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245章 神女
    紅色球體無法前進半分,而金色八卦圖也穩穩的豎立空中。

    “呵呵,有點意思!焙隍酝踝哉Z一聲。

    雙手再次向前猛地一推。

    紅色球體似乎受到感召,竟然如同車輪般快速的旋轉起來,拼命的向前碾壓金色八卦圖。

    將守雙手不停的顫抖,他拼命的支撐著八卦圖。

    畢竟他才剛剛突破正神境界,修為還沒有穩固,還處于正神境界小能,這種大招對他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

    他的雙腿變得顫抖,額頭上更是流下大顆的汗珠!

    就在將守和黑蛟王戰斗正酣,周圍的雪地上出現了很多妖獸。

    北極熊妖,企鵝妖獸,竟然還有十幾只長出腿的海豹妖獸!

    黑蛟王目光掃視周圍,嘴角微微露出個笑容,這里是自己的地盤,周圍都是隨他修煉千年以上的妖獸。

    今日就算眼前的人長出翅膀,也是插翅難逃!

    就在局面一邊倒,對將守極為不利時,他忽然“啊”的大吼一聲,眼睛閃過一絲神采,一股熟悉的力量開始在胸口慢慢匯聚,上次胸口匯聚這樣的力量還是在對戰霸下之時,直接一招秒殺霸下。

    當力量匯聚完成后,整個身體如同盛滿湖水的大壩,只等開閘泄洪的那刻,宣泄而出。

    將守之前不曾掌握這種力量,甚至都無法感知這種力量的形成,只有當生命攸關,身體爆發出潛能時,才會有種力量出現。

    “滋,滋,滋…”

    空中紅色球體和金色八卦圖在不斷的摩擦,竟然擦出了些許火星。

    金色八卦圖的陰陽兩邊,原本亮燦燦的光芒,忽明忽暗,逐漸變弱。

    不多時,圖形變得虛幻,仿佛隨時就會消失一般。

    “繼續做無畏的抵抗?哼!”黑蛟王雙手猛地向前一推,紅色球體的力量也越來越盛,拼命的碾壓金色八卦圖。

    將守脖頸青筋暴起,繼續做著艱難抵抗,他感覺自己的身體仿佛要爆炸了,體內血液快速的流動,渾身的細胞都處于超負荷的狀態。

    “砰!“

    一聲碎裂的聲音響起。

    金色八卦圖像是碎裂的玻璃,碎成無數碎片,漸漸消散在空中。

    沒有了金色八卦圖的阻擋,紅色球體快速向著前方沖去。

    將守胸口匯聚的力量越來越澎湃,他再次大吼一聲,雙手帶力,向前猛地一推!

    “嗷!“

    一條金色巨龍,如同沉睡被突然喚醒,發出憤怒的吼叫,從將守的雙手之間飛射而出!

    這條金色巨龍與猛龍拳打出的金色小龍有很大的差別,不僅是外形小上許多,樣貌更是無比清晰,你能從龍頭之上看到飄逸的胡須,憤怒而又威嚴的神態,四顆閃亮又鋒利的獠牙。

    在金色巨龍碰觸紅色球體的剎那,紅色球體真的如同紅色氣球一般,爆破成為片片青煙,消散天地。

    黑蛟王在聽到那聲巨大的龍吼時,就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不自覺的向后退了一步。

    當金色巨龍完整的出現,他更是無比震驚,內心翻天覆地,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偷走他龍珠的家伙,竟然還有這樣的大招!

    這條金色巨龍,無比真實,仿佛就是一條真正的,活生生的巨龍。

    它扭動著長長的身體,四個金色爪子一張一合,臉上還有憤怒的表情,而它的眼睛,更是充滿了神采,真正如同有了生命一般!

    “嗷!“

    它盤旋天際,俯視黑蛟王,并憤怒的大吼,眼神充滿了不屑和怒氣,似乎黑蛟王打擾了它的好夢。

    將守此刻渾身虛脫,癱軟在地,甚至連手都無力抬起,隨時有昏迷的可能。

    他看著天空的金色巨龍,心道,沒想到這個金色巨龍還有起床氣,看起來還挺憤怒!

