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226 賭場奇遇
    撲克牌之類的,將守之前沒有接觸過,但色子之類的,他倒是有幾分熟悉,最簡單的就是比大小。

    “貴賓,您好,這是那位老板讓我給您的籌碼!币粋長相甜美的服務員,端著兩摞籌碼,走到將守的身后。

    將守順著服務員所指的方向望去,正是劉半仙。

    劉半仙望向將守,揮了揮手,示意“老大,孝敬你的!

    將守點點頭,就收下了籌碼。

    這時一個身材高挑,一身職業裝的女人向著將守走來,熱情而又禮貌的說著:“老板,您是第一次來這里吧?我是這里的經理,叫高瑤,在這里有什么需要,可以隨時跟我說!

    說完,遞上了一張名片。

    將守看著女人,禮貌的點點頭,接過名片后說道:“好的!

    看著將守收下了名片,高瑤覺得眼前看起來很普通的年輕人,很可能是一個可以培養的潛力股,未來賭場的大客戶!

    畢竟旁人送來三十萬美金的籌碼,他看都不看,直接收下來,明顯是個富二代或其他二代。

    高瑤露出職業性的微笑,繼續說道:“之前接觸過類似的博彩嗎?有很多的玩法,我給您介紹一下?”

    將守搖了搖頭,道:“不用了,我主要是陪人,隨便看看就行!

    高瑤一愣,隨便看看?

    來澳市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是奔著玩一把的態度來的,無論是想一夜暴富,還是碰碰運氣,總是要賭幾把的,但從眼前年輕人的神態上看,明顯是第一次來賭場。

    高瑤還想說什么,但看著將守一臉的漠然和拒絕神情,也不好意思再強求,微笑著點了一下頭,道:“好,如果有什么需要,隨時跟我說!

    說完,便向著門口走去。

    “哇!豹子,連續三把豹子了!”

    “太神奇了!”

    “美女,你是賭神嗎?”

    ………

    不遠處,一張賭臺非常的熱鬧,很多人都在驚呼,周圍站滿了人。

    將守還不知道“豹子”所謂何物,便向著那邊走去,也湊湊熱鬧。

    當他走近后,一個熟悉的背影出現眼前。

    正是將守辦理入住時的紅衣美女!

    此時,紅衣美女已經換了一套衣服,原本艷紅色的衣服不見,換上了一身暗紅,也就是酒紅色的性感長裙。

    長裙的領口降到性感的位置,剛好露出潔白晶瑩的脖頸。

    腿部的兩側,也開到剛剛好的安全點。

    一雙潔白又修長的美腿,若隱若現。

    而胸前的低位處,也開到半圓之位,讓雄性動物見了無不想入非非,誘人難抵。

    將守緩緩走到她的側面,除了成堆的籌碼外,在她的右手邊還有一杯紅酒,身后有個精致的酒紅色小手包。

    在紅酒杯沿之上,還有個紅紅的唇印,顯得非常艷麗性感。

    將守心中暗道,看來這個美女很喜歡紅色。

    紅衣美女忽然轉頭,眉目掃了一眼將守,微微一笑,然后繼續看著荷官發牌。

    但將守卻覺得,她在向自己放電。

    “哇!同花順!”

    “簡直就是女賭神!”

    “神一般的美女!連贏至少六把了!”

    ………

    周圍看客再次驚呼!

    將守雖然不知道同花順的意思,但也知道紅發美女又贏了。

    此刻,她身前的臺面上,籌碼堆的如同小山一般,周圍的賭客們,眼中射出貪婪的目光。

    將守雖然不懂眼前的籌碼具體有多少,但看周圍人的表情也知道絕對是個驚人的數字!

    將守不懂撲克,也不懂二十一點,又看了幾把,都是美女贏了,覺得沒什么意思,便向著另一個搖色子走去。

    對骰盅,將守還是懂得幾分的,三千年前就有人玩,如今傳到了現在。

    將守覺得這種玩法很簡單,也很直接,沒有那么多瑣事,直接就能定出勝負。

    而且,更關鍵的,搖色子很快,一把定輸贏,輸贏全是一倍,干凈又利落。

    “一個人?”

    將守剛轉身,身后傳來熟悉的聲音。

    回過頭,那個紅衣美女正站在自己身后。

    將守有些好奇,手氣這么好,竟然不玩了?

