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237章 朱雀上了白虎
    一個醫學界無比權威,家財無數,年過七旬的老人,竟然放棄自己的大房子,優越的生活條件,委屈的住在一個普通的商人別墅里,還費勁的搞什么搜救。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三小姐,這個劉半仙絕不是外界所知道的醫學神手,很有可能自身就是一位修煉之人!

    而且從生活中觀察,這位七旬老人不僅精神抖擻,步伐矯健,簡直就像是個玩“跑酷”的年輕人!

    普通年輕人都沒有他的身手矯!

    這個結論讓三小姐很興奮,因為她終于打開了修煉界的一扇大門,雖然門里還不知道有什么,但也足以讓她感到興奮。

    隨后,在接下來的調查中,她又得到了一個更讓激動的消息,一名叫做將守的年輕人,與劉半仙幾乎形影不離。

    并且從匯報的信息來看,這個叫將守的年輕人,似乎還是這個年過七旬,醫學泰斗劉半仙的老大或者領導之類!

    劉半仙對將守言聽計從,如同一個跟班或是助理。

    普通老人都不可能叫一個年輕人為老大,當馬仔,放不下面子,更何況是劉半仙這種有錢,有社會地位,簡直傲到骨子里的人了。

    最終,三小姐確定,這個將守,一定是修煉界某個強大組織的高層,甚至是黑龍盟都很忌憚的那種角色。

    有了目標,便是有了方向。

    三小姐開始不斷挖掘將守這個人,還有他身邊的一切。

    天海市柳家的崛起,張家的悲劇,還有幾乎破產的喬家等等,所有事件的唯一核心就是這個叫將守的年輕人。

    功夫不負有心人,三小姐大把的金錢和投入的精力終于有了回報。

    某個修煉界的人,因為需要一筆錢,將將守的身份,還有行蹤,高價賣給了唐家,更是將修煉界近期要發生的幾件大事告知了三小姐。

    其中一件,就與黑斗篷人交給自己的九龍圖有很大關系。

    就在三小姐準備與將守和劉半仙取得聯系時,這二人竟然帶著一個紅發小朋友,訂了來澳市的機票,并恰巧就是住在了唐家的皇后酒店。

    看著將守的資料,敏感又聰慧的三小姐,知道將守這樣的人絕不可能無緣無故去一個地方,他這次來一定有著某種目的。

    她決定暫不行動,暗中觀察,等摸清將守幾人的動機和目的后,再采取相應的措施。

    但讓她意外的是,號稱醫學泰斗的劉半仙,自己一直關注,渴望建立聯系將守和劉半仙,竟然主動找上她,獨自一人來唐家莊園拜會自己。

    她心中明白了,他們二人來到澳市的目標,就是自己。

    而她又有什么東西值得一個修煉人費盡心思來要呢?

    答案就只有一個,黑龍盟交給她保管的九龍圖!

    但如果貿然示好給將守,她無法與黑龍盟交代,現在翻臉不是好時機,她還沒有足夠的籌碼與黑龍盟鬧翻。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讓將守和劉半仙主動逼迫自己交出東西,這樣才會名正言順。

    所以將守在皇后賭場大殺四方,帶著賭徒們一直贏錢,肖雷生,陰三,老六打電話求援也找不到三小姐的原因。

    隨后,當三小姐“無奈”出面,見到將守時,她仔細觀察將守的一舉一動,聽將守說話的每個音調,三小姐再次得到了最大的驚喜!

    將守絕不是外界所說的那樣修為平庸,靠著總局局長關系上位的人,否則絕不可能表現出那樣的自信,從容,淡定!

    自信的根本,就是絕對的實力。

    這個將守,就是有這樣的絕對實力!

    同時,他更是一個忠誠守信,哪怕輸掉這張九龍圖也會守承諾的人!

    否則絕不可能因為她的三言兩語,就真的不用自身能力的人。

    經商出身的三小姐,深知誠信和信任的重要,這是長期合作伙伴的必要條件。

    有了將守的能力,誠信,三小姐感覺原本烏云密布的天空,突然出現了一縷燦爛的陽光,并且這道光束越來越大,甚至會徹底趕走整片烏云。

    將守的種種表現,讓三小姐也變得自信,擁有了與黑龍盟賭博的籌碼。

    將守就是唐家擺脫黑龍盟唯一的希望。

    未來在某個關鍵的時候,將守一定會信守承諾,挺身而出,拯救唐家于黑龍盟的惡爪之中。

    晚上黑斗篷人來,質問三小姐時,從不反抗,逆來順受的她,第一次賭上了性命,她就想知道在那個時間快來的時候,又有將守這個強敵在側的時候,黑龍盟到底敢不敢殺了自己,讓別人取代自己,甚至是唐家。

    所幸,她賭贏了!