    周圍的白熊妖獸,企鵝妖獸,還有北極梟妖獸等等,看到金色巨龍剎那露出震驚神色,紛紛跪拜在地,向著天空金色巨龍匍匐跪拜。

    黑蛟王渾身發抖,不可置信的看著天空巨龍。

    一股巨大威勢的壓迫感,不斷的擠壓著他的內心,膜拜,信仰,遵從等等,無數謙卑的詞語在心中繚繞,他甚至都生出了幾分卑微之感。

    黑蛟王此刻心中已亂,一條好像活生生的真龍,出現在他的頭頂,他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但他畢竟也是活了數千年的人物,努力壓制心中的慌亂,余光瞟向癱軟在地的將守,此刻真龍在天,雖然它很像真龍,但絕不可能是真正的真龍,那是幻象,他在心中努力的告誡自己。

    他右手忽然升起一道紅光,與此同時,天空的金色巨龍仿佛直到黑蛟王要做什么一般,再次怒吼一聲,俯身下沖,想要一口吞噬黑蛟王。

    黑蛟王心中一橫,就算是死,也要拉個墊背的,并且他心中隱約感覺,這個金色巨龍完全就是眼前這個人的本元真氣所化,只要先一步殺了他,金色巨龍就會消失,自己也能逃過一劫!

    他手中紅光化作一柄光刀,對著不遠處的人就射了出去。

    將守視線模糊,只能隱約看到一束紅光向自己射來,他想躲開,但此刻全身脫離,意識模糊,根本不可能躲開這一擊。

    “砰!”

    將守直接被一股大力擊飛數十米遠,一口鮮血在空中吐出。

    但接下來,他并沒有重重從天空摔落的疼痛,身體似乎被什么人接住,一股清涼又舒適的感覺在心中升起,他已經身受重傷,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只是在暈倒前的一秒,將守隱約看到一個淡粉色長裙在眼前飄蕩了一下,長裙的款式很熟悉,很象曾經夏朝的服飾。

    而黑蛟王那邊。

    金色巨龍俯身沖下,距離黑蛟王只有不足半米遠的距離時,忽然消失。

    海蛟王額頭上已經全是汗珠,看著金色巨龍消失,心中猛地一松,他猜測的沒有錯,只要那個年輕人死了,金色巨龍就會消失。

    隨后他轉目看向不遠處的將守,目光忽然一凜,道:“你來了!”

    “你不能殺他!

    只見一個身穿古代服飾的女人站在了他面前。

    女人聲音柔美之中,更不乏長期身居高位的威嚴和傲慢。

    黑蛟王眼睛瞇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怎么?還想和我動手?“女人毫不示弱,反而質問著黑蛟王。

    黑蛟王依舊紋絲不動,只是雙眼直愣愣的看著眼前傾國傾城的女人,眼神中有說不出的惡毒。

    二人對峙良久。

    黑蛟王終于開口:“他偷了本該屬于我的內丹和龍珠,更是毀了天道之門的契機,我不吃了他,如何修復天道之門,如何成為真龍,你不能仗著是神女,就如此偏袒和妄為,別忘了,我也是正神境界的大能,你我在伯仲之間,誰輸誰贏,還不知道!”

    女人美目圓睜,看著黑蛟王。

    她心里明白,黑蛟王說的確實是事情,首先,黑蛟王確實有殺這個年輕人的充分理由,第二,就算自己有心要偏袒這個人,但如果黑蛟王強橫起來,她和黑蛟王必定兩敗俱傷,結果得不償失。

    隨后,她想了一會兒,語氣放緩道:“黑蛟王,你看這樣如何,當天道之門重啟后,我便不再管你和他之間的事情,一切就讓上天去定。但今天,你要讓我帶走他,否則,我只能以命相拼,哪怕最終兩敗俱傷,我也在所不惜!”