    周圍的看客們也是一陣的遺憾,因為他們剛想跟著美女押注,結果就走了。

    “看什么,很驚訝?”美女看著將守疑惑的神情,笑著問道。

    已經有過女人經驗的將守,沒有了往日的羞澀和靦腆,搖了搖頭,道:“你手氣這么好,現在走掉豈不是很可惜?”

    紅衣美女微微一笑,道:“風景再美,也不能過多留戀,也許下一站,風景會更美!”

    將守眉頭一挑,這個美女還有點意思,說氣話來還一套一套的。

    “介不介意一起玩?”紅衣美女問道。

    將守沒有回答,反而問道:“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呵呵,保持點神秘不好么?如果一定要個稱呼,你可以稱呼我為t小姐!奔t衣美女微笑著回應道。

    將守看著眼前女人那精致的五官,性感的身材,還有那火辣的穿著,真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吸引她。

    “別猶豫了,走吧!”紅衣美女說完,很自然的挽上了將守的胳膊,向著前面走去。

    “哇!”

    “什么情況!”

    “那…那個男人看起來沒什么特別的,穿著也非常土氣,竟然能獲得美女的青睞!”

    ………

    將守和美女的身后,響起一片羨慕嫉妒恨的聲音。

    剛才那些看客們,除了因為美女的賭技高超外,還有一大部分是因為她的美貌。

    男人只要看一眼就會迷離的美貌,就算放在澳市這樣名媛匯集的地方,也是極為少見的。

    “我不會賭!睂⑹乇幻琅畮е蚯白,走馬觀花的說道。

    “是么?那不要緊,我會就行了,而且…”美女忽然拉長音,繼續說道:“而且你可以跟我下住,說不定今夜,可以把這一輩子的錢都賺到手!

    紅衣美女的聲音非常嫵媚,隱隱透露出妖嬈的感覺,男人聽后很容易恍惚。

    將守眼角上下打量了美女一圈,她不是修煉中人,丹田內沒有內丹,血液和細胞里也沒有本元真氣的流動,是個普通的凡人。

    紅衣美女,t小姐帶著將守坐到了搖色子的臺面上,將手中的籌碼放在臺子上,便對荷官點了點頭。

    女荷官看紅衣美女的眼神中有一絲戒備,剛才撲克牌卓的情景,她也看到了,眼前這個女人是個賭術高手,如果她的臺子輸的太多,那將無法跟老板交代。

    在澳市的賭場中,看似有很多臺子,各式各樣的玩法,但背后都被賭場的老板分包了出去。

    同一個賭廳,里面可能有很多個幫派或是組織在控制著賭臺。

    但有客人來玩,作為賭場或者荷官卻不能拒絕。

    女荷官只能帶上白手套,拿起黑色的色骰,開始有節奏感的搖了起來。

    “嘩啦,嘩啦,嘩啦…”

    “啪!”

    色骰落在桌面上,女荷官禮貌的對周圍的客人說道:“請下注!

    幾個長期混跡賭場的客人,知道紅衣美女是賭技高手,便尾隨前來,在臺子的兩側坐下,準備跟著紅衣美女下注。

    “大!”紅衣美女淡淡的說了一聲,便將所有籌碼向著寫著“大”字的方向推去。

    女荷官看著小山般的籌碼,手有些發抖,無論輸贏,數目都太大了,她還沒有經歷過如此數額的賭局。

    畢竟她只是散臺上的荷官,并不是vip貴賓室那種高端的荷官,無論是賭技,心里素質,都差了很多。

    “我也押大!”

    “我也是!”

    “押大!”

    ………

    五六個賭徒也跟著美女押大,而且幾乎是全部壓上。

    原本這些賭徒抱著看看的態度站在一邊,或者小小的壓上一點。

    但紅衣美女一上來就直接梭哈,這明顯胸有成竹的表現,他們又怎么能看著應該進入口袋的錢而不要呢!