    黑龍盟并沒有殺自己,更是沒有做出任何逾越之舉。

    她更是在心中印證了將守絕對是與黑龍盟比肩的人物!

    …………………………………………..

    將守看著越來越近的岸邊,剛來到這個時代的種種,又重新浮現在腦海中。

    那時,他第一次見到柳大軍,第一次見到阿力…

    “老大,在想什么?”劉半仙面帶微笑,明顯心情很好。

    “想你怎么不老老實實的呆在船艙里,跑這里陪我吹海風!睂⑹匾荒樀妮p松。

    劉半仙“嘿嘿”一笑,“我猜老大是想…冰冰小姐了吧?”

    將守笑而不語,輕輕的踢了他屁股一腳。

    與劉半仙相處久了,就好像是肚子里的蛔蟲一樣,什么都能被他猜到。

    “不看看是九龍圖幾嗎?”小丑這時也從船艙里走了出來。

    “呵呵,著急了?你看吧!睂⑹貜慕渲咐飳ⅫS色絲綢包裹的九龍圖拿出來,拋給了身后的他。

    小丑也不客氣,直接將絲綢揭開,將里面的羊皮圖舒展開。

    “九龍圖八!看來我們距離完整的九龍圖是越來越近了!”小丑將九龍圖重新卷起,拋回給了將守。

    將守接過來,收入了戒指重。

    劉半仙這時插話,“老大,我感覺那個三小姐有些不簡單!

    將守臉上漸漸變得嚴肅,伸手摸了摸下巴,思考著整個過程。

    “剛才聽老六和智勇說賭場的情況,那個小妞確實不簡單,她好像對修煉界很了解,甚至我們都不知道九龍圖有什么用,她卻知道!毙〕笠哺胶推饋。

    小丑和劉半仙雖然有時候經常拌嘴,相互諷刺,但對于正經事,卻會立刻拋開成見,說心里話。

    “她有求于我們,或者…她正受著某些威脅!睂⑹卣f道。

    劉半仙和小丑一愣,各自思考起來。

    他們二人,一個歷經滄桑,老謀深算,另一個殺手界的老大,在無數尸骨中爬出來的人,都是頭腦聰慧,一點就通的人。

    很快,他們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她對我們不陌生,剛見面就知道我們是誰!眲胂煞治龅。

    “她明明可以不交出九龍圖,卻故意輸給我們,也就是主動交出九龍圖!毙〕蠼釉。

    “還有,我們第一天住進酒店,旁邊房間的監聽的人,很明顯不是賭場的人,那些應該是三小姐的人。她的人這么快就來了,就說明我們訂票來澳市時,甚至在這之前,她就關注著我們一舉一動,否則不可能這么快!睂⑹乩^續分析。

    小丑和劉半仙相通后,面色猛地一沉,同時嘆氣。

    小丑拿起電話,又訂購了不少安防和攻擊武器設備。

    劉半仙也是拿起電話,讓他助理多送點治傷的藥材。

    將守面色尷尬,“這都是什么情況?搞得像要打仗似的!

    小丑和劉半仙異口同聲,“就是要打仗!

    劉半仙繼續說道:“我主動上門被戲弄,被拒之門外,隨后又在賭場里我們又鬧出那么大動靜,之后三小姐才出現,就是為了給控制她的人一個理由,一個婉轉給我們九龍圖的理由,估計她背后的人已經知道九龍圖被我們拿走了,看來不久,她背后的人就會找上門來了,我們要提早防范啊!

    將守微微一笑,有了劉半仙和小丑這兩個人,他確實輕松很多。

    “該來的就讓它來,我們永遠不要怕!這個世界,只要想做事,就一定會有阻礙,就像走路一定會碰到石子一樣!”將守朝著前方大喊起來。

    小丑臉上露出個笑容,仿佛又回到曾經在戰場上的豪情壯志!

