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265章 神秘的洞穴
    他看著黑黃的沼澤,這里的土質,根本不是能有沼澤的地方,但這里卻偏偏出現了沼澤,非常奇怪的奇怪。

    但此時他已經來不及多想,天空中,“轟隆隆”再次響起一聲驚雷。

    將守仰天看去,目光直視云層里的電蛇,雙眼露出滂湃的戰意,道:“來吧!天雷!就讓我嘗嘗你有多大的威力!”

    “轟!”

    伴隨著一聲驚天巨響,一道比之前紫色天雷更加粗大的深紫色天雷,從天空奔射而下,對著將守的頭頂就沖了過來。

    將守全身散發出暴虐的氣勢,一團金色光芒,瞬間籠罩全身,他在金光中間,仿佛是一尊下凡的天神,無比威武!

    他雙手化拳,隨后雙腿微微一曲,猛地蹬地,對著天雷就對沖了上去。

    “轟!”

    遠處的人們,雖然距離很遠,卻看得無比清晰,拔地而起的金光和天雷的紫光相撞得剎那,如同十級核爆的爆炸,發出震徹天地的巨響。

    這聲巨響,帶動著大地都跟著顫抖。

    隨后,散發出一束奪目的白熾光芒,這束光芒無比奪目,哪怕相距百余公里外,也刺的人眼無法直視。

    “呼,呼,呼…”

    從爆炸的中心,猛地向四周卷起一道巨大的氣浪。

    氣浪卷著地上的黃土,快速的向四周擴散襲去。

    漫天的黃土,遮天蔽日,如同科幻電影中的世界末日。

    營地中的人們心中,更是升起一種荒涼而又驚懼的感覺。

    幾十個試圖去爆炸的中心一探究竟的人們,剛離開營地還不足百米,就被快速襲來的氣浪掀翻在地,隨后很快就被氣流中的黃土淹沒。

    營地也慘遭不幸,外圍的帳篷,全部被氣浪吹飛,有些修為略低的世家門人,甚至都被氣浪帶飛數十米遠。

    一時之間,營地中慘叫不止,哀嚎遍地。

    好在營地的帳篷夠多,當氣浪漸漸沖到中間時,也已經沒有了后勁,消散在了空氣中,只是帳篷上一層厚厚的黃土,說明氣浪中蘊含著強大的威力。

    劉半仙這時已經從將守的帳篷里出來了,由于七局的帳篷在中心位置,所以并沒有被這股氣流波及到。

    “大家都有沒有事?朱雀,白虎,小丑,智勇?”劉半仙對著另外兩個帳篷喊道。

    朱雀和白虎從帳篷里走出來,不可思議的看著周圍,怎么待得好好得,忽然刮起大風了?

    小丑領著李智勇也走出帳篷,一臉驚奇的說道:“劉老頭,發生什么了,周圍這都是怎么回事?“

    他們幾個人一直待在帳篷里,就連巨響也懶得理,無論發生什么事,都會有人去處理的。

    “沒事,就是刮了一陣風!眲胂烧f道。

    “老大和慕容雪呢?”小丑看了一圈,沒見這兩個人,有些擔心的問道。

    劉半仙略微一沉吟,繼續說道:“在帳篷里,我剛從那邊出來!

    小丑面色放松下來,道:“哦,那就行,沒別的事情我繼續回去睡覺了!

    劉半仙點點頭,同時也對著朱雀和白虎擺了擺手,示意沒事就回去吧。

    當他再次回到將守的帳篷里時,慕容雪已經急的在原地來回打轉,看到劉半仙進來,立刻追問道:“老劉,又是爆炸聲,又是刮風的,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剛才也太嚇人了!“

    自從將守出去后,劉半仙就一直拉著慕容雪,沒讓她離開帳篷,每次她追問劉半仙到底發生什么事時,劉半仙也是支支吾吾,左右而言它。

    劉半仙看了看已經非常擔心和躁動的慕容雪,心中嘆息一聲,他之前沒說,是覺得沒有到最后一步時,甚至老大有百分之一悄無聲息回來的可能,他都不愿意透露將守的秘密,但眼下動靜鬧得這么大,一會兒八成會有人來,畢竟天雷那么明顯,而且天雷渡劫都是入神境界以上的人,難免會有好事之人,想追查渡劫之人的身份。

    知道瞞不住了,不講不行了,他說道:“剛才的轟響和刮起的大風,是將守在渡劫!

