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276章 暴露身份
    但讓所有人意外和震驚的是,將守平靜的看著黑蛟王,最緩緩吐出一個字,“好!”

    這簡單的一個字,頓時讓整片戰場鴉雀無聲,甚至連外圍的人群都停止了議論聲。

    九尾狐也是一臉疑惑和不解的看著將守。

    她作為妖族首領,活了幾千歲,統領著妖族領地所有的妖獸,也知道黑蛟王三千年前失去龍珠的事情,也知道他在這幾千年里,無時無刻不再尋找這個吞噬龍珠的人。

    只是她很疑惑,將守是如何與這個人有了聯系,更不知道將守如何交出這個人。

    吞噬龍珠的人一定是非常強大,并且他能夠隱匿數千年不被發現,一定是個城府極深,絕不輕易暴露自己的人。

    將守如何能交出他?難道他要哄騙黑蛟王?

    雖然黑蛟王平日里仗著蛟龍是半妖神的身份,高強的修為,狂傲自大,嗜殺成性,卻也不是無腦之人。

    就是個普通人,活了幾千年,也會人老成精的。

    九尾狐的內心開始為將守擔憂起來,她決定,如果將守稍有不測,她會不顧一切的守在將守身邊,與他同生共死!

    “哦?呵呵,你難道是受了刺激?開始胡言亂語了?那好吧,你把他交出來吧,只要你能交出來,我就放了他!”黑蛟王一臉輕蔑的說道,他壓根就不相信眼前的年輕人能交出偷走他龍珠的人,現在說這么多,八成是拖延時間,借機想辦法呢。

    “你保證?”將守說道。

    “哈哈哈…”黑蛟王再次狂笑,隨后一字一句的說道:“我保證!”

    將守點點頭,將霸王刀收進了元神戒指中,然后剛想說話。

    九尾狐忽然開口道:“哎呦,微大的黑龍王,你這空口白牙,上嘴唇打下嘴唇,就算是保證了?你修為這么強大,就算反悔,我們也奈你不得,是不是得來點實際的?“

    將守轉頭看向九尾狐,很巧,九尾狐的美目也看著他。

    九尾狐不認為將守能交出偷走龍珠的人,與周圍所有人的想法一樣,將守這是在拖延時間,雖然她不知道將守心里打著什么盤算,但只要將守做的,她就一定會配合著做下去。

    “呵呵,我拿未來成為真龍的契機發誓,你能交出偷走我龍珠的人,我就放了他,如果你交不出,就要老老實實的讓我們走!哼!真不知道你們拖延時間想干什么?我已經沒有耐性了,再不讓我們走,我立刻掐死他!大不了就同歸于盡!“黑蛟王掐著李智勇脖頸處的手,又緊了緊,李智勇嘴角又涌出鮮血,胖乎乎的小臉一片煞白。

    “不要!“將守大喊一聲,他怕黑蛟王狗急跳墻,到時候真做出對李智勇不利的事情。

    “快讓開!”黑蛟王已經失去了耐心,對于交出偷走他龍珠的人,更是不相信。

    “你不是要找吞噬龍珠的人嗎?就…是…我!”將守向前走了幾步,離開了人群,大聲說道。

    “什么!”

    “他在開玩笑嗎?”

    “他活了三千年?”

    “他怎么可能是黑龍王找尋三千年的人?”

    ………

    將守話音一落,人群和妖獸群立刻炸窩,所有人和妖獸都在議論起來,眼睛全部看向將守。

    他身邊的小丑,朱雀,白虎,九尾狐,毒女,鬼月圣女等等,都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將守!

    小丑、朱雀和白虎,雖然知道將守很強大,實力已經進入正神境界,卻不知道他竟是偷走黑蛟王龍珠的人!

    九尾狐、毒女、鬼月圣女一臉發懵,這爆炸性新聞,實在是太震撼,太刺激了!

