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235章 返回天海市
    “好,那我就開了!毙だ咨贿呎f,一邊掀開將守前面的牌。

    紅桃三!

    將守身后的劉半仙和李智勇頓時有股想哭的沖動,這特么也太小了,簡直就沒有之一!

    怎么會這樣!

    雖然只是開出了一張小三,局面極為不利,但作為當事人的將守,卻面無表情,依舊是那種淡淡的表情。

    “將局長,看來幸運女神不太照顧你呀!弊霞喢琅Φ。

    將守表情從容,也不接茬,似乎在等紫紗美女的底牌。

    “將局長,你難道不知道小三是最小的么?”紫紗美女看著將守從容的表情不禁反問道。

    難道眼前的將守不懂撲克牌,不知道小三是最小的,才會如此淡定?

    “知道,但是你的底牌還沒有掀開,賭局還沒結束。你請放心,如果我輸了,我立刻離開澳市,永不再來!睂⑹刂苯亓水數恼f道。

    一旁的肖雷生,陰三和老六,臉上都露出了激動的神采,仿佛中了彩票一般。

    在他們現在的心中,沒有什么比讓這個災星滾蛋更開心的事情了!

    唐家三小姐露在外面的杏眼忽然一挑,饒有興趣的看著面前平靜的將守,似乎漸漸對他產生了興趣。

    “三小姐,我為你開牌了!毙だ咨@得有些迫不及待。

    三小姐此刻隨便一張牌,都會大過這個叫將守的年輕人,而且在發牌中,他已經將一張最大的牌做了記號,也發給了三小姐!

    “不用,我想待會再開!碧萍胰〗阏f道。

    肖雷生身體猛地一頓,慢慢的縮回了已經伸出的手,站在荷官位置上不動了。

    場面陷入了安靜狀態。

    將守和三小姐相互對視,周圍的眾人,沒有兩人的招呼,更是大氣都不敢喘,安靜的呆在一旁。

    肖雷生心中納悶,唐三小姐想干什么,明明開牌就能贏的賭局,為什么不開?

    陰三和老六更是壓抑著心中難平的興奮,只要三小姐一旦開牌贏了,他們將熱情的送上不要錢的“嘲諷”和咒罵。

    良久…

    三小姐輕輕的扭動了一下脖子,竟然嘆了口氣,緩緩的吐出三個字:“我輸了!

    “我輸了”這三個字,如同一個驚雷,在安靜的房間瞬間炸開了鍋!

    肖雷生一臉驚訝的看著三小姐,還沒有開牌,怎么就會輸了?

    陰三和老六“唰”地站起來,想湊到賭桌前,想看看怎么回事?

    將守是個小三,幾乎是撲克牌中最小的一張,除了小二以外,根本沒有勝算。

    但三小姐怎么都不會是小二,就算不是肖雷生發牌,換成一個普通的荷官,他們也絕不會發一張小二給三小姐。

    雖然將守有能力移動色子,看穿底牌,卻做不到物理的更換撲克牌,所以三小姐的底牌將守是換不了的。

    肖雷生此刻腦海中閃過無數想法,但每一種都說不通,他可以很肯定三小姐絕不會是一張小二,肯定大過那個年輕人的。

    除非…

    除非是三小姐主動認輸!

    想明白后,肖雷生皺起眉頭,有些疑惑的看向三小姐,但他卻看不到三小姐任何的表情,唯獨露在外面的眼睛,也是波瀾不驚,如同天空的星隕一般。

    雖然他跟著三小姐也有幾年了,卻始終摸不透三小姐的性格和心思。

    對于所有跟著唐家吃飯的人來說,三小姐這三個字,如同神明一般,神秘,強大,每一次的決定都非常的正確,長遠看,更是有著高瞻遠矚的戰略意義。

    唐家短短幾年時間,三小姐憑借著超常的智慧,周密的計劃,穩穩的將唐家帶上了澳市第一家族的地位。

    三小姐現在認輸,究竟是什么意思?