    女人說到最后,語氣非常堅決。

    黑蛟王眼珠外凸,腦海中思考著利弊。

    不多時,他咬著牙根重重的說道:“好!這可是你說的,神女,今天就賣你個面子,下次再敢阻撓,哪怕我消逝天際,也要與你血戰到底!“

    女人眉目瞥了一眼身后,道:“一言為定!“

    說完,右手一抬,將守癱軟的身體慢慢懸浮空中,跟著女人向著南方走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將守只感覺自己一直處于一種昏睡的狀態。

    雖然昏睡,但他卻能感覺到有人在自己周圍走動,這個人一會兒喂自己喝水,一會兒又給自己療傷,一股非常舒服的真氣在自己體內流動。

    很快,將守這種意識又一次變得模糊,徹底沉睡了過去。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

    將守感覺自己全身暖洋洋得,雖然沒有睜開眼,但眼皮上透出暖色亮光。

    他試著活動了一下手指,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看著周圍得一切,嚇了一跳。

    他現在竟然躺在了一處山巔!

    山巔周圍全是高山峻嶺,連綿山巒,樹木茂盛,一片綠油油的景象。

    他不知道自己會來這里,努力回想昏迷之前的情景,也只是記得似乎有個人救了自己,并且穿著一身古代朝服。

    他檢查了一下身體的傷勢,發現除了修為還沒有完全恢復,體內的傷基本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看來救他的人也是個正神境界的大能,否則又怎么可能從黑蛟王的手里將自己救下來呢。

    “醒了?”一聲十分飄忽得聲音傳來。

    將守趕忙站起身,舉目四望,除了青山碧水外,什么都看不到。

    “你是誰?是你救了我嗎?”將守大喊道。

    飄忽的聲音再次傳來:“這不是你要關心的重點,天道之門即將開啟,你和黑蛟王的大戰也將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只能護你一時,卻不能保護你一世,你要盡快達到正神境界的巔峰!”

    將守判斷不出聲音的方向,散出神識也搜索不到任何人,看來這個聲音的主人在一公里之外的地方。

    看來救自己的人不想與自己見面,既然人家不愿意出來,他也不必再去尋找,只是朝著山崖外大聲喊道:“我知道了,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雖然他判斷出聲音的主人是個女人,但卻有些古怪,似乎有意掩飾聲音。

    他朝著山下走去。

    忽然,那個飄忽的聲音再次響起:“大道自然,萬法歸一,起點即是終點,而終點也即是起點,走遍整個世界,不過又是畫了一個圓,入凡塵,修凡心,即可感悟蒼生萬物!

    將守停下腳步,轉身向著身后看去,淡淡的說道:“謝謝!“

    說完,頭也不回的繼續向山下走去。

    他一路狂奔,很快便來到了山腳下。

    這一路上,他不停猜測救下自己的那個女人身份。

    但思前想后,怎么都猜不出來,因為那個女人的修為太高了,他根本不認識這么高修為的人。

    既然想不出,那就不想了,將守本身也不是個鉆牛角尖的人。

    下山后,走出原始森林,便找到了一條高速公路,沿著南邊的方向,開始一路狂奔。

    五個小時候后,他來到了天海市的邊緣。

    終于回家了!將守在心中感慨一番,這次真的太冒險了,幾乎九死一生,他低估了黑蛟王的實力,更是差點被他當成了盤中餐,好在有人救了自己。

    想到這里,再次在心中感謝了一下救自己的神秘女人。

    當他回到柳家別墅區時,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

    這個時間估計柳寒冰他們都已經睡了。

    他不想這么晚還要驚動家里人,于是決定從二樓的窗戶翻進去。

    他雙腿一蹬,輕松躍上了二樓,把住窗戶的兩邊,就準備用意念將里面的把手打開。

    但另一幅景象,讓他愣在了當場。

    只見柳寒冰跪在窗戶邊上,前面放著一個觀音菩薩,正小聲的念叨著什么。

    美麗而又白皙的瓜子臉上,還有印著幾道淚痕,豆大的淚珠正順著她的下巴流在了地毯上。

    將守屏息傾聽…

    “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請您一定要保佑我的男朋友將守,能夠平安回來,我愿意付出一切換得他的平安,健康…”說完后,她又虔誠的跪拜下去。

    將守只感覺心如雷擊,將一顆堅硬的心徹底擊碎。

    他忽然覺得自己很沒用,很不負責任,甚至都不能給家里人帶來安全感,讓愛護自己,關心自己的人每天都活在沒有安全感的環境里。

    他用意念將窗戶的把手打開。

    “嘎達”的響動,讓柳寒冰一愣,隨后她站起身,將窗簾拉開…

    “!“

    “冰冰,是我,我回來了!“將守趕忙喊道。(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