    他在開玩笑嗎?他是為了救李智勇,故意冒名頂替嗎?幾人不自覺的想道。

    “哈哈哈…你在開玩笑呢吧?我沒工夫陪你玩,快讓開!”黑蛟王厲聲說道。

    “玩笑?你一直口口聲聲說偷走你龍珠的人,你的龍珠是被偷走的嗎?明明是被我搶走的!當年在升龍洞的圓湖中,龍珠從天而降,我躍水而出,拿到了龍珠!就算龍珠是你的,也是我憑本事搶走的!”將守朗聲說道。

    將守這幾句話雖然很平靜,但聲音很大,所有人和妖獸都聽到了。

    頓時!

    黃土平原鴉雀無聲,只有微風“呼呼”的低鳴。

    黑蛟王全身微微的顫抖,掐著李智勇的手也慢慢松開。

    “啪嗒!

    李智勇摔落在地,他忍著疼痛,蹬著兩條小粗腿,快速的向將守這邊跑來。

    將守給了朱雀一個眼神,后者點點頭。

    向前快走幾步,迎上李智勇,將她抱在懷中,站回隊伍中。

    黑蛟王此刻已經不在乎李智勇了,也不在乎要挾魔界的計劃了,更是無所謂未來了,只要讓他殺了眼前的人,他做什么都愿意!

    “怎么?還不相信?那看看這個!”將守全身開始閃爍著金色流光,在黑夜中,如同一顆金色的太陽。

    當所有人看著將守身上的金光,無不是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金色真氣!”

    “百分百的金色真氣!”

    “只有傳說中的真龍才會有的金色真氣!”

    周圍所有人不自覺的向后退去,妖獸們心中更是升起一種虔誠的膜拜感覺!

    任誰都難以想象,黑蛟王找尋數千年的人,竟然一直在他們的身邊,還是隱士聯盟的分局局長!

    太難以置信!

    太驚喜!

    太刺激了!

    九尾狐眼神復雜的看著將守。

    神女也有些動容,雖然她的表情被白紗遮擋看不清楚,但露在外面的雙目,漸漸浮上一層水光,很讓人奇怪,更猜不透她的內心。

    慕容無道躲在人群中,眼球一個勁的亂轉,心中不知在盤算著什么。

    毒女一臉的震驚,而鬼月圣女目光深邃,緊緊盯著將守的背影。

    將守公開暴露身份的話語和舉動,如同一顆原子彈,在人群中引爆,讓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聽說你找了我數千年,是真的嗎?我現在就在這里,你想決斗嗎?”將守淡淡的說道。

    黑蛟王和將守相隔不足百米,二人就這么靜靜的站著,各自消化著內心無比復雜的情緒。

    良久,黑蛟王的身體慢慢向后微傾,仰起頭看著星空,似乎為自己找尋數千年的人,此刻出現在眼前而感慨。

    他仰頭不動,緩緩開口道:“天道之門馬上就要打開了,神女你還要阻攔我嗎?還記得無名飛升前的最后一句話嗎?”

    神女的雙眼變得糾結,猶豫,好像接下來她也不知該如何選擇。

    神女不說話,黑蛟王繼續說道:“天即為道,道即為自然,自然之道就是天道,世間萬物周而復始,遵循天道,順應自然之道,天地之所以沒有了靈氣,是因為有人破壞了天道,打破了自然之道的平衡,當真龍不再,天地靈氣驟減,萬物在自然中生靈涂炭,這就是后果,破壞天道,自然之道的后果!”

    “你又如何知道現在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就真的能成為真龍?師父曾經說過,恢復天道,關鍵在于修復九龍之地,你為什么不去嘗試修復九龍之地呢?而且師父還說過,吞噬龍珠的人是修復九龍之地的關鍵,你現在殺了他,很有可能使天道無法再修復!”神女爭辯道。

    黑蛟王微微搖了搖頭,道:“無名是否說了他一定能修復九龍之地?就算九龍之地修復了,是否能重新還我真龍之身?還是重新塑造另外一只真龍?難道我被奪走了契機,就永遠無法成為真龍了嗎?難道本該成為真龍的我,真的一輩子都要成為這不龍不神的蛟龍?這對我公平嗎?跟你說白了吧,就算九龍之地不能恢復,天道也無法修復,我也絕不能放過他!三千年,多少個日夜我都記不清楚了,我一定要殺了他,以報我失去真龍身份的大仇!神女,你要食言嗎?上次救走他時,你可是立誓的,違誓者天誅地滅!“