    將守臉上并沒有因為對方認輸而有喜悅,他平靜的看著帶著紫色面紗的三小姐,淡淡的問道:“為什么?“

    三小姐抬起一只手,擺了擺,示意周圍人都下去。

    肖雷生本想說些什么,但他知道三小姐這時是不會聽的,目光看向陰三和老六,朝門的方向擺了一下頭,就繞過賭桌向外走去。

    陰三和老六也跟著向外走去。

    “阿大,你們也下去吧!叭〗阏f道。

    站在她身后的兩個保鏢也向著門口走去。

    很快,房間里就剩下三小姐和唐裝老者,外加將守三人。

    當房門關好后,三小姐開口道:“我希望能交你個朋友!

    “為什么?”將守問道。

    “因為你很強大,以后也會越來越強大!比〗愫唵沃苯拥幕卮。

    將守目光盯著三小姐,仿佛想看清她的內心真實想法。

    但除了一汪清澈外,什么也看不到。

    三小姐這個說法也確實合情合理,他們唐家畢竟只是凡間的一個大家族,做生意的,多交朋友少樹敵本來就是做生意的原則。

    而且,像將守這樣的修煉之人,能結交成為朋友的話,畢竟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以后唐家有什么麻煩,將守一定會出手相助的。

    “就這么簡單?”將守有些不信的問道。

    “就這么簡單,難道我還要費勁腦筋,想一個復雜的理由?”三小姐笑道。

    說完,她給了身旁唐裝老人一個眼色。

    老人點了點頭,從懷中掏出一個用黃色絲綢包裹的東西,放到了桌子上。

    “這個就是你想要的九龍圖!比〗阏f道。

    “說吧,有什么條件?”將守并沒有著急去拿,淡淡的問道。

    這天上總不會掉下餡餅吧?唐家三小姐這么配合,背后一定有什么條件。

    “不錯,我沒有看錯你,是個講規矩,守承諾的人!比〗阏f到這里,話風忽然一轉,繼續說道:“條件嘛…我暫時還沒有想到,等想到再告訴你!

    將守想了想,略微沉吟一下,繼續說道:“好,但前提說好,違背良知,傷天害理的事情,我不會做的!

    三小姐“呵呵”笑出聲,似乎聽到笑話一般。

    “放心吧,殺人放火這類事情不會讓你去做的,也不會讓你做違背天理的事情,但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你幫助,你需要第一時間出現在我這里,為我掃清所有的威脅和障礙!比〗阏f道。

    將守聽完,深深的看了三小姐一眼,緩緩說道:“好的,我答應你!“

    “一言為定!比〗阏f完,直接站了起來便向外走去。

    將守看著三小姐的背影,眼神逐漸變得深邃。

    “老大,發生了什么呀,我都看出那個小姐姐要贏了,怎么忽然就認輸了呢?”李智勇在一旁問道。

    剛才將守開出小三后,他已經做好了將守和劉半仙動手,他找個角落躲避的準備,但局面突然來了一個驚天大逆轉,小姐姐竟然故意輸給將守。

    “嘿嘿,小家伙,這才真正是唐家三小姐,深謀遠慮,思考入微,她做出了很正確的選擇!”劉半仙笑道。

    將守看了一眼劉半仙,笑而不語。

    這個唐家三小姐確實與眾不同,看問題能看清本質,更能有深遠的打算,確實不一樣。

    劉半仙走到賭桌的對面,拿起被黃色絲綢包裹,攤開后,看到里面露出的暗黃的羊皮卷,嘴角一咧,道:“老大,沒問題,就是九龍圖!”

    將守點點頭,道:“我們走吧!”

    將守也好,劉半仙也罷,都是頂級聰慧的人,但任憑誰也沒想到,九龍圖最后竟然是被這樣的一種方式獲得。

    按照最后的結果來說,唐家是主動將九龍圖送給將守的,但為什么唐家之前又不見劉半仙呢?

    能知道將守就是隱士聯盟七局的局長,就知道劉半仙是副局長,所以劉半仙是將守的人,唐家早就知道,但卻將他拒之門外。

    “老劉,立刻訂明天一早的飛機票,另外通知小丑,我們現在就走!”將守說道。

    劉半仙“嘿嘿”一笑,立刻明白了老大的意思。

    他掏出手機,訂了明天一早的四張機票,便又給小丑打了電話。

    將守三人并沒有回酒店房間,而是裝著心情愉悅的樣子,準備出去吃夜宵。

    他們剛踏出皇后酒店的大門,立刻就被無數雙眼睛盯上了。

    劉半仙佯裝看風景,掃了身后一眼,低聲說道:”老大,尾巴還不少啊!

