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263章 傲云明道的請求
    朱雀,白虎和李智勇由于白天沒見到這個有些落魄的青年,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在一旁吃著羊肉不說話。

    一只烤羊很快就被幾人吃了個干凈。

    青年可能平時很少吃肉,最后甚至將羊骨架都拆了下來,把整副骨頭都吃了個干凈,連點肉絲都不剩。

    “吃飽了嗎?“將守和藹的問向青年。

    青年摸了摸鼓起來的肚子,點了點頭。

    將守笑了笑,不再說話。

    青年見將守不說,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盤坐在地,不停的搓著手。

    將守見他欲言又止,不知如何開口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些發軟,便主動開口,道:“你想變強?“

    青年直愣愣的看著將守,用力的點了點頭。

    “好!”將守笑了下,右手一道淡黃色的光芒,對著青年的丹田就揮了出去。

    “啊!

    將守速度太快,青年都來不及反應,隨后,只感覺體內響起一個極其細小的聲音,如同瓶塞被拔起一了般。

    青年感覺一股熱流向著丹田涌去,整個腹部都開始發熱,他知道,要突破了!

    來不及感謝,他立刻盤膝凝氣,雙手放于身前,頭頂和后背漸漸升起一層層白煙。

    劉半仙和小丑好奇的看向青年,他們還沒有過突破玄皇境界的經驗,這個時候剛好可以學習和觀摩一下。

    良久,青年的天靈蓋一直冒著絲絲白煙,額頭更是布滿了汗珠,看來他在體內與什么做著爭斗。

    將守知道,他正在突破的關鍵時候,這個時候不能被打擾,等突破之后,就會好的。

    “阿雪,我看今天只有琉璃國的陰陽門來了,其他國家的修煉門派和世家,也會來嗎?“將守問向身旁的慕容雪。

    自從與慕容雪相好之后,他就親昵的稱呼慕容雪為阿雪。

    “應該不會,天道之門的開啟地點在天龍國,其他國家的修煉門派很少會來參與,如果天道之門開在其他國家,天龍國的修煉界也不會去參與,畢竟是人家國土上的事情,就算有什么寶物,也是人家的。雖然這些都沒有明文規定,但大家都不愿意去占其他國家的便宜!蹦饺菅┙忉尩。

    “嗯?那琉璃國為什么來,按這個說法,他不應該在琉璃國嗎?“將守有些疑惑。

    慕容雪臉上有了些不屑,隨后又看了看慕容天那邊的帳篷,低聲道:“琉璃國只是一個彈丸小國,說白了就是一個海島,一般像這種有著大機遇的事件,很少會發生在琉璃國那樣的地方。也因此,琉璃國的修煉功法也好,神兵也罷,都非常的稀少,隱士聯盟副局長用的兵器,都比他們長老用的要好很多,整個琉璃國,也就只有陰陽門一個修煉門派,所以陰陽門有時候厚著臉皮蹭其他國家的大機遇,其他國家的修煉人士也是擺出大度的姿態,不與他們計較!

    將守明白了,之前他就聽聞琉璃國由于地域很小,各種自然資源都非常的稀少,導致了他們甚至連“便便“都能研究出成為美味,簡直就是“垃圾再生”的典范,看來琉璃國的修煉界也是如此,只是臉皮更厚了一些,直接將手伸向別的國家。

    之前琉璃國長老來到天龍國搜尋噬魂刀時,將守就有些奇怪,長老們都來了,竟然只是為一把噬魂刀?

    按照常理說,噬魂刀在修煉兵器中,其實并不算強,否則也不能被人輕易打斷,它最大的用處在于可以幫助修行殺氣訣的人積攢更多殺氣。

    除了與櫻花的情分不談,光是何大山送給自己的霸王刀都要比噬魂刀好上幾倍不止。

    但即便如此,陰陽門人還是緊追不放,就好像他們中有人會殺氣訣似的。

    而安倍晴日主動透露出自己練成了九世弒神,八成也與這種“先天”不足的自卑感有很大關系吧。

    這時,一名一局的人來到七局的營地,道:“將局長,慕容局長通知各分局局長,明天上午一早九點開會!

    將守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來人通知完,就轉身回去了。

    李智勇這時忽然開口道:“其實通不通知我們都一樣,反正也沒有分配給我們任務,簡直多此一舉!