    神女眼神微微低下頭,無論從哪個方面講,她都是理虧的一方,更何況她曾經立下了誓言。

    而毒女也是臉色漠然,她想起了無名臨飛升前的話。

    維護天道,維護自然之道是他們師父交代的最后囑托。

    如果再幫助將守,就是違背師父的意志,甚至視萬物蒼生而不顧。

    “我會遵守我的諾言,天道之門開啟之前,我不會他動手,但一旦天道之門打開,就不要怪我了!我希望你也不要違背你的誓言!丟你師父,無名的臉!”黑蛟王繼續說道。

    他說這么多,就是為了讓神女主動退出。

    經過剛才的打斗,他發現之前一直忌憚的鬼月圣女,似乎還沒有完全繼承她師父的衣缽。

    將守在一旁聽著黑蛟王與神女的對話,沒想到自己昏迷后,神女竟然為了救自己與黑蛟王立下了誓言,還是這么毒的誓言!

    她究竟與自己有什么瓜葛?

    九尾狐慢慢的走到將守身邊,輕聲問道:“你有把握打贏黑龍王嗎?”語氣沒有了之前的嫵媚妖艷,有的只是深深的關心和擔憂。

    將守搖了搖頭,道:“必死無疑!

    他心里一直想著神女和黑蛟王的對話,言語中,他明白自己似乎是修復九龍之地關鍵,而九龍之地似乎又是恢復天道的關鍵。

    九尾狐忽然展顏一笑,像個鄰家媳婦一樣,說道:“可以讓我陪你嗎?“

    將守一愣,這是什么意思?

    九尾狐的媚態媚骨是天生的,他絕不會因為九尾狐不自覺勾引自己而認為九尾狐愛上了自己。

    但此時九尾狐說這個,就等于表明了心意,但…自己似乎與她也沒有太多的瓜葛吧?

    在妖族領地,她是小白狐貍的狀態,一直在沉睡,兩人似乎沒有太多的交流。

    正在將守想對九尾狐說些什么時,漆黑的天空忽明忽暗了一下。

    大家好奇的看向天空,難道天道之門要開啟了嗎?

    正當大家疑惑時,天空忽然響起一聲嘹亮的鐘聲!

    “鐺!”

    這鐘聲頗為嘹亮和空明,人聽在耳朵里,心中升起一種寧靜的感覺。

    很快,在漆黑的天空中,出現一道巨大的黃色門框。

    門框忽明忽暗,十分虛幻,很象現代樓房的大門。

    “那不會是天道之門吧?”

    “天道之門?一定是天道之門!”

    “天道之門開啟了!”

    ………

    人群中所有人對著天空突然出現的門框指指點點。

    但沒有人著急立刻向著天道之門進發,因為天道之門可以開放四十八個小時,他們還有大把的時間去里面碰各自的大機遇,但修煉界迄今為止最大的“八卦”,黑蛟王和吞噬龍珠之人的決戰,馬上就要揭曉了!

    他們想親眼目睹黑蛟王和將守的結局。

    一個是大名鼎鼎黑龍盟的盟主黑龍王,幾千年的半妖神,另一個是吞噬龍珠有著金色真氣的大能,最后到底鹿死誰手,大家都在期待著謎底揭曉。

    甚至一直旁觀的慕容無道都有些好奇,究竟二人誰會活下來。

    將守看著黑蛟王全身散發著決然的氣勢,知道接下來他一定會不管不顧,傾盡所有修為也一定要把自己殺死。

    他不知道正神境界的大能究竟有多大的殺傷力,但之前的那次交手,連山川都能打成平地,這還是他有所保留的情況下,也許,更應該把黑蛟王引到一個不會傷及無辜的地方。

    想到這里,他的目光不自覺的看向天道之門。

    天道之門,上古戰場,無數的小世界之一,就讓他和黑蛟王之間的仇恨,在那里化解吧!