    劉半仙瞥了瞥嘴,他不想槍林彈雨,只想老老實實的長生不老,一輩子跟隨著將守享受生活,享受人生無盡的旅途。

    “哎呀,你們都走了,竟然把我一個寶寶留在了船艙里!”李智勇睡眼惺忪的從船艙里走上來,一臉的委屈和哀怨。

    三人看著李智勇這個開心果,“哈哈”一樂,一掃剛才的愁緒。

    靠岸后,將守并沒有通知柳寒冰來接,他想給家里女人一個驚喜!

    走出碼頭,招了個出租車就向著柳家別墅區駛去。

    此刻已經是清晨,太陽已經露出了頭。

    將守下車后在別墅門口挺住了腳步,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很快,他又能見到愛自己,依賴自己的柳寒冰了。

    “呵呵,老大,想給寒冰一個驚喜?”小丑是過來人,看著將守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久別勝新婚,算一算也快半個月沒見了,可惜別墅沒有后門,要不我們就先從后門走了!眲胂梢彩菨M臉的賤笑。

    小丑嘴角露出個笑容,“嘿嘿,走后門這個事情簡單!老劉跟我走,還有你這個勇寶寶!”

    劉半仙一愣,疑惑的看向小丑,他住了這么久,還從來不知道別墅還有個后門。

    但隨后…他信服了。

    小丑竟然從背包里拿出了一條繩索…

    敢情這小丑竟然要從窗戶里爬進去!

    劉半仙無奈的看著小丑手上的繩子,又看了看將守,無奈的拉著李智勇向著房間窗戶那邊的墻壁下走去。

    將守走到門前透過門鎖,用意念將門鎖從里面打開,悄悄的走了進去…

    聞著熟悉的味道,看著熟悉的擺設,一股身心輕松的感覺從心頭升起。

    將守心道,這也許就是家的味道。

    “咔嚓!”

    一樓柳寒冰的房間門響了。

    頭發散亂,睡眼惺忪,穿著胸口紋著米老鼠的麗人出現在門口。

    將守看著熟悉的身影,心頭一熱,張開雙手直接抱上了上去。

    “!誰!救命啊…”

    將守臉上立刻出現幾道黑線…

    “別叫,是我回來了!”將守趕緊出聲說道。

    懷中的拼命掙扎的佳人立刻停止了掙扎,轉而雙手用力的環抱住將守的脖子,驚喜的喊道:“哇!你回來啦!你回來啦!”

    將守將柳寒冰額頭上的碎發捋到耳旁,用極其溫柔的聲音,“是我回來了!”

    柳寒冰恨不得將整個身體融入到將守的身體里,感受著溫暖而又堅實的懷抱。

    張媽這時從廚房里走了出來,喬媚和唐如嫣也從柳寒冰的房間走了出來。

    她們先是著急,因為柳寒冰突然的大叫,當看到將守的身影,表情立刻變成“我懂”的神情。

    “將守回來怎么不提前打聲招呼,冰冰和我們可以去接你!”唐如嫣語氣依舊那么溫柔。

    喬媚沒說話,只是一雙勾人的大眼,一個勁的對將守忽閃。

    將守看著幾個絕美的佳人都對自己這么好,心里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高興。

    他心中忽然在想,如果重新回到夏朝帝國,有沒有可能把她們都…

    邪惡的想法開始在將守心中滋生,他趕忙搖了搖頭,將這些齷齪的想法甩掉!

    “將守回來了?”柳大軍的聲音從身后響起。

    將守松開抱著柳寒冰的手,轉頭看了一眼未來的準岳父:“是啊,回來了,伯父身體怎么樣?”

    柳大軍露出個淺淺的微笑,那表情分明是“懂事”的意思。

    “很好啊,上次的吃黃帝丹的遺留問題已經完全好了!”柳大軍說道。

    小丑和劉半仙這時也從樓上下來,還有朱雀和白虎…

    將守一愣,難道…

    他又看向柳寒冰,喬媚和唐如嫣…

    三個美女點了點頭。

    這個白虎,竟然趁著將守不在,把朱雀給搞定了,真不知是該罵他還是該夸他!

    白虎看到將守,微微一愣,隨即大大的臉上,露出一副羞澀的表情,余光不自覺的看向身旁的朱雀。

    反觀朱雀大大方方,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一般。(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