    立刻跟著全部壓上去。

    賭桌寫著大字的地方,很快就被各色的籌碼填滿,女荷官的額頭上開始冒汗,手也是微微抖了起來,這些籌碼足足有二三百萬美金了,要是真開大,她就會輸掉幾千萬天龍國錢幣。

    將守看著紅衣美女那自信的表情,又看向賭徒們貪婪而又瘋狂的神情,無奈的搖了搖頭。

    “怎么,不跟著下注嗎?贏了可是翻倍的哦!”紅衣美女嫵媚的看向將守,眼中滿是勾引的意味。

    將守微微搖了搖頭,用只有他們二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如果我也都下了,一會兒咱兩玩什么!

    t小姐的姿勢不變,也不看將守,仿佛什么都沒聽道一般。

    只是性感的紅唇嘴角,微微上挑了個弧度。

    “開,開,開!”

    賭徒們瘋狂的大喊起來,仿佛只要荷官開色骰,他們就會變成富豪,無數的金錢就會流入他們的口袋中!

    女荷官身體微微抖動,拿色骰的手也顫抖起來,她銀牙一咬,眼下是箭在弦上,不能不發,總不能現在說換人吧,這樣做是違反賭場規矩的。

    “呼”!

    色骰開了!

    頓時,一片悲鳴瞬間響起!

    “什么!竟然是!”

    “怎么會是!”

    “不可能,不可能,都是幻覺,都是幻覺….”

    那些賭徒們,將全部的身價都跟著紅衣美女壓大,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三粒小小的色子!

    紅發美女梭哈了全部的籌碼,開小,損失最多的也是她!

    甚至跟壓的所有籌碼,都沒有她的一半多,她一定是非常自信才會壓大,但…但怎么會開小呢!

    女荷官真的開了小,三粒色子安靜的躺在骰盅里!

    賭徒們的所有籌碼,頃刻間,就徹底的告別了他們,流入荷官的口袋!

    幾個賭徒似乎接受不了開小,損失所有的事實,竟然發起瘋來,開始胡言亂語。

    但賭場里早就有這方面的措施,幾個身穿黑色西裝,體型壯如小山的保安立刻沖進來,像是拎小雞仔似的將他們扔了出去。

    賭場就是這樣,你如果守規矩,就會享受到應有的服務,當然,如果你守規矩又有錢,在服務的前面,還會加上尊貴兩個字!

    但如果不守規矩,想來搗亂,那么賭場就會摘下和藹的面具,張開獠牙對付你。

    賭徒們心中憤憤不平,但卻也無可奈何,畢竟下注是他們心甘情愿的行為,紅衣美女又沒讓他們跟著下,完全是他們個人自愿的行為,與任何人都沒有關系。

    同時他們也不敢亂來,否則賭場保安可不是吃素的,那幾個被扔出去精神失常的人,就是前車之鑒。

    “女賭神”失足,周圍跟風的人徹底走光了,一臉喪氣的向著別處碰碰運氣。

    “終于都走光了,現在可以安靜的玩幾把了!奔t衣美女笑道。

    “你這個趕人的方式倒是挺特別。但代價是不是有點貴?”將守說道。

    紅衣美女一愣,隨后輕笑起來,道:“錢而已嘛,雖然我的沒了,但不是還有你嘛!

    “那你接下來可是要聽我的!睂⑹卣f完,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太曖昧了。

    紅衣美女倒是沒有任何不自在,反而笑道:“這樣呀…那我就從了你吧!

    將守不再接話,直接對著女荷官說道:“繼續吧!

    女荷官此刻滿面笑容,她為老板一次性贏了數千萬天龍國錢幣,今夜的提成一定會高上許多!

    “嘩啦,嘩啦…”色骰繼續搖動起來。

    “啪!”

    “您壓大還是壓?”女荷官禮貌的問道。

    將守微微一笑,道:“大吧!

    說完,便扔了幾個一萬元的籌碼到“大”字的位置上。

    “開了!”女荷官說道。

    “等等!”紅衣美女忽然出聲。

    女荷官目光看向紅衣美女,難道她還要下注?但她已經沒有籌碼了。

    “不要這么小氣嘛,賭大小玩的就是心跳,既然選擇了,我們就玩大一點!”紅衣美女說完,直接將將守身前的籌碼全部壓向大!

    女荷官的心再次砰砰的跳起來,心道,今天這是怎么了,遇到兩個瘋子,上來直接梭哈,簡直就是百分百的賭徒!

    但女荷官有了之前的“成績”,就算輸了也無所謂。

    將守身前的雖然是一萬美元的籌碼,但也就是三十萬,換算天龍國錢幣也就是一百八十萬左右。(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