    良久,黑色斗篷之人開口道:“你在把剛才的事情說一遍!

    一個身穿花襯衫,體態臃腫的男人咳了咳嗓子,語氣有些顫抖的說道:“我的人在醫院發現了小丑,他身邊除了雪莉那個娘們外,還有五個人,兩個男人,一個老人,還有個孩子和女人,我派出去三輛車,總共有三十幾人,此時此刻,應該都被他們俘虜了!

    這個花襯衫的男人叫阿塔加,是越國本地人,從小就不學無術,到處打架,惹是生非。長大后,更是退學,結交社會上的小混混。但上天總算對他不薄,給了他一個聰明的大腦,細膩的心靈。

    他憑借機靈的頭腦,大膽的手段,很快就組建了一個小幫派,叫黑殺盟,專門為一些大老板,處理一些麻煩事,順帶撈點偏門,雖然混的不算上乘,但也不會挨餓。

    某天,他剛剛欺負了一個平民寡婦,在女人絕望和欺凌的哭聲中,他穿好褲子,不屑一笑,便要出門而去。

    他剛踏出門寡婦家門口時,眼前忽然一黑,就失去了知覺。

    等醒過來時,他坐在一個地下室中,全身都被麻繩綁了起來,而眼前,正坐著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

    阿塔加看不清他的容貌,大聲叫喊幾聲,仍然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他一氣之下,竟然爆粗口!

    但話音剛落,他全身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擠壓,就如同一條蟒蛇,將他的全身纏繞。

    “!”一聲無比凄慘的叫聲,霎時響起。

    “呵呵,疼嗎?痛苦嗎?你還罵人嗎?”低沉的聲音從面前傳來。

    阿塔加面色通紅,嘴角流出鮮血,他不再出聲,拼命忍者身上的劇痛。

    作為在底層社會摸爬滾打數十年的人,他也曾聽聞過一些事情,在這個世界里,有一類是傳說中的修煉之人,名震江湖的血狼阻止的老大,小丑,似乎就是修煉之人。

    他們可以隔空取物,飛石斷金,憑一己之力,可以獨占數十人。

    此刻他全身沒有看到任何束縛自己的東西,但全身如同捆綁,看來是遇見了傳說中的修煉之人。

    “神仙,上帝,佛祖…”阿塔加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如何稱呼眼前的人,“我究竟有什么地方得罪閣下了,我即可改正,還望神仙,上帝,佛祖能夠放我一馬!

    他苦苦哀求。

    “哼,還算你小子有些見識,識相!”黑斗篷之人說道。

    隨后,阿塔加全身猛地一松,全身虛脫,還好有身上的麻生勒著,才沒有讓倒在地上。

    沉悶的聲音再次響起:“阿塔加,我需要你的黑殺盟,為我找一件東西!

    阿塔加恢復了一些體力,抬頭問道:“什么東西,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嗯,不錯,我要找一個圖紙,裝在檀木盒子中的圖紙,我能感覺到,他就在這個城市里。而你是這個城市的地頭蛇,你要幫我把它找出來!背翋灥穆曇粼俅蝹鱽。

    “沒問題,您告訴我圖紙在哪,我馬上派兄弟去找!卑⑺邮猪槒牡膽械。

    他是一個很會審時度勢的人,當局面不利于自己或對方強大于自己時,他會立刻做出懦弱,聽話的樣子。

    隨后,黑斗篷人給他了一個坐標。

    阿塔加看著坐標,面色越來越凝重,眉頭皺起,有些為難道:“神仙,上帝,佛祖,真不是我不愿意去,而是這個地方正是血狼的總部,我不能去,甚至靠近就會被滅的!

    他常年呆在越國的塔塔市,知道那里就是血狼組織的總部,他一個街頭混混,不入流的黑殺盟,如何跟這樣的牛叉組織抗衡。

    “呵呵,你不用擔心,我會派人幫助你,我知道里面有一個修煉的人,也只有里面都是裝備精良的亡命徒,我可以提供給你無數的金錢,讓你去購買武器,招募殺手,也能為你產出那個修煉之人!背翋灥穆曇粽f道。

    阿塔加不是傻子,甚至比一般人還聰明,他心中疑惑,既然你錢,實力,人都有,何必還要我前往,莫非有什么禁忌之類的東西,讓你不敢靠近那里?

    黑斗篷之人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幽幽的說道:“不要妄加揣測我的心思,你只是個螻蟻,只是個隨時能被我殺死的昆蟲!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第一是讓我把你化為硝煙,第二是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如果你敢違背我,我讓你靈魂消散,永不超生!”(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