    “渡劫?怎么可能,只有進入神位之后才會有天雷渡劫嗎?嗯?難道…”說到這里,慕容雪用白皙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劉半仙。

    在慕容雪的意識里,將守不過是玄武或者玄皇境界的人,怎么一下子就變成了神位大能?

    劉半仙點了點頭,繼續說道:“老大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真實的修為,而且,有一位非常厲害的人物在追殺他,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別人知道渡劫的這個大能,就是他!

    “什么!有人追殺將守?什么人這么厲害,他難道不知道將守是隱士聯盟的局長嗎?他想與隱士聯盟,甚至整個天龍國修煉界為敵?”慕容雪上一個瓜還沒吃完,劉半仙就又丟給她一個,她都感覺心臟快要受不了了,一個勁的跳。

    “這個…我不能說,你不知道最好,如果以后有人問起剛才渡劫的人是誰,你一定要切記,無論如何也不能說出將守的名字!眲胂梢荒槆烂C認真的對慕容雪說道。

    慕容雪還是第一次看到劉半仙這個老頑童這么嚴肅,甚至嚴肅的有些讓人害怕,她立刻點點頭,說道:“放心吧,無論是將守和我的關系也好,還是他是隱士聯盟的分局長也罷,我都不會把他說出來的,哪怕是失去性命也絕對不會!蹦饺菅┼嵵氐恼f道。

    劉半仙深深的看了慕容雪一眼,臉上的嚴肅也瞬間消失,他閱人無數,對慕容雪還是有幾分了解的,她雖然是個女兒身,卻性格冷傲,是個不怕死,不受威脅的人,所以劉半仙相信慕容雪是絕不會出賣將守的。

    “我相信你!老大剛才鬧出這么大動靜,肯定會有好事的人想來追查剛才是誰在渡劫,到時還需要你幫忙遮掩!眲胂烧f道。

    “好的,只是我需要怎么遮掩?”慕容雪一臉認真的問道。

    劉半仙心中無語,這個慕容雪哪都挺好的,人長得漂亮,修為也挺高,就是這個腦子不太靈光。

    “一會兒如果有人來問,你就主動出去,告訴大家你和…老大在睡覺,一直都沒出去,你是慕容天的妹妹,也是隱士聯盟一局的副局長,大家都會相信你的!眲胂烧f到一半,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事關乎女兒家的清白。

    慕容雪如果這么講,也算是在修煉界公開了她和將守的關系。

    “好的,沒問題,如果有人來問,我就這么跟人說!澳饺菅┮荒樥J真的說道。

    劉半仙看了看她,看來慕容雪還沒有意識到這是個什么事,但就算知道了,她也會毫不猶豫的同意。

    所幸她也就不多說了,隨即點點頭,走出了帳篷。

    他并沒有直接回自己的帳篷,反而向外走去,他要去其他地方看看,順便打探一下周圍人的“輿論“。

    將守的帳篷里就剩下慕容雪了,她趕忙把外衣脫掉,直接上了床,左右看了看,又把脫下的衣服和一個枕頭放在了身旁的被窩里,就算被人發現了,她也能說將守在睡覺。

    她現在心里只有防范他人來打探消息的事情,完全沒有其他想法。

    劉半仙走到外面,先是掃了一圈,此刻營地外圍亂成了一團,不少人都在挖著黃土,剛才很多人都被埋在了黃土里,另外還有不少人在重新搭著帳篷,擦拭著帳篷上的黃土。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去慕容天的帳篷周圍轉轉,就算有什么消息和行動,他那邊也是第一時間知道的。

    想罷,他大步向前走去。

    就在他走路的同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斜前方,七局營地的邊上。

    他停下腳步,看向那個身影,而身影也在看著他。

    二人對視一秒后,身影慢慢的向著營地外圍走去。

    劉半仙微微一笑,無奈的搖了搖頭,剛才那個身影赫然就是受將守恩惠的冷漠青年,只不過在冷漠的面孔上,有著一絲擔憂。

    ……………………………………………

    黑黃的沼澤中,一個白色身體慢慢的向下沉去。

    剛才天雷與將守相撞后,直接被巨大的爆炸力拍入沼澤當中。

    而將守也在爆炸的同時,被強大的余波震得腦海中一片空白,昏迷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將守漸漸恢復了意識,他感覺全身被一股阻力包裹,如同身陷在海水里一般。