    如果能逃過一劫,他會一心修復九龍之地,進而恢復天道,如果不能逃過此劫,就算是還了黑蛟王的債,不管怎么說,人家沒能成為真龍,自己多多少少都有些責任。

    其實如果有人能夠證明,只要黑蛟王吞噬自己就能恢復天道,恢復自然之道,讓天地重新充滿靈氣,他不介意獻身,讓黑蛟王吞噬自己。

    但黑蛟王如果只是為了一泄心中多年的積怨,甚至以毀滅九龍之地,毀滅天道作為代價,他就絕對不會允許的。

    很快,天上黃色方框的中間,有了淡淡的能量波動,逐漸變黑,然后又出現了一個荒漠般的倒影。

    人們看著倒影,無不露出驚悚的表情!

    荒漠中,到處都是堆堆白骨,如同一個大型的墳場,并且很多白骨,無比巨大,形態各異,根本不是地球上所見到的人或者妖獸的骨頭。

    更讓人有些驚訝的是,天道之門千年一開,迄今為止不知過去了幾個千年,但這些白骨依然清楚的擺在人面前,不腐不化!

    這些骨頭,究竟是什么大能或者什么神獸的骨頭?

    一時間,天道之門變得神秘又恐怖,很多人的心中生出退意,沒有了之前的野心勃勃和貪念。

    將守看著天道之門的虛影,知道天道之門已經正式打開了!

    他轉目看著黑蛟王,大喊道:“想報仇,就來找我吧!“

    然后他又低聲對著身旁小丑說道:“你們都身受重傷,就不要進天道之門了,里面很可能暗藏著許多危險,任何大機遇都比不過生命安全最重要!

    小丑看著天道之門的虛影,里面的累累白骨,確實暗藏著殺機,幾人現在都沒有了戰斗能力,無論什么遇到危險,還是與其他門派世家的爭斗也罷,一定會有生命危險。

    將守繼續說道:“如果我不能出來,寒冰和阿雪就拜托你們了,一定要替我照顧好她們,不要讓她們受到傷害,如果有合適的人,就讓他替我照顧她們吧!“

    將守明顯是一副“托孤”的語氣,讓小丑聽了十分心酸。

    朱雀,白虎,李智勇幾人,也是黯然的低下頭,淚水不自覺的從臉上劃過。

    也許今日一別,就是永別,他們再也看不到這個外冷內熱,對兄弟甘愿付出生命的老大了!

    小丑很想做些什么,但看了看周圍的幾人,心知什么也做不了。

    將守又看向冷漠青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這次謝謝你了,只是你我緣分太短暫了,但無論我是生是死,身在何地,你都是我將守的兄弟!“

    冷漠青年抬起頭,眼神復雜的看著將守,里面有說不清的東西,但依舊沒有說任何話。

    隨后他又對著人群中的傲云明道招了招手,露出一個微笑。

    傲云明道已經老淚縱橫,不時用手擦拭著眼角,像他這個歲數,早就忘了哭的滋味,但此刻依舊忍不住。

    他擺了擺手,示意將守安心走吧,他會料理好一切,包括慕容雪。

    將守又想起一個人,古思成!

    很奇怪,自從來到52無人區,他就沒有見到過古思成的身影,甚至他的老婆玄音派也沒有見到。

    難道他和玄音派都沒有來?還是另外有事情耽誤了?

    之前在營地時,因為有慕容雪,還有突然出現的渡劫,將守沒有過分在意,只覺得是沒有碰見罷了。

    此時算是最后的道別,古思成算是他在這個時代相交很好的一位老大哥,想跟他最后說幾句臨別的話語,卻發現他似乎沒有在,連之前的戰斗都沒有見人。

    時間已經來不及了,算是與古思成沒有最后的緣分吧,將守心里想道。

    將守雙腿閃起金色光芒,每擺動一下腿,都帶著金色流光。( 九龍吞珠 http://www.212520.buzz/7_779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jdb龙王捕鱼技术图解