    將守有神識根本不用回頭就知道周圍的狀況,微微的搖了搖頭,道:”嗯,不是唐家的人,估計是另一些澳市幫派的人,都是普通人,沒有修煉之人!

    李智勇不關心有什么尾巴,只關心夜宵吃點什么,他已經餓了。

    要不是之前情形緊張,他早就抗議喊餓了!

    將守為了隱藏修煉之人的身份,并沒有運用修為,像普通人一般向著熱鬧的集市走去。

    不久,就看到一副騷包樣子的小丑。

    他朝著將守三人揮了揮手,指向一個小街巷,便轉身消失在了人群中。

    將守會意,步伐慢慢向著街巷走去,就在丁字路口的瞬間,他閃身走入陰暗的街巷,而劉半仙和李智勇緊隨其后。

    街巷中有一個垃圾箱,三人躲在箱子后面,接著夜晚黑暗的掩護,看著十字路口。

    果然,很快就有人走到丁字路口,左右觀望,滿面迷惑!焙呛,估計是咱們在澳市暴富的神話,被人盯上了!“劉半仙笑道!编,周圍還有幾伙人,他們身上有槍!皩⑹卣f完,向著街口外走去。

    劉半仙愕然一下,領著李智勇也快速跟了上去,帶槍的人八成就是想打劫他們了。

    街巷外是一條長長的馬路,兩邊都?恐囕v。

    將守三人出現后,街邊一輛”神車“五菱宏光的窗戶中,伸出一只手,悠揚了揮了揮。

    劉半仙有些不悅的嘀咕道:“哼,又是賣弄!

    幾人上車后,“神車“五菱宏光慢慢的啟動,就像是一輛普通的汽車行駛中的汽車。

    很快,五菱宏光便繞過一座大山,在漆黑的山路中行駛,最后到達了一個海邊。

    安靜的夜里,海浪有節奏的拍打著岸邊,讓人內心平靜。

    “呼突然感覺好安靜!睂⑹馗锌。

    “是啊,幾十分鐘前我們還處于喧囂和熱鬧中,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世界!眲胂烧f道。

    “小丑哥,快艇什么時候來接我們啊,這里有點冷!”李智勇問道。

    夜晚的海邊確實要冷上幾度,幾個人穿的又單薄,被風一吹,就感覺到陣陣涼意。

    小丑一愣,蹲下身子,看著李智勇問道:”快艇?你怎么知道是快艇來接我們?“

    李智勇想了想,說道:”英雄本色不都是這么演的么?“

    小丑嘴角抽抽兩下,無奈的嘆息一聲,伸手摸了摸李智勇大大的腦袋,心道,這孩子沒救了,被電影坑害的一代。

    黑暗的海中,忽然閃起幾束光線!眮砹!“小丑說道。

    將守幾人向著海邊走去。

    只見一艘上了年代的漁船,船體周圍布滿銹斑和苔蘚,正緩慢的向著海邊靠近!笔裁催@艘破船?不應該是豪華舒適的快艇么?“李智勇驚訝的說道。

    小丑也不理他,待船靠岸后,直接登上了船。

    將守也跟著跳上了船。

    “嘿嘿,小家伙,你上嗎?不上繼續等快艇!眲胂纱蛉さ。

    “哼,有船不上非好漢,老家伙,抱我上船“李智勇不要臉的說道。

    將守走到漁船的甲板上,任由海風吹拂著自己,漸漸陷入到剛來到這個時代,在荒島上遇到柳寒冰的情景

    那些跟丟將守的人在被各方老大罵了一頓后,繼續回酒店蹲坑守候,希望他們幾人能早日回來。

    澳市唐家!焙!“一陣大風忽然吹動,窗戶不停的抖動,發出“噠噠,噠噠”的聲音。

    已經熄燈的唐家莊園,漸漸亮起燈來。

    躺在床上的三小姐,原本閉著的眼睛忽然睜開,心中嘆息一聲,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

    她掀開被子,坐起身,開始換起了衣服。

    等她出門時,門口的保鏢已經全部躺在地上,但胸前有規律的起伏,說明他們只是昏了過去。

    她并不意外,沿途不停,向著客廳走去。

    剛從樓梯下來,就看到客廳中,除了周圍已經倒下的保鏢和傭人外,只剩下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站在那里,背對著她。(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