    很快,他明白了,此刻他正身處在粘稠的沼澤之中。

    他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心中不自覺的感嘆,這次的天雷果然厲害,過去被劈了多少次,每次都是身體麻痹,意識卻是清醒的,但這次卻連清醒的意識都沒有了,完全被劈昏迷了。

    “啪!“

    將守身體猛地一輕,雖然睜不開眼,卻感覺身體猛地下墜,隨后跌落在冰冷而又堅硬的巖石上。

    真特么疼,好在是距離不高,否則還不摔成肉泥?對了,我不應該在沼澤泥潭中嗎,下沉應該是沉底,怎么感覺好像周圍沒有了濕潤感覺,像是在一處干燥的地方,看來只有等身體恢復后,才能知道在哪里了,將守心中想道。

    ……………………………………………………

    營地的將守帳篷中,慕容雪心事很重,在床上翻來覆去,眼睛四處看,擔心萬一有人闖進來看到什么破綻,可怎么辦?

    同時他也緊張關注著帳篷外的動靜,一旦有人要進來,或者有什么異動,她立刻披上外衣,裝作剛睡醒的樣子,給外面的人打發走。

    劉半仙走到慕容天的大帳周圍,此刻已經聚滿了人,都是各個世家和門派派人來問剛才發生什么事的。

    慕容天從大帳中走出,看著外面有些慌張的人,微微一笑,給了大家一個安穩的眼神,朗聲說道:“大家靜一靜,不要慌亂,剛才我已經與幾個世家和門派長老溝通過,這是天道之門開啟的異象,不要緊,大家盡可安心的回去,繼續等待天道之門的開啟,同時,剛才的大風吹倒了不少的帳篷,如果大家需要人手,可以找隱士聯盟四局的張瑞文局長,他會協調出人手幫助大家重新搭建帳篷!

    “哦,原來真的是異象啊,我就說嘛,怎么會無緣無故的打雷呢!“

    “是啊,剛才真是太可怕了,那雷聲,還有刮起的大風,太恐怖了!“

    “好的,我們這就回去了,謝謝慕容局長!“

    ………

    周圍的世家和門派子弟們對慕容局長拱了拱手,便各自回去了。

    慕容天掃視了一圈,忽然看到劉半仙,于是眉頭一挑,道:“劉副局長,你怎么來了?“

    劉半仙和慕容天還不是很熟,所以說話以官職相稱。

    “老人家我是奉我們老大的意思,過來看看,剛才的響聲,還有大風好很恐怖!剛才聽慕容局長的那幾句話,真有大家風范,不愧是慕容世家最優秀的年輕一輩啊!皠胂蓸泛呛堑恼f道,最后還不忘記奉承慕容天一下。

    慕容天聽到劉半仙的恭維,臉上有了一絲喜色,他還是很吃這套的,于是點了點頭,道:“呵呵,謬贊了,將守現在在做什么,怎么沒有親自來?“

    劉半仙面色忽然變得猥瑣,“哈哈”一笑,繼續道:“我們老大他…他在陪人休息!闭f陪人二字時,對著慕容天眨了眨眼,語氣很是隱晦。

    慕容天一看他這副表情,就明白了這話中的意思,于是無奈的笑了笑,心中更是感嘆,過去真是把慕容雪慣壞了,一點規矩都不懂。

    昨晚就在人家帳篷里過夜,今天更是大白天就待在別人的帳篷里,女兒家的矜持早就不知道被丟在哪了。

    “好了,我知道了,回去跟將守說,一會兒都不要出帳篷,我要派人重新清點人數。天道之門即將開啟,我擔心有黑龍盟或者其他心懷鬼胎的人混進咱們這里借機搗亂!蹦饺萏煺f道。

    每個世家和門派來到營地后,都會有專人通知門派和世家清點人數,并上報到隱士聯盟里做備案登記。

    劉半仙“嘿嘿”一笑,道:“知道了,我這就回去跟老大說!钡睦飬s將慕容天狠狠的鄙視了一番,狗屁的擔心黑龍盟和心懷鬼胎的人,分明就是想找出渡劫的人!(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