    將守拿起一個石子,向他扔了過去,“砰“,正中他的白腦門。

    他表情瞬間變得委屈,道:“老大…你打我干什么呀…”

    “給你個小教訓,讓你以后再多嘴!皩⑹貒烂C的說道。

    這話自己人說說也就行,當著外人說,有“意見”和不團結的成分在里面。

    李智勇嘟囔著嘴巴,一臉的委屈。

    慕容雪見李智勇很可愛,對他笑了笑,又擺了一個鬼臉,逗他開心。

    “!“

    冷不丁,青年忽然大喊一聲,雙手快速伸向左右兩邊,兩股白色的真氣,立刻向著左右兩邊卷去。

    將守目光一凝,伸手猛地拍向白色真氣,又用另一只手凝出一道淡黃色光芒,射向另一側。

    “噗,噗“兩聲悶響。

    兩股白色真氣頓時被打散,逐漸融入空氣,消失不見。

    將守看著青年,嘴角露出個笑容,他知道,青年突破成功了。

    青年將伸展的雙臂緩緩收回,做了一個收功的姿勢,然后慢慢的睜開眼睛。

    當他再次看向將守時,眼中有著一絲感激。

    他緩緩站起身,對著將守深深的鞠了一躬,隨后從背后將那柄生銹的長劍解下,遞到了將守面前。

    將守知道他是想用這柄長劍報答自己。

    “不用了,舉手之勞,你回去吧!皩⑹氐恼f道。

    青年面色一怔,有些疑惑的看著將守,不明白他的意思。

    將守見青年不走,反而看著自己,便繼續說道:“我幫你并不是為了你報答我,就當作是你我的緣分吧,回去之后好好修煉!

    青年聽完將守的話,略薄的嘴唇微微抿起,直愣愣的看著將守。

    將守也不再理他,扭頭繼續與慕容雪閑聊,將青年晾在了一邊。

    終于,青年轉身,向著他自己住的地方走去,自始自終,他都沒發一語!边@個人好沒有禮貌!缺乏教養!“劉半仙看著青年如此,又有些不高興了,將守剛幫助他,他竟然連聲謝都沒說。

    將守掃了一眼青年略微有些孤寂的背影,心中嘆息一聲,便對劉半仙說道:“他性格就是如此,并不是心里不知道感激,剛才他還想把唯一的劍給我。另外,我看他估計也沒帶什么吃的,你拿些吃的和喝的給他,不要說是我送的,就說隱士聯盟配發的!

    劉半仙點點頭,站起身向著客車的儲物柜那邊走去。

    他一邊走,一邊心道,老大對這個青年是真心的好,怕他倔強不肯收,甚至都給他找了一個理由。

    “老大,剛才那個青年是什么人,你好像對他挺好的!爸烊竼柕。

    白虎和李智勇也望向將守,表情等著將守回答。

    之前都沒見過的人,但將守又是幫助他提升修為,又是送吃送喝的,這也太反常了。

    將守看著朱雀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今天上午才見過的!

    “那你對他那么好?“朱雀有些不相信。

    “也許…他和曾經的我有些像吧!皩⑹卣f道。

    朱雀將信將疑的看著將守,還是不怎么相信。

    剛才那個青年與將守差不多大,怎么可能有相似的經歷?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將守起床后就和慕容雪一同向著慕容天的議事帳篷走去。

    進入帳篷里,依舊像過去執行任務那般,一條長桌立在帳篷中間,其他幾個分局的負責早已經坐在周圍,幾個平日里與隱士聯盟走的很近的門派和世家長老也坐在長桌周圍。

    將守找到一個空位,直接坐下,而慕容雪則走到慕容天的身旁坐下。

    傲云明道看到將守進來,朝他笑著點了點頭。

    時間剛好九點,慕容天宣布會議開始。

    整個會議依舊是對天道之門開啟后的警戒,秩序,拿到珍寶后的規矩等等,不允許私下打斗,不允許傷人性命

    將守聽了半天,都是與自己無關的事情,所幸也就神游太虛了。

    他余光正巧掃道韓文鵬,只見他雙眼深凹,眼下青紫,雙眼透露出疲憊,明顯是沒怎么睡好,看來這幾天為了追查黑龍盟的蹤跡,沒少熬神。

    慕容天這次布置任務不光是隱士聯盟的人,還有不少門派和世家的人手。

    將守看著他面色比上次有了不少輕松,看來頭一次組織這么大的任務還是有些緊張,這次加上不少外援,對他的壓力確實減輕了不少。

    “七局依舊還是負責機動,有什么突發情況隨時支援!”慕容天最后提到了七局。

    將守點點頭,道:“好的!”

    隨后慕容天宣布會議解散。

    將守早就乏累了,過去他就不喜歡這樣的大會,現在依舊如此,感覺就是在浪費時間。

    就在他準備走出帳篷時,傲云明道忽然喊著了將守。

    “將局長,請等一等!卑猎泼鞯篮暗。

    “嗯?傲云前輩有什么吩咐嗎?”將守禮貌的問道。

    傲云明道“哈哈”笑道:“有時間嗎?去我的帳篷里坐一會兒?”

    將守立刻明白了,傲云明道有什么事情找自己,在這個人多的地方不方便說。

    “好的,您先請!皩⑹刈岄_了出口位置。

    傲云明道大步走出帳篷,在前面帶路。

    傲云家族的帳篷就在隱士聯盟帳篷的周圍,很快就走到了。

    一頂四方形的白色帳篷,周圍印著傲云兩個字。

    傲云明道撐開帳蓬蓮,示意將守先進。

    將守也不客氣,直接走了進去。

    傲云家族的帳篷很大,只是比慕容天的議事帳篷小一點點。

    此時里面已經有了七八個人,都是身穿白色衣服,看來都是傲云家族的子弟。

    “將局長,快請坐!卑猎泼鞯勒f道。

    將守點點頭,直接坐在了帳篷最里面的椅子上。

    “傲云前輩,以后叫我將守就行,叫官職顯得生分!睂⑹卣f道。

    傲云明道很開心,將守這么說明顯是不拿他當外人,于是說道:“那好,我就托個大,以后叫你將老弟。這個…有個事,我很不想開口,但是關乎傲云世家的未來,我不得不拉下老臉,拜托將老弟!

    將守面色不變,只是點點頭,淡淡道:“請說!

    “我想買下七局這次在天道之門內的所得,無論什么修煉秘籍,兵器,珍寶都可以,并且我可以向將老弟承諾,只要老弟開出價,我傲云家族絕不還價,哪怕是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卑猎泼鞯勒f道。

    將守一怔,還能這么操作?

    傲云明道此刻給將守的感覺,很像平日里李智勇打游戲時說的rmb玩家。

    技術不行不要緊,用錢來彌補。

    “我看傲云世家這次也來了不少人,大家都是第一次進入天道之門,我想所獲得東西都應該差不多,沒有買賣的必要吧?”將守說道。

    這也確實是事情,天道之門千年一開,細數這里的所有人,就沒有超過五百歲的人,大家都是第一次進去,所以里面究竟是什么樣的,大家又能獲得什么,都是未知的事情。

    傲云明道的臉色逐漸變得嚴肅,沉吟一會兒,緩緩說道:“剛才慕容局長所說,不許私下毆斗,不許傷人性命等等,這些規矩都是好的,希望大家能和平有序的進去,各自搜集各自的寶物,但…但真正到里面時,難免有些人會看到寶物后,眼睛發紅,貪念上頭,最后鋌而走險,傷及無辜!

    將守看著傲云明道有些陰沉的臉,還有眼中那一抹厲色,看來姜還是老的辣,慕容天成長過于順風順水了,有些事情還是過于理想化。

    他也是感覺慕容天剛才所講太過于樂觀,那些拼死拼活,甚至耗盡所有身家投入到修煉中的人,到頭來能修煉到理想境界的還是太少了,如果遇到了頂級修煉功法,絕世神兵,還有稀有的寶藥,難免不發生爭斗。

    到那時,流血都是小事,甚至要人性命,也是可以想象的到的。

    “那您的意思是?”將守還是希望傲云明道把話講明了。

    傲云明道臉色微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他們傲云世家也是傳承千年的修煉世家,如今卻要請外援來幫助,實屬慚愧萬分。

    “我想請將老弟在我傲云世家遇到危難時,能夠伸予援手,甚至干掉與我們相爭的人,當然,如果七局獲得什么寶物,我定當按照之前的約定,重金買下,還望將老弟能夠幫忙!卑猎泼鞯勒f道。

    他說這幾句話的語氣有幾分慚愧味道,畢竟這屬于拉幫結派,有礙于公平競爭,甚至有把將守和整個七局當傲云世家打手的意思。

    他今天敢提出這些過分的要求,也是看出將守對他有幾分敬意,估計是個很尊敬老者的年輕人。

    其次,傲云世家極度渴望能在這次天道之門的大機遇中,獲得弱者翻身的機會,這才厚著老臉,請求將守的幫忙。(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